韓國 

韓國行

        又到了一個人跟團的季節,依照之前設計的上半年遠程,下半年近程的旅遊計劃,這次的行程是韓國首爾。不為什麼,還是一樣因為日本是首選,但在日文還沒學到一定程度前,別隨便跑去日本,浪費一次體驗日本文化的機會。大陸已經去過很多次了,而冬天去東南亞似乎也沒什麼好玩的,所以還是請韓國給我一次機會。

        果然,這一次又跟導遊一起睡,如同加拿大之役一樣,購物團的人數都不少,這一次足足有37個人,扣掉第一排領隊的預留席,幾乎將遊覽車都塞滿了。跟加拿大多是退休夫妻遊山玩水不一樣,許多年輕面孔都是衝著韓國團費便宜而來,也因為團費不到一萬五,所以有不少人是攜家帶眷一起來,照他們的說法是這樣玩比在台灣便宜。

        這次的導遊長得像徐乃麟,身高一百八十幾,又有一身好歌藝,據說曾經是某年全國大專院校鋼琴比賽冠軍。因為大學時泡到了來台灣留學的泡菜妹,所以婚後就搬到首爾,轉行當導遊,專飛韓國線。相較於加拿大導遊的神算,這個領隊用較科學的方法,將37個人依成員組成的方式分成了十四組,總算有讓我這平凡人稍微能理解的數人頭之法了。

        除了我之外,還有另一個女生是一個人跟團。原本很高興終於遇到一個人跟團的知音,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她是跟二個朋友約好,但另外二個人突然放她鴿子,所以她只好無奈一個人來……。看來,要找到喜歡一個人跟團的同好還真的不容易。韓國餐廳大多是四個人一桌,我們這二個多出來的人就只能被迫吃四人份的菜,原本的減肥計劃,只好暫時被迫中止了。

        韓國與台灣有一小時的時差,加上入境耗了不少時間,第一天的仁川溪與東大門之行就順延到其它後面幾天。這一晚住在首爾一間外面非常大但房間非常小的飯店。二張最小單人床的間隔大概只有三十公分,掛在牆上的電視大約是15吋左右,沒有浴缸,蓮蓬頭的水沖下來會直接將馬桶上的衛生紙弄溼,連要放個換洗衣物都不知道要放哪邊。

        又到了導遊辛酸無奈的時間,這位導遊去年帶了五十六團,一年五十二週,扣掉每週休一日,幾乎天天都在帶團。雖然老婆與小孩都住在首爾,但身為一個導遊總不能放下旅客,跑回家陪小孩老婆吧!在忙完了住宿的事宜之後,導遊就開始了與老婆大人的情話綿綿。當然,為了怕我聽了臉紅,全程都是用韓文就是了。

        首爾的房價不比台北便宜,也跟台灣一樣是將公設算入坪數的。導遊說他跟老婆花了一千三百多萬在首爾買了間小房子,17坪扣完公設大概只剩下13坪,因為有二個小孩要養,只好全家四個人睡在一張大地板上,沒辦法再特別分出其它的房間。韓國很冷,地板上都裝有暖氣,全家一起睡也算溫暖。因為帶團的關係,他一個星期在家中睡覺的時間不到一天,所以房子雖然小,三個人住也還算過的去。我不小心問到那如果小孩大一點的時候呢?他無奈的說,也許搬回台灣吧!看來首都房價高漲的問題在許多國家都一樣。

        一早起來,就往小法國村前進。小法國村於20087月開放,以法國聖埃克蘇佩里的童話《小王子》為主題,佔地117357平方公尺,是一個可體驗到獨特法國文化的主題村莊。由於我很喜歡《小王子》這部小說,所以一看到小王子的銅像就急著合照,在還沒真正到法國之前,也算是過一點乾癮。只是,找了很久都沒找到小狐狸,覺得有點可惜就是了。

