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792.JPG

 

入埃及記

        在結束了歐洲大陸之旅後,終於,踏上這期盼已久的非洲大陸。埃及——擁有金字塔、獅身人面像與無數神廟的神秘國度。哦!還有那世界第一長河——深邃而美麗的尼羅河。這次搭乘的是服務品質一流的新加坡航空。只是,台灣飛開羅的旅客終究還是撐不滿一台波音七四七,還是要先載一些台灣到新加坡玩的旅客。接著再載一些新加坡到杜拜的,最後當然就是杜拜到開羅這一段。對航空業而言,飛機加油很重要,但如何能夠將機位塞得滿滿的更是命脈。

        新航除了空姐很正之外,還提供新航特有的雞尾酒——新加坡司令,讓無聊的長程飛行可以在有點微醺的狀態下莫名其妙渡過。從九一一事件後,現在各大機場的安檢都變得非常嚴格,即使是轉機,該搜與該照的還是一點都沒少。所幸,新加坡樟宜機場的航廈非常大,也很舒適,光是免稅店與幾個航廈間隨便看一看,都可以簡單渡過這萬般無奈的轉機時間。

        接著,就是杜拜了,這中東新興的明珠,有那世界第一高的杜拜塔,更還有那七星級的帆船飯店。雖然,只是單純的轉機,還是滿心期盼能夠從高空俯看巧奪天工的世界島。據說,因為杜拜沒有特別的名產,所以不像其它機場一樣有賣特色商品,反而可以自由擺設來自世界各地的產品,而成為另一種沒有特色的特色。只是,不幸遇到天候不佳,空中盤旋二個多小時後,好不容易迫降到附近機場,機長卻禁止我們下飛機,只能乖乖的在機上等待轉機時光的流逝。

        中正機場到樟宜機場的人大多是台灣人或新加坡人,而新加坡到杜拜的旅客也僅有少許的阿拉伯人,但杜拜到開羅這一站上機的人就開始充滿了大鬍子與白色頭巾和長袍。而這,也宣告著,我們已經進入天方夜譚的世界。旅行之所以有趣,除了氣候冷熱各不同之外,膚色與穿著打扮的差異,滿滿的視覺效果是文化衝擊最佳的象徵。

        由於天候不佳的延宕,到了開羅時已經很晚了,加上第一天的行程是夜宿火車,為了能夠多留點時間在金字塔,只好將最後一天埃及博物館的行程移來第一天。博物館是1858年法國人馬里埃特創建的,分為二層,主要以木乃伊、法老王的雕像還有其它專屬埃及的古文物為主。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圖坦卡門的黃金面具與棺材。

        說來有趣,圖坦卡門之所以有名,就是因為沒有被盜墓,所有的陪葬物品包含木乃伊都有保存下來,而得以倖存的原因不是因為什麼保護措施,只是單純的因為墳墓太小了,小到幾千年來的盜墓者都找不到,所以才得以留存到現在,成為最有名的法老王。生前比其它法老王不夠氣派的遺憾,全部得以在現代彌補過來,如果真有如古埃及人所信仰的來生的話,相信圖坦卡門應該也會甚感欣慰。

        某個考古學家花了N年終於超越古往今來的所有盜墓者,找到圖坦卡門的墳墓。由於實在是太想看法老王的真面目了,因此一開棺就急著將圖坦卡門的黃金面具拿下來,但隨著歲月的流逝,木乃伊早與面具合為一體,所以硬扯的結果,當然是慘不忍睹,可憐的圖坦卡門就這樣被破相了,不是被盜墓者,而是一個對法老王充滿仰慕之情的考古學者。

        圖坦卡門的墳墓外寫著,對那些擾亂法老安寧的人,死神將展翅降臨。想當然,窮盡一生找尋法老王之墓的考古學家怎可能會被這些話給嚇倒。只是,在他開棺之時,被毒蟲咬了一口,隨後就死去。更神奇的是,在這考古學家逝世的那一刻,整個開羅都斷電,而且電力公司找不到原因。更詭異的事情還在後面,當初一起進入墳墓的其它學者也在短時間內一一死去,而他太太的死因也一樣是被蟲咬死,連部位都一模一樣,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法老王詛咒。

        為了多增加一個工作機會,埃及除了領隊之外,還要有一個當地導遊。導遊是開羅大學中文系畢業的,名字叫做哈珊。就像外國人看華人的名字,繞來繞去就是CHENLIN一樣,伊斯蘭國家的名字大概也就是哈珊、穆罕默德等熟悉的名字。之前埃及革命讓觀光客銳減,哈珊也失業好一陣子,聽說還要靠賣房子才渡過難關,所以特別珍惜這次帶團的機會,找到機會就不停的搶麥克風。

        哈珊是個虔誠的伊斯蘭教徒,一天要做五次禮拜,加上禮拜前的淨手淨身等步聚,據同房間的領隊說,幾乎除了睡覺與帶團外,幾乎都在做跟宗教有關的活動。因為信仰的關係,哈珊在講解景觀的過程中,總帶有濃濃的宗教味。事實上,伊斯蘭教的確是主導了阿拉伯人的世界,光從花在做禮拜的時間就可以知道,宗教的力量大於政治或其它的世俗力量。

        同時,哈珊也是現任總統的支持者。埃及剛革命不久,大家對新領導者充滿期待,但期望愈高,失望愈大,現任總統的無所作為也讓許多較為心急的百姓焦躁不安。而知識份子如哈珊,知道革命過後的重建需要時間與耐性,革命只是一個起步,後頭的路還很長,而不是像一般人所想的,革命之後就是幸福快樂的開始。所以,埃及國內除了對伊斯蘭教義認知的分岐之外,對於革命之後的政治理念也充滿矛盾。

