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  

 

        在考完了預官考試之後,緊接而來的便是期待已久的大陸之旅。這次的行程有十天,其中上海四天、北京六天。儘管,已不是第一次出國,但,對於彼岸,仍是充滿了想像。不同於歐美國家的朝聖心態,也不同於像對於泰國等國家的觀光旅遊心態。對於大陸,有著更多的情感,既期待她的進步,卻也害怕她的成長。畢竟,台灣對於大陸這個新興的勢力,是既合作又競爭,也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歷史情誼。

        以前,對於香港轉機,總停留在文字上關於三通與否的爭辯。但,自己經歷過後,才發現這是一件勞民傷財的事情。所幸,轉機的時間並沒有太久,所以能夠在下午就到達上海。出了浦東機場之後,映入眼簾的一條條又大又直的道路,而新建好的磁浮列車更是從旁呼嘯而過,令人不得不感慨大陸在硬體方面的進步與共產集權的建築效率。

        一上車,第一站便是上海城市規劃展示館。雖然,機場與展示館都在上海市內,但上海實在是太大了,以致於隨便一段車程都要以小時算,而這,卻不是在小台灣所能感受的。在車上,看著新興的浦東地區,許多高樓大廈卓然而立,然而,卻也有著更多的建築正在進行中,其中許多地方的地價並不下於台北市。一時之間,真的被上海那種向上急奔的氣勢給嚇到。

        一如其它硬體,展示館也蓋得相當氣派。其中,縮小版的上海市立體模型圖令人眼睛一亮,足足有一個網球場大,光是聽小姐講完著名的景點,就快花了半小時。而地下室更是有著舊上海時期的街道建築與人物的重現,走在其中,彷彿回到了三○年代的上海。此外,藉由高科技動畫所呈現出來的上海市發展史,更是栩栩如生,讓人對上海的發展一目了然。

        出了展示館,對上海的認識又更深了一層。而在上遊覽車的時候,突然有一人徐徐走近,一開口竟然是問我們要不要勞力士,只見他手中一大把勞力士,男錶女錶各種造型都有。他一開口便是八十元,我們因為初來乍到,也不知道行情,就隨便一說三個一百二,沒想到他竟然隨口答應。正當以為撿到便宜之際,到了車上,才發現其它人有用十五元買到…。於是,含著淚看著手上的勞力士,對於大陸的殺價文化,有了刻骨銘心的體驗,我們,畢竟還是太嫩了。

        一下子,天色也暗了,在大陸的首餐,即將在上海交大的教師活動中心舉行,而這裡也將是我們往後幾天的根據地。卸下了行李之後,一到餐廳,已經滿滿的都是人。原來,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其它台灣團的團員也都住在這裡,還有一些大陸的大學生,像是復旦、上海交大、華東師範等學校的學生也都要來這裡共進晚餐。更重要的是,上海台灣同胞聯誼會(簡稱上海台聯)的大腳們都到齊了。說起這個台聯呀,可是供我們吃住的衣食父母呢!而這些大陸的大學生也都是他們找來與我們交流的,說明白一點,這個組織就是專門搞統戰的,也就是負責拉攏台灣人的機構。拜他們所賜,我們在大陸的行程,每餐都大魚大肉,平均至少都二十道菜,餐餐都豊盛到令人想吐。

        果不期然,吃人嘴軟,我們的任務就是要陪這些大腳們聊天,順便聽他們講講一些兩岸應該早點通,或者是兩岸有著深厚的情誼,應該多交流合作,甚至統一的話。而看著桌上滿滿是菜的面子上,我們也就樂的拍手叫好,甚至有大腳講到激動處,眼淚都差點滴了下來。所幸,這個台聯經驗老到,叫了一大堆女大學生來陪我們交流,也讓大腳們一邊講他們的官話,我們一邊進行兩岸學生的交流。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他們講他們的,我們聊我們的,頂多是必要時拍個手,以報得他們出錢出力的恩惠就是了。

        晚餐之後,這些女大學生很熱情的帶我們夜遊上海。說真的,上海的夜並不下於台北市,有時,真的覺得自己走在東區的路上。上海的物價並不低,走進他們的超市,許多東西算回台幣,與台灣差不多,而麥當勞約是台灣的八成價左右。看著太平洋sogo閃爍的霓虹燈,我們一行人走進了地鐵。他們的地鐵和我們的捷運很像,所不同的是,我們的捷運乾淨多了。

        今天起的特別早,因為要特別出去看看,是否有人會在草地上背單字。果然,一大清早,就有幾個學生在背單字,有的還在唸英文詩。不過,走近一聽,發音也是很大陸英語。我們與其中一位學生聊了起來,才發現他們這邊沒有什麼娛樂,平常在學校都是在唸書,頂多就是跑跑步,作作運動。而且,因為大陸人實在太多了,競爭很激烈,因此不努力是不行的。聽完之後,才發現自己真的是過的太舒服了。

上海交大並不大,只是,裡面卻忙著蓋大樓,原來是大陸流行的產學合作,許多公司就大刺刺的在校園內蓋起了工廠與辦公大樓。一時之間,也無法判斷學校與企業走的這樣近到底是好是壞,或許,需要一點時間來證明吧。走出了交大,進了他們全國最大的校辦書局,一進去,才發現服務生實在很多,多到妳抽出一本書來看,就有人馬上用手推書,將那空隙補起來。雖然說被服務的感覺很好,但這種情況下,站在裡面看書的感覺的確不太好。

由於,傳說大陸有所謂的托福、GRE的秘笈,因此特別走到語言專區尋寶。大陸的英文考試用書真的很多,他們大學生要通過所謂的CBT(Chinese English Test)考試的四級檢定,研究生要通過六級,否則不能畢業。再加上TOEIC(托業)IELTS(雅思)TOEFL(托福)的考試用書,可以說堆的像座山一樣多。不過,仔細看了很久,也沒有發現獨到之處,硬要說的話,就是他們大約只有一成左右的聽力或發音書有附CD或錄音帶,而影音產品中,也大約只有一成是附CD,其它都是錄音帶。另外,德文、法文等其它語言的狀況也類似。而這,實在令人驚嘆,因為大陸的學生光靠上面畫的嘴型,就可以練聽力與發音了。