        接著搭船前往《冬季戀歌》的拍攝地——南怡島。這是一座用人力硬挖出一條河所切出來的一座島。據導遊說,在韓劇沒這麼熱門之前,幾乎沒有人會來這邊觀光。拜這幾年韓劇大流行之賜,韓國的觀光業也蓬勃發展,女遊客搶著來看裴帥,男遊客來找崔智友,南怡島的主人也因此賺翻了。去年有23萬人次的台灣人來韓國,18萬人次的韓國人到台灣。台灣、日本、韓國三國互玩的團費似乎比在自己國家玩便宜,所以彼此互相衝觀光客的數量也不錯,只是不知道韓國人是不是來台灣看《台灣龍捲風》的拍攝地就是了。

        春川明洞也是《冬季戀歌》的拍攝地之一,明洞就是街的意思,所以春川明洞就是春川的一條觀光街。每到一個國家或城市,總喜歡到麥當勞看看可樂的價格如何,這一向是我了解一個國家物價指數的好方法。由於韓國人痛恨日本人,不喜歡中國人,也討厭美國。所以他們去漢字,去日本化,也幾乎不用英文。所以除了門口的M我看的懂之外,這間麥當勞的菜單除了價格之外,我完全看不懂,只好用英文加上比手畫腳點了杯最小的可樂。

        一杯360cc的可樂竟然要價台幣40元以上,雖然韓國的所得比台灣高一點,但想不到要喝杯可樂竟然這麼貴!喝了心痛的可樂之後,又開始了找尋明信片之旅。說真的,韓國實在是一個令人無力感很深的國家,在這邊,中文不行、日文不通、連國際語言英文都很難溝通,原以為日本人的英文已經夠破了,想不到韓國人的英文只能用爛來形容。

        再怎麼樣,日本人還是接受了大量的漢字,並且將許多的英文詞彙用片假名來表示,對華人或西方人而言,勉勉強強也能溝通。但在韓國,尤其是去了漢字之後,對外國人而言,所謂的韓文,根本都只是一些符號跑來跑去而已。據導遊說,那種感覺就像是中文都用注音符號表示,日文都用平假名表示一樣。又因為韓文的發音符號比日文的五十音更少,所以許多日本人發不出來的英文音,韓國人更是發不出來,也難怪韓國人的英文真的不強.

        因為沒有日文書、中文書與英文書,所以在韓國要找到書局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使是在首爾,也很難想像一家書局如果不賣中、英、日三種語言相關的書籍,單憑韓國自己出版的書,能夠有多大的出版量去撐起一家書局?除了書之外,旅館內的電視台沒有中文、日文節目,連英文的電影台都很少,可說幾乎都是韓文節目。

        接著又到了另一個對男生更無力的地方——弘大女人街。扣掉幾間有兼賣男性用品的店之外,這條街附近的店家幾乎都只賣女生用品。當然,對女團員而言,這無疑是天堂,但對我與其它男團員而言,就跟把女生丟到光華商場一樣的無助。所幸,我找到了傳說中的HELLO KITTY咖啡店,裡面椅子、桌子與廁所都畫滿了HELLO KITTY,而所有的餐點也都是用HELLO KITTY做造型。在找人幫忙拍照的同時,也巧遇了三個可愛的日本女生,經過了半年的衝刺,這次日文比在加拿大時多講了幾句,也算是給我這破日文一點慰藉。

        晚上行程是東大門逛街,這裡像是台北的東區。對於韓系自產的衣服,個人並沒有太大的偏好,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欣賞首爾的夜景。韓國小吃的種類真的很少,不是烤肉就是烤年糕,翻來覆去就是那幾樣菜。因為韓國人有共鍋的習慣,也就是不流行公筷母匙,路邊小販的沾醬據說都是從早用到晚,因為混入了N個客人的口水,所以愈用反而愈來愈多……。

        由於還算喜歡腳底按摩,所以特別跑去首爾的按摩店試試。這邊要價40分鐘3萬韓元,大概就是1,000台幣,比台灣貴了一倍以上。至於力道,剛好又跟價格呈反比,大概只有台北觀光按摩店一半不到的力道,也難怪韓國人與日本人很喜歡跑來台灣按摩。在首爾,不論是背部按摩還是腳底按摩,都像是在摸你一樣,一點按摩的感覺都沒有。

        隔天一早的行程是去驪州OUTLET,雖然有八萬坪的空間與120家左右的名牌店,幾乎想的到的品牌都有。但因為韓國本身並沒有聞名世界的流行品牌,所以即使是規模這麼大的OUTLET,所賣的東西也依然都是進口貨,折扣自然還是很有限。畢竟,韓國從世界各地進口這些名牌貨的成本,並沒有理由會比台灣進口這些名牌貨便宜的理由。