        在埃及博物館旁邊的建築物上,還有當初革命時汽油彈的痕跡。所幸,埃及人還記得埃及的文物已經被太多外國人摧殘了,若最後還是毀在埃及人自己的手上,那真的太對不起法老王了。法老王結束統治之後,埃及就開始了幾千年的亡國歲月,走了亞述人、來了波斯人、去了希臘人、又見羅馬人、接著阿拉伯人、之後土耳其人、再來法國人、最後英國人,到獨立之前,優越的地理位置並沒有帶給埃及什麼好處,反而成了週遭強盛帝國的附庸品。

        幸與不幸,埃及祖先似乎早就預料到埃及不停換人統治的命運。為了讓後代子孫永遠記得埃及的榮耀,所以選擇建築了連歲月都怕的金字塔。是的,人類怕時間,時間怕金字塔。幾千年就這樣過去了,不管換了多少統治者,即便是科技昌明的現代,金字塔還是氣勢如虹的展現出古埃及輝煌的文明。所以,即便信仰伊斯蘭教,即使千年來的歷史都是外國史,但因為有金字塔,所以埃及人永遠知道自己是埃及人。

        中華文明因為書同文而流傳下來,即使經歷外族統治,現代華人依然能夠讀懂秦漢時期的作品。即使各地方言都不同,但在同樣的文字之下,依然將文化與傳統遺留了下來。而金字塔,一張圖勝過千言萬語,即便是亞歷山大、凱撤、或拿破崙,看到金字塔時,也一定會被這人類史上最雄偉的建築所折服,而對古埃及人的偉大讚嘆不已。

        在往車站的路上,哈珊指著路上的清真寺建築,批評政府不懂得保護古蹟。但其實,在埃及境內大大小小的金字塔面前,在幾千年的古文明之前,這些清真寺又算的了什麼呢?埃及人,信的是伊斯蘭教,過的是阿拉拍人的生活,但這些老祖宗遺留下來的金字塔、雕像、方尖碑、木乃伊等古文物,卻又不停的喚起幾千年前埃及帝國繁盛的回憶,讓埃及人無法完完全全的融入阿拉伯的伊斯蘭世界。

        因為這些偉大的遺產,埃及人得以靠觀光賺取大量的外匯,但卻也不停的提醒埃及人幾千年的亡國史。法老王時代一結束,馬上就直接跳蘇伊士運河,中間的歷史都可以完全省略。即便是賺進大筆銀子的蘇伊士運河也還是顯示出埃及長久被外族所統治的命運。因此,到底什麼是埃及人?是金字塔時期的埃及,是不停被外族統治的埃及,還是目前所看到的伊斯蘭教的埃及,抑或是革命之後的埃及?至少,從哈珊講述埃及歷史的語氣中,我能感到古埃及的榮耀,亡國時的痛心,與完全融入伊斯蘭生活的自然,還有對革命之後的期待。也許,全部混合起來,就是完整的埃及人吧!

        首都肥大化是現代國家不可避免的現象,就如同大倫敦、大北京一樣,新開羅的面積比以前的舊開羅大太多了。不過,這些新開羅的房子,也不是一般埃及人買得起的。看來,首都高房價問題,是各國都不可避免的痛。只是,房價貴歸貴,但整條馬路上幾乎看不到幾根紅綠燈,也就是說,如果車子要過馬路,要先用車子的三分之一穿出去,卡在路中間,讓直線來車慢下來,才能順利過馬路。

        而如果是行人要過馬路,幾乎可以說是拿命在賭。不過,乍看雖然驚險,但開羅人似乎都很有默契,車子都慢慢開,這樣就不會因為煞車不及而出車禍。生命自有出路,在沒有交通號誌與警察指揮下,開羅的交通雖然亂,雖然塞,但卻自有規則的緩速前進。某種程度而言,伊斯蘭教幾乎沒有夜生活,生活步調也很慢,當然也不會有什麼一秒幾千萬上下的問題,也許慢慢回家,緩緩上班,是開羅人不急著解決交通問題的主因之一。

        在狹軌鐵路的台灣所遇不到的夜宿火車之旅終於到來。雖說是豪華火車,但在埃及要求車上有浴室似乎有點強人所難。於是,上車前到旅館沖洗是一定不可少的。畢竟,從台灣出發到現在,已經有快二天沒洗澡。埃及的飯店幾乎都配有X光機等安檢器材,但幾乎都沒在使用。想想也是,還沒聽過觀光客來伊斯蘭國家放炸彈呢。

        開羅的火車站雖然也是有大門,但真的爬牆進來好像也沒有人在管,從馬路到鐵路,都是呈現一種亂中有序的奇景。由於有了過馬路的經驗,所以實在沒有任何理由相信火車會準點,但卻也沒有人敢挑戰搭不上火車的後果,所以在車站吹幾小時的風似乎是必經的考驗。開羅,不愧是處在歐亞非三大洲交界的國際性大都市,旅客來自四面八方,白的、黃的、黑的,什麼想的到的人都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

        因為生活沒有什麼好急的,所以火車自然也慢慢進站。這趟車程從北埃及開到南埃及,幾乎將整個埃及一切為二,千里路程,剛好跑一個晚上。出了開羅市區,即便是在尼羅河畔,除了沿著河的狹長綠地之外,其它盡是沙漠,偶而點綴著幾戶人家。車上每個房間可以住二個人,椅子轉一下就會變成床,有一個簡單的洗手台,廁所則在外面公用,上完踩一下,排泄物直接往鐵軌上過去,簡單俐落。