緊鄰書局的是他們的電腦賣場,說真的,他們的電腦賣場真的寒酸,並沒有太多的展示機,而大部份的機型也都還是CRT的瑩幕,更重要的他們電腦的價位並不會比我們低,有的還比在台灣貴,也難怪只有少數的教材是用CDMP3錄的,因為,電腦對他們而言,實在是太貴了。不過,這邊的盜版貨倒是賣的很大方,一片WINXP只要5元人民幣,而且還可以殺價。此外,這邊的影音盜版品大多是用RM檔,一部天龍八部,只要六片CD。雖然畫質普通,不過才花一百五十元就買回了六人行九季、慾望城市四季、三國演義、天龍八部、射鵰英雄傳等長篇影集,也算是物超所值啦。

接著便是到他們的網咖見識一下,他們的價位約在一小時台幣八元到十六元之間,用的電腦多是CRTPIII等級。感覺起來與台灣的價位差不多,但如果加上所得的差異,他們的網咖是很貴的消費。基本上,他們的遊戲和台灣差不多,像世紀帝國與天堂等線上遊戲都有。不過,還是老話一句,感覺很髒亂就是了。不管是鍵盤還是滑鼠用起來都怪噁心的…。

出了網咖之後,就又要去應酬了,這次的活動是與上海市法學會交流。由於我們這個團是法政交流團,因此來了許多法律系與政治系的學生。在會談的過程中,我覺得他們的法學觀念與台灣不太相同,雖然都是大陸法系的國家,但是他們在解釋法律的過程中,處處有著專制的味道,聽起來總是非常不順耳。而儘管他們非常鼓勵台灣學生來大陸唸法律,可是卻又不淮台灣人考他們的律師,因此,顯得非常沒有說服力。

而如同昨天一般,中餐依然豪華,多到吃不完。挺著肚子,接著就要去參觀浦東的張江高科技園區。這座科技園區與北京的中關村科技園區齊名,是上海最大的科技園區。而我們下飛機時所看到的那條磁浮列車,終點便是張江科技園區,路程共七分鐘。由於,這邊雖然號稱是上海的硅谷(矽谷),但比起新竹科技園區,這邊還是差了一點,不管是在發展程度或是產值上。不過,他們的後勢真的是值得期待,令人不敢小覷。

接著就要去聞名已久的東方明珠。東方明珠是一座廣播電視塔,高468米,亞洲第一,世界第三高塔。東方明珠塔的建築形式,是11個大小不一、高低錯落排列的球體從蔚藍的的天空串聯下落到綠茵草地上,寓有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意義。塔體由兩顆晶瑩奪目的巨大圓球和一顆小巧玲瓏的小圓球組成。乘上電梯,只需四十秒鐘,便可到達263米高的球上,在這裡,極目遠眺,上海景色盡收眼底,原來的高樓大廈,都顯得矮小了許多,蜿蜒的黃浦江上,巨輪如梭,連綿入海,氣勢萬千。

        在一片讚嘆聲中走下了東方明珠,又到了晚餐的時間。除了一樣豊盛的菜色之外,上海台聯的大腳們又出現了。於是,他們依然講他們的,我們依然努力的和對岸的女大學生聯誼交流。上海,景色如畫,上海的女生,秀色可餐,上海的女大學生,更是溫柔熱情,一時之間,都想要辦公投統一了。就在大腳紛紛走後,我們今晚的行程就是上海的新天地。

        新天地,上海最熱鬧的地方之一,也是夜間的好去處。裡面充滿了精品店,也有許多休憩談天的好地方。我們選了一家具有爵士風味的店坐了下來,也點了幾杯酒,隨著爵士樂的起伏,我們一行人的心情也high到了最高點。來上海兩天了,見到遇到的盡是美食、佳人、華廈與繁榮。哦,上海,真是個好地方。

        由於昨天回來時已經十二點了,因此有意識時,已經過了早餐時間。於是,只好餓著肚子去應酬。今天的應酬對象是上海青年聯誼會,聽說後台就是共青團,也就是說這些人以後都會變成未來大陸的大腳就是了。除了我們這一團之外,其它團的台灣同胞們也都一起來交流。沒辦法,大家這幾天以來,都深受對方熱情的招待,所以也必需負點義務的。於是,大家不分團的分成了幾桌,然後與上海青聯的大腳們交流。

        負責我們這一桌的人是個三十幾歲油頭粉面的人,是什麼頭銜我忘記了,不過好像不小就是了。於是,他們很熱情的請我們發問,想要多多了解我們的想法。說真的,問政治問題又干尬,問經濟問題,又只能聽他們說上海發展的多快多好,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問什麼問題。於是,我們也只能問一些大學的學制,學費與大考等雜七雜八的事務。

        不過,這一問倒是嚇到我了,原來他們的學校是不分公私立的,而且學費一年大約一萬人民幣,依他們的所得而言,大概相對於我們一年約五十萬元的學費吧!好貴!看來大陸的教育是貧者愈貧、富者愈富,原本,我對大陸的教育還抱持著一點階層流動的希望,或者是說因為是共產黨,所以可以保障各階層的人上大學。沒想到是因為共產,所以不能分公私立,因此一樣貴。看來,他們貧富差距的問題,只會愈來愈嚴重而已。

        此外,大陸一年的學齡兒童有兩千萬人,其中有五百萬有機會考大學,而其中的一百五十萬到一百八十萬人可以上大學。聽到這個數字實在令人心驚膽跳,對岸一年產一百多萬個大學生,其中位於頂尖的北大、清大的學生,程度之高與競爭力之強,豈不驚人?不過,他們有一百間重點大學,依他們的人民所得,大概撐不起這麼多的大學。普遍而言,他們大學應該只是數量多,品質應該普遍低落才是。不過,幾天交流下來,發現他們的學生充滿信心,也多在大學時期輔系或雙主修,依他們的講法是有兩個專業,另外,他們也和台灣一樣,熱衷考研或考博。不過,這只是上海的一堣,並無法代表全中國,畢竟,上海是全中國最進步的地方,其他地區的學生,應該再打個幾折才是。

