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尾熊lintan.jpg 

黃金雪梨

        終於要踏上五大洲最後一洲——澳大利亞了。澳洲很大,但有三個點必走,就是雪梨、墨爾本與黃金海岸。只是,一次旅行就跑這三城,很趕又很累,只好先來個雪梨與黃金海岸的雙城記。原本,對澳洲並沒有太多的想法,頂多就是無尾熊與袋鼠。只是,近幾年來澳洲壯遊似乎成了台灣年輕人的顯學,雖然已經過了遊學打工的年紀,但還是可以來玩個幾天,朝聖一下,看看壯遊者眼中所看到的天堂到底是長什麼樣子。

        澳洲跟台灣幾乎沒有時差,因為南北半球的關係,天氣則完全相反,飛行時數約九個小時。為了少付一晚的住宿費,旅行社都會安排晚班機,夜宿機上,這樣隔天一早就可以直接跑行程。團費不算高,多花點時間在交通工具上似乎是必付的代價。自助旅行、高價團與購物團各有其特色,羊毛長在羊身上,參加旅行最忌諱的就是不切實際的期待,付少少的錢,卻要求豪華的內容。

        到了布里斯本機場之後,馬上又要搭一段國內航線到雪梨。不同於國際航線,工作人員的態度比較輕鬆悠閒,馬上就讓人感受到澳洲的慵懶氣息。果然,這種國土廣大的國家,國內航線是必備的交通工具,不像小小的台灣,一條短短的高鐵,就把國內航線弄到幾乎全垮。只是,這種下了國際航線馬上再轉國內航線的行程真的有點折磨人就是了。

        到了澳洲第一大城——雪梨的第一站是皇家植物園。澳洲歷史很短,所以不可能像歐洲一樣有許多的古蹟,也不像美國一樣,至少還來個獨立戰爭與自由女神之類的地標。簡單的說,來澳洲就是像去加拿大一樣,好山好水好無聊,看風景就是了。所不同的是,加拿大是以雪的白色為主體,搭配壯闊的洛磯山脈為輔。而澳洲沿岸大城都是海天一色的藍色,再搭配迷人的海灘風情。

皇家植物園佔地約30公頃,本身就是一個公園,可以看到歌劇院、海港大橋的景色,沿著步行道可以走到有浪漫愛情故事加持的麥奎里夫人石椅,也是眺望雪梨港船隻出入的最佳地點。植物園內空氣清新,植物種類非常豐富,還有幾隻金剛鸚鵡自在的在樹枝上棲息,人與自然無比和諧的結合成一張風景照。

雪梨的海德公園以倫敦海德公園為名,位於城區的東邊。公園街將城區分成南北兩半,北側就是皇家植物園,公園中心處有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中、法、澳合作關係的噴泉,南側則是有澳洲軍人戰爭紀念館(ANZAC War Memorial)。聖瑪莉大教堂也在海德公園旁邊,建於1865年,為一哥德式建築,特色就是有著十字形狀的尖塔,尖塔的用意就是避免鳥禽類在上面停留或築巢,玫瑰花窗及彩色玻璃亦為其特色。

        新南威爾斯藝術館在皇家植物園南邊,外觀以羅馬式建築為特色,展品非常精緻,從歐洲大師到現代派一應俱全,也有中文導覽圖。新南威爾斯省是澳洲新大陸最先開發之地,也是澳洲文化的起源,這裡雖然並非澳洲最大的美術館,但也收藏了不少澳洲最精緻的藝術品。澳洲歷史文化發展約僅兩個世紀,藝術亦多受歐洲影響,初期澳洲藝術更多見英國藝術之影子,呈現移民文化的特色。