        每個人配有麵包與一杯小小的茶,喝完續杯要錢。整體而言,這趟火車之旅跟豪華二個字幾乎扯不上邊,但一想到車站上的一堆人拼命擠上火車,不是像我們一樣的臥舖,而是用站的,就感到無比幸福。懂得幸福的人,不是因為到過天堂,而是因為下過地獄。每一次的旅行,每一次的文化衝擊,不論先進還是落後,不論是大山抑或大水,總是讓我更清楚自己的定位,用不卑不亢的心情去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火車上並不好睡,所以很早就起來看尼羅河沿岸風光。不久,抵達埃及南部的大城——亞斯文。由於亞斯文大壩的關係,我們這次行程參訪的第一座神殿被搬到一座小島上。神殿名為費萊神殿(Temple of Philae,又名艾西斯神殿Isis Temple)。埃及人蓋好神殿之後,後來的希臘人看了有意見,加了一些東西上去,接著的羅馬人看了也不舒服,又再添了些色彩,就成了一座融合了埃及、希臘與羅馬三種文明的神殿。由於混雜了三種文化,別具風味,又被稱為「埃及的珍珠」。就在回程船開到一半的時候,只見船長拿起切掉一半的寶特瓶舀起尼羅河的水直接喝。果然,印證了埃及人都是喝尼羅河的水長大的。

        由於尼羅河是世界第一長河,因此亞斯文大壩的規模自然不在話下,光是花崗石的用量就比最大的金字塔還多十幾倍。不過,大壩是60年代俄國人幫忙蓋的,而金字塔是幾千年前的結晶,難度當然不可同日而語。大壩提供埃及大量電力,也讓尼羅河不再氾濫,大大增強了埃及的經濟實力,但據說自從尼羅河不再氾濫後,許多生態都被改變,河口三角洲也受影響,任何事都一樣,有得有失,但至少幾十年下來,亞斯文大壩還沒有帶給埃及什麼大困擾就是了。

        參觀完大壩之後,就要騎駱駝了。這時,要坐風帆船渡過尼羅河,船上努比亞人載歌載舞,除了努比亞歌曲外,也會唱幾首簡單的中文歌,並會講幾句中文話,讓整團的人倍感溫馨。但宴無好宴,船行至尼羅河中央時,突然歌聲一停,船中間的白布一掀,一堆手工藝品堆滿眼前,有駱駝骨做的刀,木工鱷魚,還有手環、項鍊等手工製品。本以為只要幾塊埃鎊就可以打發掉,沒想到要價不菲,大概花了我一百埃鎊才算是完成購物團的使命。沒辦法,我一向深具同情心,看著船在尼羅河中央,大家又不太會游泳,只好由我來援助貧苦的努比亞人。

        努比亞是蘇丹與埃及二國中間的少數民族,由於水壩的關係,努比亞人失去了家園,經由協議,一半的人民歸埃及,另一半到了蘇丹。失去了國土與家園讓已經很弱勢的努比亞人更加可憐,只能在沙漠中過著游牧的日子。上下駱駝那種急速垂直上升與下降的感覺很恐怖,但抓到重心之後,就可以很舒服的跟著左右搖晃,好不愜意。

        下了飛機,上了火車,坐了風帆船,騎了駱駝,也該是遊輪出動的時間了。身為世界第一長河,尼羅河上有數不清的遊輪,雖然號稱五星,但住宿的品質大概就跟一般三星級飯店差不多。船上有游泳池與酒吧,不過規模都很小,但算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雖稱不上豪華,比起昨夜的火車,卻已經讓人感到無比滿意。至少,能夠好好的洗個澡,睡個好覺。

        船上有一個賣精品的小店,價格雖然不便宜,但比起路邊小販的品質卻是好上許多。沒辦法,路邊小販賣了就跑,也見不到第二次,但遊客要在床上住個三四天,東西品質太差,或者價錢太黑心,很容易被砸店的。很像女性符號的墜飾——生命之鑰、用埃及象形文字刻的墜飾與圖坦卡門坐的椅子,是這次去埃及必帶回來的三神器。

        船上小店老闆的英文非常棒,但價格開的很硬,幾乎殺不動,也絕對不會有像其它路邊小販追上來降價求售的情形。領隊一直強調最後一天會到哈利利市集,所有的東西在那邊都買的到。但想到最後一天要去看金字塔,我又不是非常喜歡比價與殺價,加上跟這小店老闆相談甚歡,所以幾乎所有的紀念品都在船上解決,也許價格是貴了一點,但省了很多麻煩,品質也確實都比哈利利市集上的好上很多。

        船上有郵筒,但領隊強烈建議不要在船上寄信,因為郵票並不便宜,所以會被貪小便宜的人將郵票撕走。但偏偏我們不信邪,寄了一堆明信片,結果N個月過去了,還是沒收到。所幸,我有在不同城市寄信的習慣,所以至少還收到了開羅與虎加達的明信片。據說,埃及人不偷不搶,就是喜歡騙,永遠不會將信寄出去的郵筒也算是一個大騙子!

        尼羅河的夜很美,沿岸沒有燈火通明,沒有大城市的熱鬧繁華,但在無光害的黑夜下,躺在甲板上望著滿天星斗,吹著徐徐的河風,隨著遊船非常輕微的擺動,讓人不自覺的放鬆心情,忘卻一切世俗的煩惱,彷彿來到了一個與世隔絕的極樂世界。昨夜才坐著急馳的火車從下埃及來到了上埃及,今晚卻又隨著尼羅河的水流緩緩從上埃及往下埃及漂去。

        阿布辛貝雙神殿(Abu Simbel)就是除了金字塔與獅身人面像外,最著名的二十公尺高巨人石像,是埃及最偉大的法老王拉姆西斯二世所蓋。每一個石像都長得一樣,事實上四尊石像都是拉姆西斯二世。不過法老王相信有所謂的完美臉形,所以不管那一個法老王,雕出來的模子都幾乎一樣,要分辨法老王的方法就是看石像旁邊的符號。由於拉姆西斯二世活到九十幾歲,加上好大喜功,所以幾乎現存的古跡都有拉姆西斯二世的影子。