        午餐來到頗富盛名的綠波廊進餐,裡面的小點心聽說是全中國最有名的,許多名人都來過。果然,從頭到尾都是小籠包、餃子等點心,再配上每餐必備的可樂、雪碧,吃起來倒別有一番風味。吃完午餐,走出來就是豫園。

豫園是上海市區唯一留存完好的江南古典園林,豫園始建於明嘉靖38年(1559年),在四川任布政使的上海人潘允端所興建,據說此人,素有賢孝之名,花十八年時間建造此園,是為了愉悅雙親,因而由「豫悅老親」之意,取名為「豫園」。西元1577年再加以擴充,規模宏偉,因此,被譽為「東南名園冠」。由於遊客實在是太多了,因此擠了很久才進去。

一進豫園,建築古色古香,造景幽雅,,亭台樓閣,棠榭宣齋,假山疊翠,流水飛瀑,奇峰異石,池沼溪流,花木蔥鬱,疏密相當,是江南亭園的代表之一。園內建築精巧,天然石林佈置恰當,每前進一步所見景色都有所不同,都經過一番細膩的設計安排,讓人能「不出城郭而覽山水之勝,深處鬧市而享林泉之美」。

        豫園的周圍是一大片的商品區,裡面有各式名產,還有許多的精品,當然也有一些服飾、鞋子店,不過東西都不便宜就是了。一不小心,我們走出了商品區,一時之間,我們好像來到了另一個世界。許多建築簡陋的小平房,衣服整串在兩棟樓間橫過一條街,大突突的晒在那邊。路面崎嶇不平且帶點噁心的骯髒,自行車與三輪車橫衝直撞,還有一大堆穿著破爛衣服的人在路上排徊。感覺很糟,與之前上海給我的印象完全相反。不過,也稍微明白到,大陸,真是個兩極的地方,連上海都如此了,實在很難像其它地方會是如何。

        晚餐是在紫逸酒樓進行,很不太習慣的,大陸的服務生實在是很多,廁所內通常會站一個人,然後又會有一個掃地的,再加一個拖地的。在吃飯的時候,他們會替妳拆筷子,倒飲料,一見菜吃一半了,馬上就會來將大盤換成小盤的,服務很好,只是有時候覺得他們的服務生怎麼那麼多。聽說在幾年前,是一個人後面配一個服務生的,想到就頭皮發麻。只不過,大陸的衛生筷很不衛生,紙套裡包的是洗過但筷頭發黑的塑膠筷,而且沒有公筷母匙的觀念。因此,雖然每餐都很豊盛,但心裡總是毛毛的。

        還有,這裡很喜歡分星級,不管是飯店還是廁所。沒錯,就是廁所,妳知道二星級與三星級廁差在那裡嗎?女廁我是不知道啦!不過男廁方面就是小便斗旁邊加一塊板子。而四星級的廁所就是加一塊180公分高的圓形弧板,換句話說就是隔間啦,雖然不知道這樣作的意義在那兒,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不管是幾星級的,大陸廁所的門幾乎都沒有鎖就是了,上起來都戒慎恐懼,深怕會讓別人長針眼。

        晚上的行程是到外灘,也就是所謂的上海灘。一到外灘,才發現我之前所看到大陸夜景的照片,所拍攝的地點就是這裡。外灘的夜晚非常地美麗,每一幢建築都打著閃爍燈光,好像在告訴對岸的浦東新區,舊上海也有它迷人的地方和風采。弧形長灘的『黃浦灘』記錄了上海最耀眼的歲月,十里洋場的異國風格更記載了歷史的墮落和現在的繁榮。看著游輪緩緩的在黃浦江上流過,眩目的霓虹,伴隨著喧嘩的人聲,在樓光水色之間。新上海的大樓佇立在舊上海的建築旁,顯得如此突兀,卻又如此和諧。或許,現在的上海,就是一股新舊交錯而絞著一起分不開的心情吧!

        今早的行程是上海自由行,不過由於起來的太晚了,再加上十一點半就要退房,索性待在房間裡面看電視。他們的電視台很無聊,雖然有六七十台,不過還是常發生兩台播同一節目,但是不同集的情形。節目的內容則是亂七八糟,有台灣以前的連續劇,像是葉童與趙雅芝演的白蛇傳,也有大陸拍的清宮劇,像康熙帝國等。外語頻道好像只有Animal Planet,沒有CNNDiscovery等節目。也有購物頻道,不過拍攝的很沒有水準,不像台灣的豊胸、壯陽或治禿頭的廣告那麼誘人,充其量只是叫一個中年人,然後左邊的畫面是他禿頭時的樣子,右邊則是現在的樣子,會有人買才怪。

        其中,只有凰鳳衛視是繁體中文,而且也會報導台灣的情形,看來,這個香港頻道,是大陸人知道台灣消息的一個重要管道。當然,其它的頻道也會報導到「島內」的情形,只不過是我們的陳領導人似乎一直想要分化台灣同胞與祖國大陸血濃於水的情誼就是了。總而言之,感覺和台灣十年前很像,許多連續劇連狗血都不會灑,頂多就是一些我不愛妳,然後跑出去等情節,或是一些綁票,然後公安救人的劇情就是了。個人感覺,這些節目看久了,看世界的角度會非常不一樣。

        吃完午餐後,原本要去參觀復旦大學,但由於火車的時間很趕,因此就決定不去了,如果說這次行程有什麼遺憾的話,大概就是無緣去參觀復旦吧!坐了很久的車,總算到了上海火車站,只能說,很大,很壯觀。一進去就有著通往各地的標誌,像是到北京、重慶等,這實在不是台灣一條環島鐵路所能想像的。當然,從上海到北京需要十三個小時,要在火車上過夜,更是生平第一次。

        帶著期待的心情上了火車,才發現,並沒有比台灣的火車來的寬,只是在內部設計上不同而已。床的長度約有四個座位寬,剩下一個座位寬則是走道。分上、中、下三鋪,由於我們睡的是硬鋪,所以沒有門。實在很沒有隱私,也很不安全,所幸大家都是同團的人,否則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睡在火車上的感覺真的很奧妙就是了。