        澳洲跟歐洲一樣,很注重司機的工時,過了晚餐之後,司機已經沒有剩餘的工時載我們來享受雪梨迷人的夜。唯一的方法就是參加自費行程,給司機加班費。很幸運的,剛好碰上達令港(Darling Harbour)每星期六的煙火。雖然不是跨年,但這種在異國海港,與各種不同膚色的人,迎著海風,舔著澳洲size的兩大球冰淇淋,看著絢爛五彩煙火的感覺,還真的是跟在台北101看煙火的感覺截然不同。

        香港維多利亞港、日本北海道函館與義大利的那不勒斯號稱世界三大夜景,但也有另一說是雪梨夜景。但不管哪一說,至少雪梨夜景應該可以排進世界四大夜景之列。雪梨政府對港灣旁的商業大樓進行有計劃的燈光調整,以免因為關燈而影響這聞名世界的夜景。看著閃著微光的歌劇院、港灣大橋與商業大樓群,一股濃濃幸福感湧上心頭。

        國王十字街是雪梨著名的紅燈區,導遊怕危險,所以我們只能乖乖待在車上,用「車遊」的模式來逛紅燈區。不像荷蘭紅燈區著名的櫥窗女郎與充滿在空氣中的濃濃大麻味,雪梨紅燈區就顯得低調許多,除了有不少的脫衣舞廣告與情趣商店的招牌外,幾乎都沒看到什麼養眼的阻街女郎,真的是有點失望。

        牛津街(Oxford Street),則是同性戀街。不同於紅燈區,導遊覺得同性戀街相對安全,所以讓我們下去走走,看看能不能感受到同性戀的氣氛。街上到處都可以看到紅(生活)、橙(治療)、黃(陽光)、綠(自然)、藍(和諧)、紫(精神)的彩虹旗,表示包容同性戀的多元與包容性。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分鐘,但還是看到了不少的同性戀情侶,澳洲果然是個思想開放的國家,不論是紅燈區還是同性戀街,每個人都可以在雪梨找到自我。

        澳洲除了領隊之外,還需要有個導遊。很巧的,這次的領隊竟然是我的高中同學,想想這世界還真小。澳洲的導遊還算簡單,因為澳洲沒有太多的歷史要介紹,行程也不像歐洲一樣橫跨各國,地方又大,停車方便,治安也不差,溝通也只要用英文就好了,晚上也不像泰國有一堆夜生活,早早就可以將團員載回旅館休息,所以帶起團還算輕鬆,最多就是介紹袋鼠與無尾熊而已。

        澳洲是個很悠閒的地方,不同歐洲白人的身材還保持的不錯,澳洲白人都吃的白白胖胖的,女生即使身材都走樣了,也都會毫不客氣穿著比基尼分享他們一層又一層的肥肉。或許,這樣不計較別人眼光的態度,才是一種真正的表現自我吧!入境隨俗,我就一雙夾腳拖鞋戰到底,上山下海都搭配著短褲與T-shirt輕鬆到底。

        澳洲人很幸福,有著跟台灣差不多的人口,但幾百倍大的土地,與無數的資源,加上近年來自世界各國的壯遊人士提供的的低階勞力,讓澳洲人不像已經陷入衰退的歐洲與美國為經濟問題所苦,而是可以維持一定的經濟成長率,並且過的高社會福利的日子。可以說,澳洲公民幾乎沒有明顯的煩惱,不像台灣人一樣要存錢買房子、賺錢唸書、還要及早準備退休金。

澳洲的社會福利制度非常好,從看病、小孩唸書、失業救濟金、退休金等,幾乎什麼項目都有補助。光隨便生一個小孩每個月領的補助,就比許多台灣上班族辛苦賺的薪水還高。試想,如果一個台灣人不用為了房貸、退休金與小孩的教育基金所苦,那生活品質可以提高到什麼程度呢?更何況,澳幣比起台幣還算是相對強勢的貨幣。