        四座神像下面還有一堆小雕像,就是拉姆西斯二世的愛妻之類的人,由於太小了,一般人都不會特別注意,沒辦法,法老王是神,其它人都只是配角。據說當初拉姆西斯二世為了宣示埃及的領土主權,所以將神廟蓋在這麼偏遠的南方。而事實上,也的確達到預期的效果,任何人看到這座神廟,都會將附近的土地視為是埃及的固有領土。由於幾乎已經在埃及的邊境了,又在沙漠深處,之前又有發生搶劫事件,需要有警車開道才可以參觀神廟。

        為了趕上早上四點的警車開道時間,只好二點半就起床待命,當然早餐也只能在遊覽車上解決。沿途三、四小時的車程幾乎看不到任何沙漠以外的景色,更遑論有休息站了,如果沒有警車開道,很難想像如果遊覽車中途遇到任何問題,該怎麼辦才好。另外,也有一位武裝人員荷槍實彈坐在前座,為這段神廟之旅增添了幾分緊張的氣氛。

        傳說每年的221(拉美西斯二世的生日)1021(拉美西斯二世的登基日)這兩天,陽光會直接照進阿布辛貝神殿的深處,而且只照在拉美西斯二世的神像身上,有不少人特別挑這幾天前來一睹這幾千年前的建築智慧。只可惜,為了水壩,聯合國將整個阿布辛貝神殿上移二百公尺,也因此,陽光照射的時間也因為角度的改變而晚了一天。

        回程的路上看到了海市蜃樓,就是在沙漠中看到了大片綠洲,為了確定真的是海市蜃樓,還特別用相機的鏡頭去看,很神奇的,眼睛看的到,但相機的螢幕卻只有片片黃沙。很難想像數千年前的古埃及人,特別跑來這國境之南,在一望無際的沙漠中,蓋了這樣一座將整座山鑿刻而成的宏偉建築,只能說這拉姆西斯二世真的是在位太久了,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來回拉車數百公里之後,又回到了舒適可人的遊輪。比起拉車,用遊輪來做為移動工具實在是太感人了。稍作休息之後,便抵達了康孟波雙神殿(Temple of Kom Ombo)。這座神殿的特色就是同時信仰鱷魚與老鷹二種神。在埃及的每個地區都有當地的守護神,偏偏古代這裡的居民就為了到底是要信奉老鷹還是鱷魚而爭吵不休,最後在沒辦法調解的情況下,只好蓋了這座同時祭拜二種神的廟,想拜什麼神就拜什麼神,大家都別吵。

       一趟埃及之旅,幾乎什麼交通工具都搭過。遊輪到了艾得夫,要乘坐馬車前往艾得夫神殿(Temple of Edfu)。馬車駕駛員沿路一直要小費,看到我們不給就很大力抽鞭子,好似在發洩不滿一樣。事前導遊有跟我們說費用都付清了,小費看心情即可。這種強要小費的感覺令人很不舒服,加上鞭子聲有種被威脅的感覺,自然就沒有小費囉!

       人生的快樂是由無數的小確幸累積而成的,為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我們在沿途路上留下了不少硬幣,看哪個幸運的小孩能夠撿到,相信這意外之財一定可以比小費帶來更多的樂趣。至少,小時候撿到錢時,會高興很久,也深信自己是個幸運之人。這座神廟是拜老鷹的,特色就是埃及最完整的神殿建築,理由就是地勢比較高,洪水淹不到,因為爬高比較累,所以信徒與破壞者就懶得上來,因此就沒有被破壞,而得以保存良好。

        古埃及人認為老鷹是天空之主,鱷魚是水中的霸王,再加上陸上的獅子、豺狼,就成神廟最常看到的幾種動物。接著再切開排列組合一下,就出現了獅身人面、豺狼頭人身、獅身羊面等合體。而法老王的樣子千篇一律,跟本人的實際樣貌完全不相關,頭上戴的帽子則是融合了上下埃及的特色,代表著法老王是同時統治上下埃及的唯一王者。

        遊輪開往路克索(Luxor),意思為宮殿。路克索原名底比斯,是帝國時代的首都,所以蓋有很多宮殿,入侵者來的時候,看到宮殿就一直叫:LuxorLuxor,最後名字就真的成了Luxor了。既然到路克索,第一個神殿當然是路克索神殿,此神殿的特色是供奉太陽神、戰爭女神、還有月神這底比斯三神,據聞亞歷山大大帝曾經來過,也為神殿增添了一點英雄色彩。       

        皇帝總是喜歡用建築物來彰顯功績與偉大。金字塔除了氣勢驚人之外,又有兼當陵寢的功能,所以法老王們前仆後繼不停的蓋。但因為埃及大大小小的金字塔太多了,再蓋下去也沒有什麼好炫耀的,且金字塔目標太明顯了,會被盜墓。後面的法老王就不蓋金字塔,改做方尖碑。方尖碑的形狀跟一支立起來的鉛筆很像,下面方方的,上面尖尖的,所以叫做方尖碑。

        方尖碑用花崗岩雕成,重達幾百噸,最高有十幾層樓高。但花崗岩只有南方的亞斯文才有生產,所以古埃及人到底如何將這樣龐然大物運到路克索來,一直很令人好奇與佩服。雖然方尖碑的雕功很有質感,製作過程也萬般艱辛,但在老前輩金字塔面前,方尖碑就顯得相對簡單了。至少,不少人懷疑金字塔是外星人蓋的,但方尖碑一看就知道是人力所能及的範圍。