        火車發動時已經下午六點了,整個天色也逐漸暗下來。出了上海,外面一片漆黑,一直習慣燈火通明的台灣,才發現,在大陸,就算是沿岸地帶,有電燈的住家還是有限的,當然,也可能是沒有住家或者是他們省電啦!不過,這段漆黑的時間還蠻長的。一直要到了南京才比較有燈光。原本所期待的火車夜景,也被澆了一盆大冷水。而我們一群人也只好打牌磨時間,那種兩邊上下鋪打牌的感覺還蠻有趣的,至少從沒有想像能在火車上這樣搞!不自覺的,火車上悄悄的靜了下來,一行人也就在微晃的火車上進入了夢鄉。

        早上醒來的時候,火車已經進入了天津,再過不久,就要到北京了。大陸實在很大,從窗外望出去,一望無際,來到這邊已經第五天了,不止一次感到台灣真的太小了。一下車站,全國台聯的人已經在外面等我們了,比起上海台聯,全國台聯更大腳,而我們所受的招待,也比在上海時更高了一個檔次。出了北京車站,我們的第一站就是清華大學。

        清大與北大只隔一條路,那種感覺和台灣的清交很像。一進清大,寫著清華園三個字的舊校門矗立在前,也令人不得不感到其歷史之悠久,直可追溯至咸豐時代。西元一九一一年,美國退還庚子賠款,因此成立了清華學堂,而在一九二八年改名為清華大學。當然,在台灣也有著同樣歷史淵源的清華大學。清大很大,使得我們在遊校園的過程中大部分是坐車而不是用走的。除了許多新蓋的大樓之外,清大裡面也有很多的古蹟文物,由於是皇帝的庭園所改建,因此校園內充滿了風景,清大處處是新建築也處處有古意,令心情很是複雜。
華北的氣候四季分明,由於是冬天,因此葉子都掉光了,只剩下光禿禿的樹,這種景象在四季如春的台灣是很難見到的。此外,清大裡面的湖已經結冰了,還可以在上面走動,甚至有人在滑冰,我們一群人也好奇的在上面跳來動去,這對副熱帶的台灣人而言,下雪與結冰只有在合歡山與電冰箱中看的到而已。最後,我們走到了皇帝所住的宅子之中,斗大的清華園三個字,據說是皇帝的御筆,更使得清華園顯得壯嚴而肅穆。
中餐則是在清學大學的留學生餐廳用餐。這是在北京的第一餐,味道與在上海的口味很不一樣,不過,依然是大魚大肉就是了。出了清大,我們的下一站不是隔壁的北大,而是人民大學。人大和政大很像,是共產黨的黨校,而且以文科為主,在僅有的少數理工科系中,竟然和政大一樣有著應數系與資科系,令人不得不和政大作更多的聯想。不過,我特別問過了,他們沒有心理系就是了。
在與人大的交流中,與其說是交流,倒不如說是在聽他們臭屁人大有多好多好。什麼文科在全國數一數二,甚至有的項目還超越北大等話,雖然說他講的也不是假的,不過聽起來真的令人很想睡覺就是了。當然,最後的結尾一定是歡迎台灣學生來報考,並且會將在這邊唸書的台灣學生的人數講出來,像是研究生有幾人呀,大學部有幾人呀等等,總之,他們好像非常希望台灣人可以去唸他們的大學就是了。每個學校都一樣這個調調,清大這樣、人大這樣,隔天去的北大也一樣。
人大的建築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到處都是新的建築,雖然宏偉,卻沒有什麼特色,就這點而言,和政大倒是很像。出了人大,我們特別前往人大開的書局參觀,大陸的書真的很便宜,大約只有台灣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的價格。不過,老話一句,如果依所得比例而言,在大陸,書還是不便宜。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大陸的書局除了服務生多以外,關門的時間也很早,有的書局六點就關了,實在不知道在搞什麼。
晚餐則是到海暢園用餐,吃起來口感還不差。這次的交流對象是台研所的學生,他們專門負責研究台灣的政治、經濟與人物等。坐我們這桌的學生,他就是專門研究台灣的政治人物,舉凡陳水扁、謝長廷、馬英九、連戰等會對台灣產生重大影響的人物都在他們的研究範圍之內。不過問起這次選舉,他們倒也說不出個準來,只是他們好像很害怕我們說支持阿扁就是了。
晚餐之後,我們就進駐奧林匹克飯店之內。由於是第一天來到北京,因此並沒有特別安排夜間活動,而我們也樂的輕鬆,悠閒的在房間中整理行李與看無聊的電視。而晚上十一點左右打來問要不要按摩的電話更是令人充滿遐想,只因為按摩店裡面的小姐長的都很性感。

        早上一起來,就被水電到了。沒錯,就是打開水龍頭所流出來的水。北京的靜電委實可怕。舉凡電梯鈕、門把、水龍頭無所不電,甚至連水都會電人。也因為一早起來的震撼教育,使得我們在觸碰任何東西之前,都會很小心,甚至用其它東西去碰碰看。只是,縱使千躲萬閃,沒想到同學的身上也會電人,看來,該死還是要死。

        一如在上海,吃完早餐後,我們就要去和我們的衣食父母應酬一番。這次的恩客是全國青聯,另一個牌子就是共青團,據說,胡錦濤年輕時也有在這邊當過主席,這個恩客的大腳程度可見一斑。一進去,果然金碧輝煌,連裡面的服務小姐都長得特別漂亮,共青團的全國總部果然不一樣。負責接待我們的是他們的秘書長,叫作郭長江。他花了很久在和我們聊天打屁,但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的名片,他說,以後在大陸遇到任何困難,打上面的電話,大部分的事情都可以解決。

        拿完珍貴的名片後,也是該走人的時候了。下一站是琉璃厂文化街,聽說裡面有很多珍貴的古董,不過前提是要識貨就是了。像我們這型的,臉上擺明就是寫著「請來騙我吧」!也因為有了之前勞力士的經驗,一路上都是抱著純觀賞的心態,一點都不敢花錢買東西。深怕再買到比別人貴的東西,那種心情可是真的很不好受呢!而儘管是一條文化味很重的街,但粗俗如我,既看不懂古董,也分辨不出字畫,更遑論來這邊挖寶了,整路走下來,看的懂的只有知道這些東西都很貴。