        逛完了名牌之後,就往今天的重點,世界第七大遊樂場——愛寶樂園出發。愛寶的鎮園之寶是獅子與老虎的結晶——獅虎。據說從獅子老虎小的時候就養在一起,長大之後就自然的結合,生出了獅虎。由於獅虎容易早死又沒有繁殖下一代的能力,人道組織覺得太過殘忍,可以預期在不久的將來,應該是沒什麼機會看到獅虎了。

        由於聖誕節將至,剛好也看到了熱鬧非凡的花車遊行,輕快的音樂,逗趣的聖誕老公公,加上從空中飄下來的雪花,突然有種這就是聖誕夜的感動。除了獅虎之外,愛寶樂園最有名的就是世界最大的木造雲霄飛車,據說從上面切下來的角度是77%,接近直角,類似跳樓的感覺。由於在惠斯勒沒滑到雪已經是個遺憾,自然這次無論如何要來體驗一下什麼叫做跳樓。只能說,好險有去嘗試,否則就白來愛寶樂園了,不過如果再叫我坐一次,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今晚終於不住首爾的小飯店了,而是移師到首爾近郊的飯店。房間足足有二倍大,可惜是在色情特區內,大概就像是台北林森北路上華泰王子飯店的位置。一出門要去便利商店買個東西,就有三七仔上前詢問,由於語言不通,只能用簡單的英文對話,內容大約是SEX AND MASSAGE,然後搭配一台計算機,沒看錯的話,大概是按摩加做愛一次15萬韓元,大概不到5千台幣,不知道這價格比起台灣算不算貴。

        在韓國,由於天氣非常冷的關係,不像台北街頭有數不盡的機車。可以想像在零度以下騎機車應該很容易熄火又必需面臨三不五時的寒風刺骨,光想像都覺得很辛苦。騎機車都很痛苦了,可想而知騎自行車一定更慘忍。據說首爾塞起車來比起台北有過之而無不及,看來韓國上班族比台灣上班族辛苦不少,至少大首爾地區的交通距離比大台北地區遠多了。

        除了導遊之外,隨車還配了一位負責拍照的小弟。據說韓國的學費一年約台幣三十萬元,因為太貴了,很多韓國的學生只好先讀書一年,然後休學工作一年賺學費,加上男生還有兵役問題,等唸完書再服完兵役,也跟台灣的男生一樣,一下子就三十不立了。隨行的小弟除了拍照之外,也要幫忙上行李與下行李。此外,還要負責每餐充當服務生,幫忙補菜與醬料。

        在韓國,人工很貴而且物價幾乎是台灣的二倍高。但到韓國旅遊的團費都不貴,因為大部分的餐廳幾乎都只有雇用一、二個服務生,甚至沒有服務生來節省成本,而原本服務生要做的事自然都落到隨車小弟的頭上。而偏偏,這位隨車小弟是沒有薪水的。他們的薪水來自於幫遊客拍照的所得。一張照片5,000韓元,大約是台幣170元,一半給公司拿走,剩下的一半還要扣掉洗相片的錢,剩下來大概一張只賺台幣五十元。

        正常一個遊客會買五到十張,一團如果三十個人,這樣五天下來,大概可以賺一萬元左右。以二十四小時跟團加上韓國的物價,這樣的薪水實在不高。更慘的是,如果照片拍太多,而遊客沒買那麼多,洗相片的錢都要自行吸收。更倒霉一點的話,遇到20個人以下的小團,那時薪真的是跟當兵差不多。我們隨車的小弟聽說是首爾大學的學生,休學一年跑來賺學費,聽到這邊我覺得蠻辛酸的,所以我買了全部有拍到我的照片,雖然只有八張啦……。

        隔天一早又吃泡菜,一開始很難接受早餐吃泡菜,但從踏入首爾開始,幾乎每餐都有泡菜。見怪不怪,吃了三天之後,也開始習慣每餐有泡菜的日子。除了泡菜之外就是烤肉與火鍋,每一餐幾乎都是這幾樣東西在輪,吃到頭都有點暈。導遊開玩笑說我們才吃幾天泡菜、烤肉就覺得膩了,那他一年要次N次泡菜,豈不早就瘋了。也因此,他說他一回台灣,第一件事就是去吃台灣的小吃。