        卡納克神殿(Temple of Karnak)除了方尖碑外,還有幾十根約二十一公尺高的石柱,也有少見的獅身羊面像。這間神殿的特色就是又高又氣派,讓人感受到人類的渺小,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史前古蹟之一。這間雄偉的神殿並非由一位法老王所完成,而是歷經幾任的接力。看來,法老王的基因還真的是一脈相傳,每一任都超喜歡蓋東蓋西的。

        埃及被太多外族入侵統治過,當然也不是每種異文化都能尊重與接受埃及傳統的信仰。所以會出現某些神殿上的雕刻被希臘或羅馬的壁畫蓋過,有時還會看到希臘人蓋過埃及人,後面來的羅馬人再蓋過希臘人的壁畫。在炎熱的埃及,神廟是個很好的避暑聖地,拿破崙大軍就曾經在神廟中駐軍,結果煮飯的煙將神廟中的雕刻燻得烏黑,面目全非,無心之過卻讓令人惋惜不已。

        金字塔再偉大,也擋不了盜墓者的決心。沒有一個人希望死後被盜墓,法老王當然更不願意死後不安穩。所以,不蓋金字塔了,墳墓也要藏起來,最好藏在又遠又熱的沙漠中,這樣就不會被盜墓了。於是,一堆怕被盜墓的法老王全部藏在偏遠的山谷中,叫做帝王谷(The Valley of the Kings)。這裡又乾又熱離尼羅河又遠,水氣少到連天空都看不到一朵雲,一個不小心,盜墓者除了找不到寶藏,還會熱死渴死在這帝王谷中。

        但不論是堅固無匹的金字塔,抑或是隱密的帝王谷,都還是逃不了盜墓者的毒手,幾乎無一倖免。而唯一殘存下來的,就是規模最小,小到千來年連盜墓者都找不到的圖坦卡門小陵寢。由於其它帝王的陪葬品早就都被偷光了,而圖坦卡門的黃金面具或木乃伊等也都被移走了,整個帝王谷看到的只剩下歷任帝王遺留下來空蕩蕩的墓室。看來,法老王們生前不論再如何風光,死後還是難保平安。原本,在路克索,可以乘坐熱氣球一覽整個帝王谷的風采,但之前發生意外事故,就停止了熱氣球的營運,實在非常遺憾,不然這次的埃及之旅,就陸、海、空幾乎什麼交通工具都搭乘過了。

        中國出了個武則天,埃及也不遑多讓。武才人先跟太宗後跟高宗,最後欺負兒子掌權,埃及熱雞湯女王的(Hatshepsut,哈珊說發音類似hot chick soup)故事同樣精采。熱雞湯女王是圖特摩斯一世的嫡長女,但圖特摩斯又有另一個男庶子,為了增加男庶子繼位的正當性,熱雞湯女王就只好嫁給這同父異母的兄弟圖特摩斯二世。圖特摩斯二世跟唐高宗一樣不太管事,熱雞湯女王跟武才人一樣當仁不讓的扛起大樑。

        圖特摩斯二世掛了之後,圖特摩斯的兒子圖特摩斯三世繼位,因為年紀尚小,加上熱雞湯女王愈做愈順手,就以監護的名義,直接宣布自己繼位為法老王。雖然是女生,但也是遺傳了法老王的血統,在位期間當然也是大興土木,蓋一座別具韻味,秀麗又氣派三層大露台的鑿山神廟。可惜的是,熱雞湯女王沒武才人那麼幸運,武才人的繼位者是親兒子,所以再怎麼討厭武才人,也總不能找老媽開刀,但熱雞湯女王的繼位者圖特摩斯三世只是個繼子,所以在掌權之後,毀壞了不少熱雞湯女王的雕像與壁畫洩恨。

        埃及的石雕雖然堅固,但依然擋不住幾千年的風吹雨淋與尼羅河的氾濫,曼儂巨像(Clossi of Mumnon)就是最佳的例子。原本應該是廣大的祭殿,但遭到自然加人為的破壞,最後只剩下兩尊孤單佇立的巨像。由於已經看過阿布辛貝的巨像與方尖碑的高聳入雲,對殘留的曼儂巨像也只剩下唏噓,而無一剛到埃及初見巨像的驚嘆之情。

        結束了無止盡的神廟宮殿之旅,接著就是看不到終點的拉車之旅。在埃及,連續拉三個小時車才看的到一個休息站是常態,上完廁所之後,馬上接著又是另一個三小時的車程。虎加達(Hurghada),紅海新興的渡假勝地,永遠的晴天,又有美麗的海底景色,所以興建海水淡化廠,硬生生發展成一個綺麗的渡假村,比起地中海的避暑聖地,紅海便宜又清澈,吸引了不少歐洲觀光客與來自蘇俄、捷克、西德的移民,據說每天都會有一班載滿俄羅斯人的飛機前來渡假。

        天還未亮,一群人就坐上越野吉普車,前往撒哈拉沙漠看日出。自從下飛機以來,看到的顏色就只有土黃色的沙漠、藍色的天與黑青的柏油路。但這次,連路都沒了,只看見車子從柏油路上轉出去,往一望無際的沙漠中開過去,雖然有馳騁的快感,但卻也深怕萬一車子如果爆胎或發生其它問題,身陷一片無垠的黃沙滾滾之中,該如何是好呢?