        逛完看不懂的街之後,接下來就要去鼎鼎大名的全聚德吃北京烤鴨了。雖然說大陸有禽流感,不過美食當前,區區的鳥感冒也就沒那麼重要了,反正妳不吃,別人吃,也還是會傳染給妳,那不如大家一起吃好了。而雖然說是烤鴨,但在鴨正式上來之前,光配菜就足以媲美一般的正菜,也因此,讓我們面對眼前的美食,很想吃卻又害怕烤鴨上來會吃不下去,那豈不可惜。就在苦等良久之後,師傅就在我們面前切烤鴨,這都是現殺現烤的,也因此,需要相當久的時間。而烤鴨的吃法便是鴨肉包著麵粉皮與沾著獨特的醫料一起吃。至於口味如何?個人覺得是還不錯!值得一吃。

        吃完烤鴨後,我們即將前往全中國最聞名的大學北京大學,創於1898年,初名京師大學堂,是第一所國立綜合性大學,也是當時中國的最高教育行政機關。辛亥革命後,於1912年改為現名,一所與中國百年來息息相關的大學。作為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和五四運動的發源地,多少的名人逸士曾經在此受教與授業過,蔡元培、陳獨秀、李大釗、魯迅、胡適等人的英姿風采,歷歷在目。

        接待我們的地方是北大負責招待外賓的地方,因此顯得富麗堂皇,而北大也很有意思的找了許多的北大學生來陪我們逛校園。說起來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大陸學生在自我介紹的時候,總會說起他們來自那裡,像來自內蒙古的就明顯與來自四川的長得有點不同,因此,猜他們是從那裡來的,就成了一個很不錯的娛樂。而那種不同省分的差異,也好像不是至多來自不同縣市的台灣所能相比的。

        走進北大校園,並不像清大一樣有著許多新的建築物,反而是許多有歷史的中國廟式建築,充滿了古色古香。由於北大已經開學了,因此校園內充滿著人潮,而處處可見的自行車,更是他們主要的交通工具。如同傳說中的一般,真的有一群人在跑校園,數量還不少,只能說這裡的學生真的很勤奮。不久,我們走到了未明湖,整個湖都已經結冰了,有不少的大人帶著小孩來滑冰,也有不少情侶在上面調情。不同於清大,這邊有人在出租滑冰工具,我們也去借了一個來玩,只是技術太差了,就差點沒摔死。

        晚餐則是在北大的校園餐廳解決。他們的餐廳很大,有好幾層樓,是自助餐的模式,中式西式都有,吃完一餐大概要十元人民幣,對他們而言實在不算便宜。另外,因為剛好有台灣的同學在唸北大,因此她特別帶我們到宿舍去參觀。雖然說是給外國留學生住的,但宿舍的品質實在是不怎麼樣,而且一天八美金,實在是太貴了。說真的,算一算,大陸唸書學費一年要四萬,再加上北京不算低的生活費。裡裡外外加一加也只比台灣少不了多少,只是,依他們的所得,又如何唸的起?

        晚上則是自由活動,我們一群人走出了北大學園,才發現文化的北京果然與商業的上海完全不能比。才六點半而已,店就已經關的差不多了,而且就算沒關,也沒有什麼好逛的。最後我們走到了新華書局,很具規模的書局,也是大陸數一數二的書局,裡面的藏書相當豊富,只是,才一進去,就準備出來了,原來是八點就要關門了。實在是很不可思議,為什麼這邊店都那麼早關門呢?而且,這邊的服務生比上海還多…。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大陸都流行我們流行過的東西,像是小虎隊的紅蜻蝏,張學友的吻別與任賢齊的傷心太平洋等。而吳宗憲的我猜與周傑倫在大陸也很有名,有時都會覺得,原來兩岸三地的共識,就是這些藝人了。也難怪許多外商會將台灣當成進軍大陸的跳板,只要符合了台灣的口味,大致上也就能滿足中國市場了。

        在逛完北大之後,我們的大學之旅就已經結束了,總計去了上海交大、清華大學、人民大學與北京大學。而接下來的行程就是北京五大景點:天壇、故宮、定陵、長城與頤和園。而我們的第一個景點便是天壇。一看到天壇就被嚇到了,天壇實在是很大,光從門口望進去,就知道一定要走很久,當然,進去是一定要買票的。在大陸,幾乎處處要買票,甚至一個景點有兩個以上的賣票處,實在是狂賺觀光客的錢。

        天壇位於北京城的南端,是明、清兩代皇帝祭天和祈求豊年的地方。始建于明初永樂十八年(1420),清乾隆年間改建後成為今天這一輝煌壯觀的建築群。天壇以嚴謹的建築布局、奇特的建築構造和瑰麗的建築裝飾著稱於世。總佔地面積約270萬平方米,分為內壇和外壇,天壇是目前中國現存最大的祭壇建築群。    一通過驗票口,才發現從裡面看比外面看更有氣勢,除了一大片廣場供朝臣站立外,還有許多別具特色的建築,像南有園丘壇、皇穹宇,北有祈年殿、皇乾殿,由一條貫通南北的通道丹陛橋,把這二組建築連接起來。往階梯一走上去,風不停的吹來,居高臨下,放眼望去,真有種君臨天下的氣勢。整個廣場很開闊,延伸下去的走道又寬又長,令人不禁想起康熙帝國中康熙帝坐在轎子上緩緩前進,然後無數朝臣跪下來叩安的情景,當皇帝真是風光無比呀!

        天壇裡面的遊客很多,老人也很多,後來一問,才知道原來大陸給於這些老人優惠,他們可以用一日票的價格買月票,然後天天來天壇跑步、作運動,後來發現其它景點好像也都有開放給老人當休閒場所,像頤和園也是。此外,除了台灣人與外國人外,大陸的內地人也不少,或許,對他們而言,北京與上海都是很具意義的地方,至少,我們在上海就有遇到內地人存了很久的錢,然後就是為了來上海看一看。

        進去走了很久,出來也不短,總算離開了天壇。午餐是到傣家歌舞宴用餐,一到門口,就看到了幾隻大象造型的擺設,一進去,也佈置的很傣族。至於什麼是傣族特色呢?個人的感覺,將泰國那一套拿來比照一下,大概就八九不離十了。果然,不論是吃的,還是台上跳的,都與我在泰國看到的差不多,連服務生的穿著都很像。不過,傣族與泰國的關係本來就很密切啦!