        在還沒來韓國之前,總覺得韓國的經濟與薪水都比台灣好。沒想到才來韓國幾天,就覺得這邊的年輕人生活好辛苦。所得沒比台灣高多少,物價倒是高很多,隨便吃個自助餐都要台幣200元。房價也不比台北低,雖然有捷運,但天氣冷,連騎機車都不行。這種沒有機車的日子,實在讓平時以機車為最主要交通工具的我難以想像。吃的東西選擇少,文化又封閉,才來韓國幾天,就覺得台灣真的算是個多元的國家,隨時都可以見到其它國家的文字與產品。

        首爾也有7-11與全家便利商店。但在韓國,全家是老大,7-11只是個小老弟而已。和台灣不同的是,韓國的便利商店很小,幾乎都是十坪以下,與其說是便利商店,倒不如說是掛著便利商店招牌的攤販。韓國大部分的東西都比台灣貴,一瓶200cc的可樂就要價1,000韓元,實在是碰不得。不過因為韓國人愛抽煙與喝酒,這二件產品倒是比台灣便宜。

        青瓦台是韓國總統府所在之地。韓國曾經是中國的藩屬國,所以不可以用象徵天子的龍與黃色,自然只能用僅次於龍的鳳凰作為韓國的代表神獸。青瓦台旁邊有一棟舉辦G20高峰會的建築物,據說裡面的廁所設計的美輪美奐,是專門給各國元首使用的。衝著此點,也特別跑去體驗什麼叫做世界級的小便斗與馬桶座。

        青瓦台之後,重頭戲上演了,韓國人蔘千呼萬喚始出來。平時唱作俱佳的導遊終於出手了。一開始說他在台灣的時候,鼻子過敏的非常嚴重,每天都一定會揉到出血。來韓國之後,鼻子幾乎整個封住,只能用嘴巴呼吸,沒想到吃了三個月的人蔘之後,情況漸漸好轉,到現在已經很久都沒有鼻子塞住的經驗了。此話一出,許多過敏的人心就動了一半。

        接著,又說因為韓國人常吃人蔘,除了不怕冷之外,免疫力也強,即使在SARS的發源地中國旁邊,韓國竟然沒有任何病例。因為這點,WHO還特別派人來韓國長駐半年,得出結論是人蔘發揮了強大的作用,讓韓國人免於SARS。這時候,許多人已經等不及掏錢出來了。馬上,又補著說我們很幸運,每天來韓國參觀的團體約有六、七百個,但韓國官方人蔘機構——正官庄只招待約四十個團體,其它的團體都只能給相對沒那麼權威的機構招待。

        以觀光團的比例而言,一天大概只會有二團被正官庄抽中,而當天大概有40個旅行團來首爾,所以我們真的算是非常的榮幸。話鋒到此,全團不想買人蔘的人大概只剩個位數了。想不到這領隊還有最後一擊,他說上個月台灣有二十位中醫師來韓國觀光,只住了一晚,馬上就提著滿滿的行李箱回台灣。因為實在是太詭異了,海關人員打開他們的行李箱檢查,發現滿滿的都是人蔘。原來韓國的人蔘價格只有台灣的三成不到,所以這些中醫師們是特別跑來韓國買人參回去套利的。

        不過才短短的二十分鐘,這位導遊連續出了四招,把每個團員的心弄的癢癢的。果然,一進人蔘店不久,每個人手上都是大包小包的人蔘,幾乎無一倖免,其中還有幾位團員花在人蔘的錢都比團費還高,連事前已經做好心裡建設的我,都不小心買了不少人蔘。只能說,這位導遊是練過的,為了妻小,為了在首爾辛苦的討生活,他可謂不戰而屈人之兵,狠狠的賺了一筆。不過,回台灣之後,連續吃了一陣子人蔘之後,發現效果還蠻驚人的,也許有機會的話,還會請人再去幫我帶人蔘回來也說不定。

        人蔘之後,接著是另一個戰場——彩妝店。想不到人蔘撈了一大筆之後,這導遊還不放過我們。他做了個小實驗,左邊的臉卸裝後與右邊沒卸裝的臉簡直是黑白郎君,他還請幾位女性遊客摸摸他的嫩臉,看看有什麼差別。結果,摸過的都說棒,接著又強調在韓國不分性別,出門化妝是一種禮貌,也是一種習慣。所以韓國的化妝品業可說非常先進,來了寶山不帶一點寶藏回去豈不可惜?