        因為不用為生活所苦,也不用為未來所煩惱,澳洲人可以把時間與精力都放在生活品質上。既然大家的房子都又大又舒服,交通上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車,所以自然也不用像台灣人一樣,將時間與金錢都花在房子與車子上。而澳洲天然的美景就成了澳洲人殺時間的最佳去處。而其中,到沙灘去做日光浴,就是澳洲人的最愛。

沒辦法,如果澳洲人不每天遊山玩水,他們要做什麼呢?工作與不工作所得到的結果都差不多,還有這麼多的天然資源還沒開採,又有一堆國外的廉價勞工搶著來打工,國家保障了生、老、病、死,實在找不到理由不好好享受人生。「陽光、沙灘、比基尼」,這種對台灣人號稱是天堂的高檔享受,在澳洲,就像是在台灣要打個籃球一樣簡單。

        「離雪梨七英哩,但煩憂則在千哩之外」,當地人如此稱蔓利(Manly)海灘。雪梨有許多著名海灘,但蔓利海灘似乎是專為雪梨人而設的,不像其它海灘充滿了觀光客,這個海灘充滿了澳洲人專屬的懶散氣息,雖然也有衝浪這種極動態的活動,但大部分的人都還是選擇不用費力的日光浴,不然就是在陽光下悠閒的看一本書,讓人感到時間好像是靜止了一樣。而這,就是澳洲。

        岩石區(The Rocks)是澳洲最古老的城鎮,當英國人首次踏上澳洲土地時,就是由環型碼頭(Circular Quay)上岸,最先到達的就是岩石區,當時英國人都將囚犯流放到澳洲,建築自然也就直接以大塊岩石建成。以前看起來簡單的建築,到現在,砂岩建築反變成特色,所以來到岩石區一定要欣賞此地的建築。剛好遇到假日市集,大約有140個攤販,從George Street Atherden Street 交會處,一直延伸至雪梨大橋下。在天幕棚的帳下,有著許許多多的攤販手工藝品,飾品,書籍,明信片,服飾,手工皂等。由於不敲觀光客要敲誰呢?所以價格當然也頗貴,但仍可以來感受一下澳洲假日市集的氛圍。

        作為地標的雪梨大橋,和雪梨歌劇院的經典組合已經是世界最知名的建築二重奏。耗資2億澳元,完工於1932年,是南半球第一大拱橋,連接著雪梨南北兩面。這座被暱稱為「衣架橋」(Coathanger)的灰色鋼鐵拱橋,外觀優雅,支撐力極強。橋上還有鐵軌,以設計師名字命名的布萊德福高速公路(Bradfield Highway)則橫跨雪梨大橋,並從1998年開始開放民眾攀爬。大橋上除了八線車道外,還有行人專用走道。由於團費有限,所以沒辦法上去攀爬雪梨大橋,只能在行人專用道上走走,過過乾癮。走在橋上像是在走在海上一樣,欣賞雪梨港熙來熙往的大小船隻,藍天白雲,舉世無雙的歌劇院還有雪梨市華麗的現代建築群。

        終於,來到了如同沒看到金字塔就如同沒去過埃及一樣的雪梨歌劇院。事實上,這二天的所有行程都是在歌劇院附近環繞。只是,還是要親自進入一下歌劇院才算是真正來過雪梨。西元1957年,替雪梨(Sydney)設計一座歌劇院的競賽,吸引了共來自三十二個國家的二百二十二組設計者參賽,最後由丹麥設計師烏特尚(Jorn Utzon)榮獲冠軍。

        雪梨歌劇院完工後,成為歷史上最漂亮的建物之一。從貝尼朗岬角外的海面上的角度欣賞雪梨歌劇院,就會像隻即將展翅高飛的巨大白天鵝。超過一百萬片瑞典製的防霉陶瓷磚,覆蓋在歌劇院的屋頂上。在白天的陽光下,這些瓷磚閃閃發光,而且永遠不需要清洗。天黑之後,則開啟強力照明燈照射,與雪梨大橋互相輝映,撐起了世界上最美夜景之一的雪梨之夜。