        剛逛完了以前皇帝祭天的地方,接下來就要去看看現在皇帝登基的地方了人民大會堂。一看到人民大會堂,體悟就很深,這個國家實在很喜歡蓋大建築,從浦東機場、磁浮、東方明珠到北京車站、人民大會堂,每一棟都要蓋的很大很氣派。可是,除了這些大建築外,其他的地方卻又顯得很破爛,感覺是一種沒錢卻又死要面子的作法。

        當然,進人民大會堂是要作全身檢查的,跟在機場時差不多,而且還要有邀請函才行!至於我們被邀請來作什麼呢?當然是負責來拍照、表演的。白吃白喝那麼多天,就是為了今天要拍出兩岸大學生和樂融融的畫面,然後再將影片放在電視上播,至少我在飯店看電視時,就有看到去年的團的表演…。不過,說真的,他們的人民大會堂真的很有氣勢,光座位就好幾千個,畢竟,他們人口那麼多,光人大代表就不知道要多少個才夠。

        在大致走完了大會堂一圈之後,我們就要開始履行義務了。首先,在宴請外賓的地方,擺了幾十桌,然後我們每個人照分派的位子坐,當然,這個愛面子的國家,桌上的東西一定是高檔次的啦!接著,當然就是請一些比大腳更大的大大腳來講話,我們則是努力的拍拍手。不過,他們真的很有心就是了,除了致詞之外,他們也請了一些國家級的樂團或女聲樂家來演奏音樂,雖然我是音痴,不過我倒是清楚,這些表演如果是自己出錢來看的話一定很傷就是了。

        官方儀式進行完了,便是我們上場的時候了,我們這團的表演節目是團體歌唱。由於我們是第一個上場表演的團,因此備受期待,我們也很識趣的先來首兩岸通吃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正當大大腳們一致點頭默許時,我們馬上變換隊形來了首台語版的愛拼才會贏,這些聽慣北京話的大大腳們頓時呆了,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更是再接再勵,馬上補上了一首帶有動作的無敵鐵金鋼,更是讓大大腳們嚇出了一身冷汗,直呼引狼入室了!不過其它團的表演就乖多了,唱了首祝福與朋友,雖然說是讓氣氛緩和了許多,但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個人深深認為,總是要找機會讓這些放飛彈對準台灣的大大腳們震憾教育一下的!

        來了北京這麼多天,也經過了天安門廣場不少次,這次總算要正式去參觀可以容納一百萬人的天安門廣場了。天安門建于明永樂十八年(1420),是明、清王朝皇城的南門。天安門是世界最大的廣場,廣場的北面是天安門,廣場正中屹立著人民英雄紀念碑,碑後是毛主席紀念堂。廣場西面是雄偉的人民大會堂,東面是中國歷史革命博物館。

站在廣場上望著南門上所掛著的毛主席頭像,就不禁想起六四天安門事件,經過了十幾年,廣場依舊壯闊,只是柴玲與吾爾開希是否依然像當年一樣英氣逼人,就不得而知了。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此成立,也決定了海峽兩岸分隔數十年的命運,看著天安門下熙來熙往的腳踏車與落後的中國大陸,內心竟興起了一股感謝毛主席的想法,沒有你,又如何有今日的台灣呢?

廣場的旁邊便是毛主席紀念堂,由於參觀的人太多了,因此排了很長的隊伍。紀念堂裡面不可以拍照,再加上距離有點遠,因此看得不是很清楚,不過,聽說死人如果屍骨未寒的話,是不能投胎轉世的。看著毛主席一個人躺在那邊,想必他也寂寞很久了,也許,太偉大也不是件好事,至少別偉大到被化學處理,永世不得超生。

出了紀念堂,就順勢要進南門了。故宮,也就是紫禁城,我來了!紫禁城,是明清兩個朝代的皇宮,在五百六十多年的歷史中,這裡先後居住過24個皇帝,佔地72萬平方米,是中國現存最大最完整的古代宮殿建築群。城門的外面是護城河,但是河上面卻浮滿了圾垃,地上也到處都是痰。宮殿是如此的雄偉,卻伴隨著粗俗的文化,實在令人感慨今不如古呀!

所幸一進城門,地面就顯得乾淨多了,一望無際都是宮殿,聽說有大小宮殿八百多間。我們所走的路線只有中線,也就是中和、太和、保和殿,還有乾清宮與坤寧宮。至於左右兩邊的宮殿,是要另外收費的,當然,也還有一些宮殿還沒有開放參觀。不過,就算只有中線,也夠令人眼花瞭亂了。由於,最近很迷清劇,除了康、雍、乾之外,也將滿清末代王朝看完了。因此,對於紫禁城,有著很深的憧憬。

一行人緩緩的往內走進去,沿途的許多石階都已經明顯的磨損了,甚至有的中間整個凹進去了,可見來參觀的人數實在嚇人,而很多柱子也都有許多人為的損傷。雖然,觀光為大陸帶來了大的商機,但卻也讓這些文化古物,不停的遭受到破壞,故宮如此,長城也如是。好不容易走到了太和殿,想像著乾隆皇帝高高坐在上面,底下數千朝臣跪在下面,曾經,這裡的主人統治過四億人,弘曆皇帝的英姿著實令人嚮往。

當然,雍正帝即位之謎的正大光明四個字更是不能遺漏的。雖然,只能在宮殿外面看著那斗大而秀麗的四個字,但是,雍正王朝裡面諸王爭位的畫面卻一一的湧現。中國,為了帝位的繼承,立長、立賢,嘗試了無數的方法,最後也只能無奈選擇秘密立儲,只可惜,是否傳位于四皇子卻也永遠是個謎了。也希望,以後能有機會去參觀雍和宮。