        導遊的攻勢可說是一波接一波,馬上又提到之前他跟老婆到台灣的百貨公司看保養品,才幾瓶就要上萬塊台幣,但在韓國,一萬塊可以買個十幾瓶,可謂物美價廉。又說他跟老婆去美國的OUTLET逛名牌店,他老婆拿了幾個名牌包要他刷卡,他猶豫了許久,結果她老婆竟然說:「寧可買了後悔,也不要後悔沒買,而且老婆漂亮體面,帶出門老公也有面子」。聽到這邊,他心一軟,卡就送出去刷了。

        比起人蔘店的四波攻擊,保養品店還有第五擊。在台灣,肉毒桿菌都是用打的,但在韓國已經演變成沒有侵入性的產品——用擦的。在台灣打一次肉毒桿菌都要一、二萬元,但韓國的產品除了效果更好之外,價格也只要五分之一。因為太熱門了,所以大陸客一來都是全部包回家,賣到缺貨。但我們運氣很好,今天新的貨剛來,如果再晚一天,被大陸客搶先,可是有錢也買不到了。果然,已經毛被拔光的肥羊,這次又乖乖的將自己的肉獻上,甘願被宰。

        由於人蔘與化妝品已經塞滿了遊覽車,到了紫水晶專賣店之後,導遊說他不講話了,十分鐘就讓我們結束這個行程。本想說可以喘口氣了,沒想到體驗做泡菜之後,馬上又拿出泡菜訂購單,除了買五送一之外,還會幫忙運到機場,刷卡付現,或付台幣也行,如果真的沒錢,也可以先跟導遊借,回台灣機場再給,購物團果然名不虛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泡菜之後,接著是韓服體驗。由於大家購物都累了,加減拍照也是不錯的休息。晚上的行程是亂打秀,是以廚房為背景,用菜刀、鍋子等各種煮飯工具衍生出來的一種動態音樂表演,沒有台詞,都是用動作與敲或打的聲音來做各種演出。如果在看之前沒有任何亂打秀的概念,一定會被表演者的動感所震憾住,果然在看完之後,我內心只有一個想法:真是亂打一通。

        最後一天的行程比較簡單,仁川大橋與首爾塔。對常看韓劇的人而言,首爾塔是不能不來朝聖的地方。仁川大橋雖然工程很艱辛,但對大部分的遊客而言,就只是一座橋,至少對我而言,並不覺得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就是了。在到機場前,還有二個購物行程,購物團真不是浪得虛名。首先是養肝寶,雖然這次導遊依然講說韓國人愛喝酒,又喜歡吃別人的口水,所以肝病很多,因此也發展出獨步世界的保肝生化技術,但大家的錢都已經奉獻給人蔘與保養品了,所以想買也沒有戰力了。

        最後一戰是雜貨店,導遊依然不放棄,硬生生推出了洗衣球。只要花1,700元買二顆洗衣球,就不需要再用洗潔精,衣服自然就會被二顆洗衣球弄得乾乾淨淨,香香柔柔的。光一年省下來的洗衣精費用就划算了,更何況這洗衣球還可以用好幾年!對我而言,聽聽這些常出國的導遊如何說服遊客掏出錢來購物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除了增廣見聞之外,也可以得知每個國家到底都在賣什麼產品。於是,基於買自己從沒用過的東西也算是一種人生體驗,是認識新的人、事、物裡面的一環。所以,家裡多了二顆洗衣球。

 

總計:團費14,900NTD、導遊司機小費200*5=1,000NTD、自費一餐500NTD、相片費用1,400NNTD。購物費用:不敢算……這次算整個敗給購物團了……。

 

 

創作者介紹

lintan512的部落格

Lintan的奇幻之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