        吉普車終於在幾座小石山前面停了下來,哈珊說要看日出就一定要爬上去,衝著第一次也許也是唯一一次能夠在世界最大的沙漠中看日出的機會,再不情願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山。太陽就如同導遊所指揮的一樣,一喊日出了,小小的半球形就緩緩的從地平面竄出,一直到整個圓浮在半空中。能看日出的地方很多,但這種看不到盡頭的沙天二色,還真的是令人感動莫名。

        小石山的一邊是堅固的石頭,另一邊卻整面都是沙。正當大家疑惑要怎麼下山時,導遊問我們要不要滑沙,就在大家一知半解時,哈珊突然一面踩著沙往下衝下去,重力加速度之下,哈珊愈跑愈快,就在我們覺得快跌倒時,哈珊突然跳起來,做一個完美的結束。同團的壯士有樣學樣,急衝下去,可惜最後還是跌個狗吃屎,所幸跌在沙中不會受傷,其它女士們看到慘狀,就都選擇慢慢走下去,確保安全。

        亞斯文看了努比亞人的部落,這次改看貝都因人的部落。相傳貝都因人是最純種的阿拉伯人,過著游牧生活。貝都因人部落比努比亞人更原始,努比亞人至少住在離尼羅河不遠的地方,也有完整幾間連在一起的水泥建築。貝都因人則是住在沙漠的深處,離河很遠,更看不到海,連吉普車從柏油路上開進去,都要行駛很久。

        這個部落只有幾十人,沒水、沒電、沒馬路、連棵樹都沒有,靠著養一群牲畜和麥子過日子,一年下不了幾滴雨,水是挖井來的,更別說受教育了。連結婚也幾乎都是近親通婚,所以後天失調,先天又不良,是時間在現代,但生活模式卻是千年前的古代人。觀光客帶來了額外的收入,但卻也破壞了貝都因人平靜自足的生活。至少,觀光客帶來的可樂與餅乾,對於沒有牙刷牙膏的他們,應該是一種包著糖衣的毒藥!

        結束了虎加達高級渡假村之旅,又開始了另一個六百公里的拉車。不同從路克索到虎加達整條路都是沙漠,沿著蔚藍紅海直衝開羅感覺像是在東海岸飆車。在幾百公里完全沒有叉路之後,終於看到往蘇伊士運河方向的路標,就知道開羅已經不遠了。如果說數百公里的拉車是痛苦,那麼開羅市區的塞車一定只會更加折磨。

        白天時雖然沒有紅綠燈與交通警察,但至少還看的到路上是什麼樣的情況,但一到了晚上,除了車潮爆大量之外,坐在車內的乘客根本不知道外面是什麼狀況,燈光昏暗加上喇叭聲,不知身處在何方,又餓又想上廁所,這最後一哩路,地圖上看似很近,卻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原本,計劃進了開羅市區,晚上還可以找機會出去逛逛開羅大街,感受一下埃及人的夜生活,但百般折騰之後,到達旅館時,已經沒有任何精力再做任何事了。

        哈珊說,不少東方旅客來埃及,最常問的三大問題就是,有沒有辦法叫小姐,有沒有地方可以喝酒,有沒有肚皮舞可以看。很遺憾,伊斯蘭教國家幾乎是沒有夜生活的,叫小姐一定不可能,連酒幾乎都只有在觀光場所才買的到,而肚皮舞,有的遊輪上會有表演,其它的就要看緣份了。一般埃及人下班後的娛樂,就是跟家人吃吃餅乾,看看電視,聊聊天。看來,比起天主教與伊斯蘭教,東方的佛教與道教的生活模式就比較多元有趣了。

        埃及可以說沒有工業,農業也僅限於尼羅河沿岸。蘇伊士運河、觀光業還有石油撐起了經濟半邊天。觀光客所經之地充滿了小販,雖然有埃鎊,但大部分的還是以美金交易,於是ONE DOLLAR成了在埃及最常聽到的招呼語,幾乎觀光區遇到的每個人都會隨手拿出明信片、金字塔、還是其它的紀念品,然後就會喊ONE DOLLARONE DOLLAR

        紀念品的價格很混亂,品質差異也很大,從一折二折喊起是買東西的常識,不然就只會當冤大頭。埃及人也會用一些小手段來騙錢,除了會將明信片上的郵票撕走之外,最常用的還有一招,用50分來當50元。剛出飯館時,跟一個小販買了二個手提袋,講好價格二個共10埃鎊,於是拿出20埃鎊付錢。沒想到小販反拿了一張50元還我,接著改拿走我手上的另一張20元,說他沒有零錢找,叫我拿20元就好了。買完之後,哈珊就趕我們上車,所以也無暇細想。結果,在商店買東西時,拿出50元的鈔票付款,才被店員說這是50分,真的是有夠糗。

        另一個就是千萬別拿出皮包付錢,錢不露白。卡納克神殿的廣場有幾個賣莎草紙的小販,原本講好75USD,後來喊成115USD,結果我一拿出皮包要付錢,小販直接就抽走我皮包的50埃鎊(1USD可換6埃鎊),然後轉頭就走。一陣錯愕之後,經過折算發現被坑了,於是我們衝上去找小販討個公道。沒想到面對四個大男生,小販一點都不怕,還理直氣壯的說這是公道價,經過一番廝殺,還是沒拿回錢,只好再多拿了2張莎草紙。只能說,付錢時真的是太不小心了。

        除了跟觀光區的小販討價還價之外,購物團帶去的購物點也是維持埃及一貫特色,價格喊的高高的。同樣是莎草紙,購物點所賣的隨便都是100埃鎊起跳,由於是第一天的行程,要買回去送親朋好友的人忍不住衝動,多在第一天就花了不少錢。雖然有殺價,但也都在七折八折上下,隨便買一買還是要幾百埃鎊。結果,到了觀光區一看,一張都只要幾塊埃鎊就有了。當然,觀光點賣的是真莎草做的,而路邊賣的是蔗渣與香蕉葉做的,品質相差何止千里。不過,看著送給親朋好友的莎草紙在新鮮感過後,被丟在一邊時,就會慶幸是跟路邊小販買的便宜貨。