接著看到的是皇帝所住的乾清宮與皇后住的坤寧宮,說真的,雖然是皇帝皇后所住的地方,外表看起來也很氣派,但裡面卻不大,感覺跟一般房子的大小差不多,所以有點失望。而軍機處也很小,蓋的也跟平房差不多,實在很難想像當初的軍機大人們是在這邊辦公,處理四萬萬人的事。而御花園也不大,不到幾分鐘就走完了,再加上是冬天,樹木都光禿禿的,整個御花園看起來疏疏落落的,跟我原本的想像有一段很大的落差。我想,下次有機會,一定要春天來,看看百花齊開時的御花園。

出了紫禁城,也該從清代的回憶跳回起飛的現代大陸了。午餐之後,我們往大陸的另一個高科技園區邁進中關村高科技園區,是大陸最著名的硅()谷,裡面聚集著無數北大、清大畢業的高材生,更是這十幾億人口的精英與希望所在。比起上海的張江高科技園區,中關村的規模更大,而且介紹短片也拍得比張江好很多,至少我看了沒睡著。不過,身為文組的學生,對於參觀科技園區,也真的分辨不出是好是壞啦!只是,既然都來了,來感受一下氣氛也是好的。

而北京的電視與上海的電視差不多,都是那些無聊的節目,而且畫面都很模糊,看久了眼睛都很痛。值得一提的是,北京與上海都禁止騎機車,因此在習慣了機車爭道的台灣之後,一時之間看不到機車,還真的感到些許落寞呢!只是,大陸的大眾運輸系統並沒有發達到可以沒有機車的地步,能買的起汽車的有錢人終究是少數,也只能請勤奮的大陸同胞們多多騎踏車了,儘管,北京真的很大…。

        走完了故宮,也該是登長城的時候了。長城修築始于公元前七八世紀,上下經過兩千多年,共有二十多個諸侯和封建王朝修築過長城。198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八達嶺長城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長城與金字塔、泰姬瑪哈陵、吳哥窟、羅馬競技場、比薩斜塔、婆羅浮屠佛塔並列新世界七大奇觀。也是中國人用血淚換來的驕傲。而我們要登的就是八達嶺長城。

        一下車,就到處是攤販,來大陸這麼久了,發現攤販無所不在,更誇張的是隨便一個路人都會突然冒出來問妳:要不要地圖?要不要五星旗?要不要勞力士?有一次不小心看上了一本長城照片集,一問價格六十五元,結果覺得太貴不想買,沒想到他就一路一直跟,然後一直降價,五元五元的降,最後竟然降成一本十元,害我不買都不行,超級恐佈的。而且,這邊的價格真的是太奇怪了,明明上面定價就是八十,他十元還是賣,真是的有夠亂七八糟的,身為台灣人都覺得很不可思議了,真不知道外國人會怎麼想?

        果然,不止長城外有攤販,連長城上面也都是攤販,有賣長城紀念品的,還有現作鑰匙圈的,也有現刻登長城證明的,反正無所不賺就是了。所幸,長城果然如想像中的壯觀,隨著山勢的起伏,像是一條潛伏的巨龍,也不禁令人感到古人的偉大,到底要花多少的人力物力才能建成這樣歷史奇觀?只是,現代人也在長城上創造了另一個奇蹟。明明,長城的石頭就硬的要命,要在上面刻字,沒有工具與一番心力也是不行的,可是呢,長城上還是刻滿了某某到此一遊,從腳底到手伸的到的地方都有字,密密麻麻的,簡直神乎奇技!

        只是,長城禁得起幾千年歲月的催殘,卻禁不住無數遊客的踐踏,如同故宮一般,整個長城的階梯都凹下去了,當然,上面也充斥著結冰的痰。雖然,自己也是一個遊客,若沒有開放,也沒有機會來看長城、故宮。但,一看到期待已久的長城變成這般模樣,心情倒也沈悶了下來,已經沒有當初不登長城非好漢的雄心壯志了。

        下了長城,便要前往定陵。明代歷代皇帝的陵墓中,我比較有印象的只有明太祖的孝陵與明神宗萬曆皇帝的定陵。說真的,中國歷代,我最不喜歡明代,從開國的洪武、誅殺方孝儒的永樂、數十年不上朝的萬曆、作木工的天啟與憂鬱症的崇禎,明代實在沒有什麼好皇帝。尤其,我對於朱允文的印象還不差,永樂皇帝還是硬生生的從他姪兒的手中奪走了帝位,更讓我感到厭惡。如果,當初是齊泰與方孝儒繼續輔助惠帝,也許明代就不會這樣糟了。

        至於定陵的主人萬曆皇帝,如果不是拜萬曆十五年這本書之賜,大概也不會有什麼深刻的印象。只是,張居正的改革與萬曆帝的擺爛,明朝的興衰的確就在這一線之間了。由於,每任皇帝的陵寢不得比上一任大,因此,萬曆帝定陵的規模完全不比上孝陵與永樂的長陵,算是比較小的。然而,卻還是花了八百萬兩銀子才將這地下好十幾公尺的墳墓給挖好。只是,因為大火的關係,木製的部分已經整個都不見了,只剩下石頭建築的部分。然而,地下幾層樓的陰森氣氛伴著神宗皇帝偌大的棺材,依然令人感到擅抖不已。一出地面,原本寧靜的定陵竟颳起了大風,彷彿在訴說朱翊鈞皇帝還是為了要立常洛還是常洵為太子而煩惱著。皇帝,也有很多無能為力的事呀!

        離開了定陵,迎接我們的是北京另一名產涮羊肉。比起烤鴨,涮羊肉就比較沒有那麼麻煩的前戲,直接就可以動筷了,畢竟,總不能像烤鴨一樣,在我們面前殺羊吧!當然,我們的所在是正陽門的東來順,北京最有名的店。跟烤鴨一樣的,除了羊肉外,也還有很可口的配菜,羊肉片切的很薄,一放下去就可以吃了,至於口感如何?看在我們團費交的不多的份上,應該說是物超所值吧!