        很多人都以為雪梨歌劇院的創意來自於貝殼,其實是來自一顆橘子。38歲的Jorn Utzon,在設計雪梨歌劇院沒有靈感。老婆看他苦苦思索,又沒有進餐,就隨手丟給他一個橘子。思考中的他,漫無目的的用小刀在橘子上劃來劃去。當他回過神來時,一道靈感劃過腦海,20世紀最偉大的建築——雪梨歌劇院誕生了。不過,雪梨歌劇院從遠處看起來純白無瑕,但內部的裝潢卻極為簡單,沒有磁磚,連油漆都沒有,就只有最原始的水泥牆面而已。

        既來到雪梨港,豈可不坐渡輪,好好的從海上欣賞一下港灣美景與歌劇院。雪梨市中心由海灣地型組成,除了大橋之外,渡輪也是非常重要的交通工具,不論是上班族還是學生,都會選擇渡輪當做通勤工具。其中最大最有名的環型碼頭CIRCULAR QUAY,位於市中心,有6個不同路線的航道,運量極大,足見雪梨人離不開渡輪。

        既然是購物團,當然還是免不了購物站。如同其它國家一樣,健康食品這種無法比較成本與效果且又高單價的產品依然是最佳獲利來源。其中,袋鼠精、鯊魚軟骨與蜂膠是比較具有當地特色的產品。當然,銷售人員講的都是流利的中文,一看到我們這團沒什麼購物實力之後,臉上表情就變的有點悶。但基於回饋團費的立場,我順手買了幾條Jurlique的護手霜。雖然是免稅店,但折回台幣的價格竟然比台灣貴。在澳洲,果然什麼都貴,連當地的特產,都比在台灣貴。

        澳洲是個標準使用者付費的國家,雖然不像歐洲一樣,大部份的廁所都要另外收費,但上網卻是有所限制的。除了在機場可以上網的容量有限制外,連一般商店或百貨公司提供的免費wifi也多有容量限制。更神奇的是,wifi還會打洋,原本連線的好好的網路,一到了下班時間,竟然會出現已經下班了,不能再使用的標示。看來,在澳洲,純免費的東西真的是不多,連wifi都限制一大堆。

        又再次搭國內航線回到布里斯本。布里斯本是昆士蘭首府,曾在1982年主辦大英國協運動會,是僅次於雪梨與墨爾本的澳洲第三大城。布里斯本的街道依棋盤狀規劃發展,南北向以女性名字命名,東西向則用男性名字,算是這座城市的特色之一。比起雪梨洋溢著國際都會的氣息,布里斯本散發出來的就一整個是觀光城市的感覺。由於是南半球,所以愈北愈熱,這裡的人步調緩慢,悠閒度日,像南台灣的高雄一樣。

        我們第一站即是舊市政廳。一下車,高達90公尺的市政廳鐘樓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鐘樓四面都有時鐘標識,不論站在那一個方向,只要朝柱狀鐘樓望過去,就可以知道現在是幾點鐘。整點時也會發出清脆悅耳的鐘聲,建築物主體採用砂岩石建材,被譽為“Million-Pound Town Hall”,充分顯現出了19世紀英國建築的特色,是瞭望布里斯本市全景的最佳地點,

        喬治王廣場在市政廳對面,一開始的時候,廣場附近只是一個菜市場,亦被稱為菜市場廣場。後來為了紀念喬治五世國王,所以在1936年將這座廣場命名為喬治王廣場。廣場上有許多具有創意人物與動物的青銅雕像,是廣場的一大賣點。舊市政廳文藝復興建築風格與喬治王廣場中萬國博覽會留下來的藝術品,乍看之下很不合諧,但卻也不顯得突兀,有著一種強烈的不協調感,算是一種另類美感的展現。