        香精店也是觀光團必經的戰場之一。比起其它的小店,香精店異常氣派,而且還提供在埃及可說是非常珍貴的可樂無限暢飲,就可以知道賣香精的利潤有多高。一開始喊出的價格是1美元1cc,而且還弄出了一大堆的搭配方案,說一定比各大百貨公司還便宜。但由於已經有先做過功課,知道可以用0.5美元1cc的價格買到,所以也不管什麼大小配的組合,就是咬定要0.5美元1cc

        整團的人都早有默契,所以也沒有人再去講價,甚至連數量都不問,全團的人都坐在位置上保持沈默。店家與哈珊知道我們有備而來,也只好乖乖算1cc0.5美元,不管大小瓶,也不管搭配。由於買最小瓶的香精與買最大瓶的價格已經被砍到一樣,同團的人多少都買了瓶男性威而鋼——阿拉伯之夜、或女性威而柔——沙漠的秘密。據說男性塗了會很威猛,女性抹了會很有魅力,至於是否有此神效,等用了再跟大家分享。

        最好的總是留在最後,好事總是多磨,最後一天也是最精采的金字塔與獅身人面像,沒想到竟遇到沙塵暴。原本住的飯店以直接可以看到金字塔而聞名,結果早上起來跟傍晚一樣,能見度超低,不只看不到金字塔,連可視範圍都很低。導遊說這不是北京,沙塵暴在開羅並不常見,可以說是這幾年來的第一次。但由於已經是行程的最後一天,延無可延,來埃及怎可能不去看金字塔與人面獅身像。

        在看金字塔之前,還要先去看一座埃及最大的清真寺。進去前要脫鞋,但在沙塵暴之下,襪子根本一碰就全部都是沙子。所幸,外面有賣鞋套,只是不能穿鞋子進去,但加個鞋套卻行?可能大家一路上都已經吃夠了跟小販打交道的小虧,竟然沒有人願意買鞋套,連女生都選擇忍受整個襪子沾滿黃沙,倒是很令人意外。

        進了清真寺,就是哈珊最興奮的時間了。在遊覽車上時,就不停分享伊斯蘭教的精神。現在進了主場,連怎麼做禮拜的方式,都講解的鉅細靡遺,當然連清真寺的建築歷史與特色也是講得口沫橫飛。不過伊斯蘭教以可蘭經為主體,生活大小事幾乎都有規範,而阿拉伯世界的生活模式也跟可蘭經時代不會差很多,不像天主教或基督教的西方世界,已經跟聖經時代完全不同了。所以,對於穆罕默德所留下來的教誨,不信伊斯蘭教的大家聽了實在是頭昏腦脹。

        舊的七大世界奇觀,只剩下金字塔留著,新的七大世界奇觀,也只有金字塔被認為很有可能是外星人蓋的。長城也好、吳哥窟也罷、雖然令人嘆為觀止,但比起金字塔,卻又顯得矮了一截。即使在現代,要將幾十萬、幾百萬塊幾噸重的石塊疊到近150公尺高,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更何況是幾千年前的古埃及。更重要的是,金字塔所在地並不是石頭的產地所在!

        金字塔在巴黎鐵塔蓋好之前,幾千年來一直是地球上最高的建築物。即使現在有許多比金字塔高的建築物,比起像座山一樣的金字塔,依然是小巫見大巫。許多人在看過了那麼多高科技的產物之後,看到金字塔仍會覺得這不是人類能力所能創造出來的東西,而是外星人來幫忙蓋的。畢竟,除了巨大石頭的切割、搬運、組合,還要計算方位、角度來尋求最完美日射角度與保持木乃伊恆久不壞,而這,即使用現代的科技去處理,也仍然不是件太容易的事。

        雖然在電視上看了不少有關金字塔的介紹,內心卻一直有個聲音告訴自己,一定要親自來看看金字塔是不是外星人蓋的。實際見到金字塔之後,深深被古埃及人留下來遺物給懾服,為什麼古埃及人這麼閒,弄了一堆大而無用的石頭堆。好歹中國長城是為了抵禦外族,羅馬蓋競技場至少有高度的娛樂效果,吳哥窟好歹能住也能拜拜,這金字塔除了當法老王的陵寢之外,實在沒啥功能,而且就算要蓋像泰姬瑪哈陵這種超大型墳墓來作紀念,也蓋個一座、二座就好了,哪有人蓋到滿城盡是金字塔!

        不過,經過了十天的埃及之旅,終於了解到為什麼埃及有這麼多大大小小的石頭堆了。埃及人生活真的是太無聊了,整個國家都是沙漠,除了尼羅河旁的綠洲勉強看的到一點不一樣的顏色之外,就只剩下沙漠的土黃色與天空的藍色。要看幾朵烏雲或下幾滴水,都好像要中樂透一樣的困難。可想而知,幾千年前的埃及人一定更無聊。

        沒有電視、電腦、手機,沒有蘇伊士運河,也沒有石油,當然更沒有觀光業。而且尼羅河還會氾濫,百姓即使想要乖乖的在尼羅河沿岸從事農業,也會因水患而被迫離開。面對一大群無所事事的百姓,為了怕叛亂,總是要找些事情給他們做,殺殺時間。所以不是打仗就是叫他們搬石頭。沒辦法,埃及連要看棵樹都不是件簡單的事,就算要像秦始皇一樣蓋阿房宮也沒材料。

        至於挖運河,尼羅河長長一條,挖了也不知道要接那條河。修馳道,整國幾乎都沙漠,也不知道要通到那裡。萬里長城,侵略者大多從上面的地中海或阿拉伯來,蓋了長城也防止不了這些外族的入侵。繞來繞去,大概就只能從石頭下手了。於是,有藝術天份的人就叫他去蓋神廟,雕壁畫。力氣大的人就去搬石頭,搬了就再叫人切一切,切完了佔空間,只好往上堆,愈堆當然愈尖,最後就成了金字塔。