        澳洲人真的很喜歡海灘,已經有了一大堆天然海灘還不滿足,南岸河濱公園裡面還來個人造柯達海灘,總水量可填滿五個奧林匹克游泳池,真的是個資源過剩的國家。此外也有仿雨林的散步道,並有免費的電用燒肉架,就是一整個適合全家帶來露營郊遊踏青就對了。這裡同時有布里斯本和高雄市結為姊妹市的立碑,也有1988年世界博覽會的主要展館。

        袋鼠角是因為布里斯本河在這裡形成一個彎角,看起來很像是袋鼠的尾巴,因而得名。另一說是袋鼠只會向前跳,所以當初要大量屠殺袋鼠時,就將袋鼠逼來袋鼠角這邊,前面、左邊、右邊都沒路可跳,他們不會向後轉彎,所以只會乖乖的停著那邊等著被宰。袋鼠角可以眺望整個布里斯本市全景,河流到這邊剛好呈現一個U形,同時,袋鼠角的天然岩壁,也是攀岩者的最愛。

        庫莎山(Mt.Coottha),源起於當地原住民方言,意思就是尋找野蜂蜜的好地方。海拔287公尺,雖然不高,這卻是個可眺望整個布里斯本的絕佳地點。山上並有餐廳與庫塔(Luta)咖啡屋,來杯香濃咖啡與幾球冰淇淋,雖然價格並不低,但澳洲似乎沒有便宜的東西,也只能接受了。選個視野良好的露天座位,將更能感受到布里斯本純樸中蘊含著濃厚自然風情的特色。

        西方國家的夜晚都很安靜,除了受到基督教影響,很注重家庭生活之外,住商分離與地廣人稀也是一大主因。於是,為了不想早早就被送進旅館休息,只好咬著牙拿著大把銀子參加了旅行社提供的幾個夜間活動,沒辦法,低團費只提供基本吃住與白天的旅遊景點,要精采的夜生活,不論是在雪梨還是黃金海岸,還是要付錢。不同雪梨的城市夜遊,黃金海岸是天然且本地獨有的藍色螢火蟲洞。

        藍色螢火蟲洞在森林深處,夜行動物一旦感受到光,就會誤以為是白天,會被嚴重影響生理時鐘,所以遊覽車在行走時幾乎不開燈,感覺就像是太空船被黑洞吸進去一樣,有夠恐怖。所幸,遊覽車上的帥哥導遊唱作俱佳,幾個老婆婆被逗的笑呵呵。在這白人的澳洲世界,黃種人還是只能靠講中文,賺華人的錢為生,不論是購物站的店員,還是觀光景點的導遊。

        下了車之後,還要走一段山路才能進到螢火蟲洞。但由於這整森林都已經算是藍色螢火蟲的領地了,路上還是可以看到零星的藍色蟲光。可能已經有太多遊客會不自覺拿手電筒照螢火蟲,導遊幾乎沿路都不停宣導千萬別輕易開手電筒,以免影響到螢火蟲的生態。據說,只要螢火蟲被手電筒照到,無法分清楚到底是白天還是黑夜,體內能夠分泌藍色光的物質受到波動,也許會將沒有足夠的能量再發出藍色光吸引小蟲子上門,只能接受餓死的命運。

        整個洞穴閃耀著藍色的光,像是一片佈滿星星的美麗暗空。雖然旁邊的路人甲說像是牆上掛滿了藍色LED燈,讓人聽了很煞風景。但能夠在南半球的森林裡,與三五好友看著這澳洲獨有的藍色螢火蟲,也是人間一大樂事。當然,這時導遊仍不忘再三宣導,千萬別在渾然忘我的情況下,伸手去觸碰這些美麗的LED燈。

        世界有幾個熱氣球盛地,埃及的帝王谷、土耳其的精靈山谷、南非大草原與澳洲的黃金海岸。熱氣球不是想坐就能坐的,首先要報名的人夠多,大概要二十人左右才能成行。其次是天氣要好,下雨、颳風都是不飛的。因為要看日出,加上要依天氣狀況找尋合適的起飛地點,所以早上三點起床算是躲不掉的必要之惡。

        所幸,澳洲之行大多以觀看風景為主,並沒有太多的動態活動,所以即使還在藍色螢火蟲的感動之中,還是能夠離開溫暖的被窩趕上熱氣球觀看黃金海岸的日出。本來還擔心懼高症不適合坐熱氣球,但看著房子與農田慢慢變小,有別於從飛機窗戶看出去的感覺,那種像飛在天上,景色就在腳底下騰雲駕霧的快感讓我壓根兒忘記懼高症這件事。

        很幸運的,第一次就找到飛行地點,加上同行有幾個白人美女的關係,年輕的帥哥駕駛在天上足足飛行了快一小時,是原本預定時間的二倍。所以除了以逸待勞看日出之外,也還有足夠的時間追尋叢林裡的袋鼠群。當然,掛在熱氣球上的專業相機也拍了不少合照。為了這珍貴的熱氣球合照光碟,只好付給帥哥駕駛30澳幣囉。

        熱氣球下降時,載人的籃子會先碰到地,然後倒在地上,因此下降時所有人都要做一個類似半蹲的動作,防止受傷。熱氣球要起飛不容易,要收捨也不是件簡單的事,光是要將熱氣球的裡面的空氣都擠壓出來,就需要我們一群人滾來壓去,弄了半天才總算將熱氣球收起來。不過,這種看著熱氣球充氣飛起來,然後洩氣後再折起來的經驗,還真是蠻難得的。

        令人期待的品酒之旅終於來臨,這也算是半個購物點。一開始是介紹蜜蜂的生態與蜂蜜的製造過程,而當然,就是希望遊客們能夠購買些蜂蜜酒與蜂膠。不過蜂蜜在台灣算是容易見到的產品,所以不太能夠引起我們的買興。此外,這裡也養了幾隻草泥馬供遊客欣賞與餵食。雖然說這個農家景色是專為觀光客而設的,與我們想像中的澳洲大農場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但整個澳洲隨便看都是一望無際的農田與天然美景,所以也沒什麼好計較的。

        旅行社送了每個人一瓶貼上自己照片的專屬紀念酒一瓶,也讓我們喝了幾口不同口味的水果酒。但如果要多喝,就要拿銀子出來買才行。看著試喝了不少酒與價格實在不算貴的份上,不像在其它的購物站一樣沉默,這次整團倒是貢獻了不少酒。沒辦法,澳洲的夜實在有點悶,買了哈蜜瓜與石榴酒回去小酌一番,也別有異國風情。

        今天依舊在昆士蘭州,鷹高藝術小鎮,有點類似德國巴伐利亞小鎮。由早期的德國移民慢慢演變為具有歐洲建築風格的村落。全長約一公里,有紅色、黃色、白色牆面的手工藝品店、花坊,咖啡店,賣酒的店等,琳瑯滿目,每一家店都很值得逛,其中一家賣咕咕鐘的店更是讓我們流連忘返,令人好想買個大貓頭鷹咕咕鐘回去掛著。在這裡我們漫步許久,遠離大都市的喧囂,享受著南半球溫暖的陽光,真是悠閒至極的棒!

        澳洲不像歐洲有一堆名牌可以買,除了護手霜與保健食品之外,大部分的衣服、鞋子都是當地品牌居多。之前出國時,朋友都會託買名牌包等,但這次來澳洲,大概只有少數人對UGG的鞋子有一點興趣而已。不過,UGG不是一個品牌,而是一種雪地靴的統稱,所以UGG分很多牌子,價格也不一樣,但老話一句,在澳洲沒有什麼是便宜的。