嚴格的說,金字塔就是以前的刺激就業方案,除了讓因尼羅河氾濫而失業的農民有事做之外,蓋金字塔的過程也需要天文學家、建築師、醫師、雕刻家等各行各業的人投入,解決了失業問題,也帶動各大產業,可說是經濟的火車頭。金字塔蓋完了,就接著方尖碑,別看比起金字塔算小小的一根,在幾千年前,也是要投入龐大的人力物力,才能夠完成的。

        說到方尖碑,由於埃及被太多外族入侵過,金字塔搬不走,但方尖碑卻是好東西,所以都會運回母國作紀念,像義大利就有11座方尖碑,比埃及國內的9座還多。除了搬回家外,也會將埃及的方尖碑送給他國當外交禮物,慷埃及之慨,像法國協和廣場的方尖碑就是土耳其人佔領埃及時,送給法國的。所以,哈珊一直罵,直說各國都是強盜。

        除了方尖碑之外,木乃伊也是各佔領國最喜歡的出口大宗。埃及國內剩下的木乃伊與開羅博物館的文物,搞不好還比大英博物館的埃及區還少。除了人的木乃伊外,埃及人也會做鱷魚的木乃伊,還特別設了個鱷魚博物館。好險,外國人並不喜歡鱷魚的木乃伊,不然這些鱷魚木乃伊早就被運走了,怎可能還可以設個博物館。中國在清末經歷英法聯軍與八國聯軍,被運走了一大堆歷史文物。而埃及在某種程度,可以說是被入侵了幾千年,還能有文物留下來,已經算是萬幸了。如果圖坦卡門的墳墓早點被挖出來的話,黃金面具大概也不在埃及國內了。

        接著就是比金字塔更稀有的獅身人面像了(Sphinx)。到底什麼東西小時用四隻腳走路、大的時候用二隻腳、老的時候用三隻腳走路呢?人的智慧加上獅子的力量是古埃及人最崇尚的組合。據說,當初在建築卡夫拉金字塔時,金字塔前面剛好有一塊大岩石,雖然埃及人很會處理石頭相關業務,但硬要搬走也是一件大工程,靈機一動,就乾脆刻隻獅身人面像,當作金字塔的守護神。於是,威名流傳千年的獅身人面像就這樣產生了。

        跟金字塔不一樣,金字塔還給摸,給進去。但獅身人面像幾千年下來已經被風化的差不多了,人面的部分已經快要糊掉了,所以設個保護區,遊客只能在保護區外觀賞。人面像前面除了賣東西的小販外,還有許多幫忙遊客拍照的小孩。他們會很熱心的教你在理想的位置,利用距離差拍出與人面像接吻、親臉等有趣的照片。

        剛開始覺得他們很好心,不停的提示角度,由於我們都拍不出理想的照片,小孩們就要求我們相機借他們,由他們幫我們拍。但實在是太害怕相機就這樣被拿走,所以整個拍照的過程可以說是跟一群小孩在不停的角力,我們不論走到何處,都有二個小孩跟在旁邊,一直在旁邊下指導棋,又一直死要拿我們的相機,實在有夠累。

        好不容易拍了幾張照,小孩又開口要服務費,ONE DOLLAR這埃及的打招呼語又出現了。實在是被煩的受不了,只好拿出一美金打發了事。哪知道小孩說他們有二個,所以要二美金。但照片品質實在沒有預期的好,所以就只給一美金。沒想到沒拿到錢的那個小孩一直跟在旁邊,叫我要刪相片,說那是他智慧結晶之類的話。實在是被煩到受不了,我就說我要刪相片,結果他又一直狂說刪了很可惜的鬼話。最後,實在佩服埃及人對錢的執著,只好付錢了事。來了一趟埃及,幾乎偷拐搶騙都遇到了,也算是上了幾堂人生課。

        埃及金字塔附近有不少警察,但似乎不太管觀光客與小販。據說,自從革命之後,新的領導人給軍警的福利沒有以前獨裁者好。所以警察們不論是對交通管制,還是對金字塔、清真寺等古蹟的保護,都是用一種消極的態度對待。開羅街上有不少蓋到一半的房子,除了沒錢蓋完之後,最大的原因就是蓋完之後就要繳稅,如果蓋到一半就不用,所以就會出現這種一堆半成屋的奇景。

        哈利利市集是我們在埃及的最後一個景點,如同領隊所說,什麼東西都有賣,但一看就知道是個專敲觀光客的地方。這邊的芒果汁很好喝,但紀念品的品質跟價格一樣,高低差很多。店家知道觀光客時間有限,所以都會無所不用其極先拉客人進去店裡,然後漫天開價,即使客人不停的討價還價,最後也會在時間的壓力下,不得不買。所幸,要送給朋友的紀念品早已在船上或各大景點準備好了,所以有時間可以好好逛哈利利市集,感受在埃及逛大街的樂趣,而不用把時間花在令人精疲力盡的殺價上。

這次,終於可以好好逛逛杜拜機場免稅店了。免稅店很豪華,但價格卻也很華麗,一個簡單的帆船飯店擺飾,就要八百元台幣。相較之下,同樣大小的新加坡魚尾獅只要二百多台幣。過境新加坡時,機場發給每位旅客四十新加坡幣抵用卷,讓我們可以免費吃到樟宜機場聞名的海南雞飯,讓我們對新加坡的印象大大加分,算是替我們的埃及之旅做了個漂亮的結尾。

 

團費:58,900NTD,領隊導遊司機小費10*10=100美金,自費看日出行程60美金,各項小費雜費等約40美金,購物另計。

  

創作者介紹

lintan512的部落格

Lintan的奇幻之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