雖然說西方人的生活步調普遍過的比東方人來的緩慢。但澳洲與世隔絕的地理環境,讓澳洲人比起歐洲人更加悠閒,更有時間注重家庭生活與戶外運動。至於品牌、時尚,這對擁有龐大資源的澳洲人而言,應該只是小菜一盤,不是個什麼太具吸引力的事。所以,澳洲的暢貨中心,並沒有像其它國家一樣,有著太多的國際名牌,我們自然也沒有買什麼東西。

澳洲,到處都是國家公園,這次來到了波利特國家公園。除了能夠下水感受一下這世界聞名的黃金海岸海灘之外,也可以選擇到到旁邊的森林步道走走,除了可以居高臨下欣賞黃金海岸的無敵海景外,豐富的森林生態景觀與南半球芬多精的吸取,也是一件不容錯過的事。當然,到處可見的泳裝辣妹與衝浪人的海上英姿,早已見怪不怪。

        終於,要跟仰慕已久的無尾熊見面了。雖然說台灣早就有了派翠克與哈雷,但在澳洲,是可以跟無尾熊合照的!尤加利樹會釋放出強大的毒素來防止其它昆蟲咬食,但無尾熊有特殊的體質可以跟尤加利葉對抗,但要對付這種毒素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無尾熊需要花很長的時間睡覺休息,來好好的處理這些有毒物質。所以,別再誤會無尾熊了,他們不是懶,而是在運功抗毒。

        同樣是澳洲知名動物,無尾熊是受到保護的,除了拍照要錢,傷害無尾熊也是會被處罰的。但袋鼠的待遇就差多了,就像老鼠一樣,即使被車子撞死了,也沒有人會理。同樣在動物園裡面,無尾熊被層層的保護著,袋鼠則是開放讓人觸摸,感覺就像路邊的野狗一樣,一點都沒有澳洲代表動物的感覺。果然有個鼠字的,不論在那個國家,都是人人喊打呀!

        澳洲是很重動物保育的國家,所以動物秀也只有簡單的飛鳥秀。大概就是不同種類的鳥會依聲音飛來飛去。雖然很新奇,但比其東南亞國家的大象跳舞、跟獅子老虎合照等馬戲團式的動物表演,澳洲對動物表演的訓練,還是有先進國家的水準,人性且溫柔多了。沒辦法,東南亞旅遊像逛廟會一樣,是要熱鬧有趣的。去西方國家旅遊,像上教堂一樣,是安安靜靜去朝聖的。

        最後一個行程依然是自費行程——螃蟹河生態之旅。首先是抓螃蟹。簡單的說,就是將抓螃蟹的籠子放在河裡面,等比較笨的螃蟹自己送上門來,到時候再由眾人合力將困在籠子裡的笨螃蟹抓起來。澳洲對生態的保護很嚴格,抓到的螃蟹要看有沒有懷孕,並且要有特別的尺來量大小,太小的螃蟹是規定要丟回河裡的。這種抓大放小的作法才能讓生態系統可以永續發展,實在令人值得學習。

接著是餵食大嘴鳥,大概是海賊王看太多了,總覺得大嘴鳥吃了我丟下去的魚之後,會送一份報紙給我。最有趣的活動就是抓溪猴了,一群人拉起褲子下水拿著管子對河裡面的沙洞抽啊抽的,看能不能抽到一些溪猴,可惜全身都溼透了,還是只抽到一堆沙。這些溪猴是要拿來釣魚用的,釣來的魚剛好可以跟抓到的大螃蟹成為美味的海鮮大餐。這種從河裡抓取到作成餐點下肚一氣呵成的過程,是去其它國家旅遊不容易得到的體驗。吃飽喝足之後,也是到了離別的時候,幾天的澳洲之旅,也在歡樂中畫上句點。

 

總計:團費39,800NTD、此行程包含小費。參加雪梨夜遊70AUD、熱氣球220AUD、藍光螢火蟲洞85AUD與螃蟹河80AUD四個自費行程。

 

 

 

創作者介紹

lintan512的部落格

Lintan的奇幻之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