        這是在大陸的最後一夜,因此,特別安排到老舍茶館去看戲、喝茶。不過,我們幾個人比較沒有文化素養,於是跑去逛的夜市。說真的,來了大陸這麼久,吃的、住的、玩的,甚至遇到的人都是最高級的。因此,逛夜市該是一個很能夠了解大陸人民平常生活的好機會。

一到夜市,果然很大陸,或者是該說東西都很便宜,與上海的精品街是完全不一樣的。一個背包要價只要十元,而且還可以殺價,另外皮帶、打火機、小飾品等的價格也都很低,甚至有很破爛的民宿一夜只要十元。整體的感覺和台灣很像,但是比較髒,而且價格也亂,走在路上的感覺也很沒有安全感,雖然可能是心理因素啦,不過,真的不敢一個人晚上在北京的路上走。

而這幾天下來,發現大陸賣的東西賣來賣去就是那些,不外是一些仿冒品、盜版光碟還有一些紀念品。雖然很便宜,但是品質都很差,真正能買的東西也只有書而已。其它的東西只能因為便宜而一時衝動買了來,但是根本不會令人想買第二次。此外,他們這邊搭計程車叫搭D,計程車多半是手排的,感覺很像以前的裕隆的車型。在駕駛座右邊會有一塊擋板,起跳的價格是十元人民幣,算是很貴的消費,不過,在下車時,會有一張收據就是了。看來,同樣是計程車,大陸是計程車駕駛怕被搶,在台灣,看來司機才是老大呀!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比較快,一下子,良景佳人,大魚大肉的日子就逼近尾聲了。離上飛機,只剩一下個景點了頤和園。頤和園原名清漪園,建成于1764年,占地290公頃,其中水面220公頃。園內分為宮廷區、前山前湖區、後山後湖區三大景區,共有殿堂樓閣、亭台水榭3000餘間,是帝、后政治活動和游憩的地方。1860年被英法聯軍焚毀,1888年慈禇太后挪用海軍經費500萬兩白銀重建,歷時10年,竣工後改名為頤和園。

        頤和園,是一個熟悉的名字,畢竟,甲午戰爭的戰敗與頤和園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到底,這個園子是慈禧用中國的前途換來的,也因此,除了頤和園本身的美麗之外,更背負著沈重的歷史憂愁!一進去頤和園,就明顯感到和紫禁城有著完全不同的風格,擺明就是一個渡假休息的好地方。氣候涼爽宜人,旁邊又有著偌大的昆明湖,還有一座人工山,湖光水色,好不愜意。也難怪,慈禧要花那麼多銀子在這邊養老,畢竟,當時的中國是世界海軍第四大國,亞洲第一強權,爾叢小日本,又豈能撼我一根寒毛,還是先將軍費拿來修園子好了。

        昆明湖,當年李鴻章排除萬難在此建立了北洋海軍,只可惜也因此園而讓這位東方俾斯麥一蹶不振,真是成也昆明湖敗也昆明湖。不過,昆明湖真的是美麗,能在這邊背單字應該也是一件不錯的事,也難怪也不少北大的學生要來湖邊苦讀了。而如同天壇一般,也有許多老人們在此運動養老,看來,同樣是老人,在北京的日子就好過一點,至少可以有帝王級的養老院。

        過了昆明湖就是長廊了,長廊長728公尺,其廊中的繪畫本身就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另外還將園內各個景點巧妙的聯結起來,烘托出園林整體之美。而滿清末代王朝裡面的慈禧每天步行九百九十九步的地方,就是在這邊吧!想到此,我也一步一步的踏著,口裡不停的算著,也許,走滿了九百九十九步就能身體健康、大富大貴吧!

        在心曠神怡的情況下,不小心就走出了頤和園。今天,剛好是情人節,因此有兩個小姐在路邊捧著花叫賣,由於有個學弟在追某個女團員,因此就走過去喊價,沒想到突然一個女公安跑出來,就將他們手上的兩袋花沒收,看著她們難過的神情,我們也覺得很無奈,才一下子就害得兩個美麗的女同志下崗了,心中一直感到很過意不去。

        吃了最後一頓二十道菜的大餐,終於要踏上歸途了。只是北京機場真的是不要臉,出境竟然還要繳九十元人民幣的機場建設稅,來大陸十天,所花費的最高單價消費,就屬這莫名其妙的機場稅了,既然沒錢就不要蓋那麼大的機場,要面子就不要死要錢,只是要的這麼光明正大倒是令人感到很意外就是了。這次的轉機沒有來的時候順,足足在香港龜了幾個小時,此刻總算更能明白轉機的無奈與痛苦了,回到桃園時已經快十二點了,這次的旅程就這樣完美的結束了。

後記:

        雖然,自己有個夢,就是環遊世界。但是,對於大陸,還是有很特殊的情感。是歷史課本在作崇,還是地理唸得太熟?儘管是台灣人,但對於大陸的歷史、地理卻都來得比台灣史更為熟悉。是先學會了大陸的三十五行省,然後才能畫出台灣二十一縣市,只知道台灣有條環島鐵路,卻更清楚的知道大陸有條京廣與隴海鐵路。可以背出中國各王朝的興替,卻對台灣史模模糊糊,可以講講五四運動,卻離二二八很遙遠。這是歷史的錯亂,還是命運的使然。台灣的學生,總是在唸著分隔五十年的土地。

        也因此,對於大陸的河山,總是有著故國的情懷。亞馬遜河的壯闊,卻也比不上長江黃河的可愛。金字塔的聶立,也不及長城的屹立不搖。看到北大,就想起五四運動,一到紫禁城,就想到了歷朝歷代的皇帝。明明,是第一次來大陸,卻又為何對這些古蹟有著這樣深厚的情誼,彷若是幾十年不見的老朋友相會一般的熟悉與親切。也許,這就是文化吧!

        大學畢業了,接下來準備當兵或者是求職。但是,在這之前,總想著要先到大陸看看。畢竟,這幾年下來,大陸快速的經濟起飛再加上兩岸的交流愈來愈頻繁,令人不得不正視這股巨大的力量。以後的幾十年,台灣不管是統或獨,都將與大陸是既合作又競爭的關係。而關於大陸方面的消息,看好的一大堆,看壞的也不少,三通的理由十足,不三通的也合情合理。但,還是要自己來走這麼一遭的。

        來大陸的幾天,該看到的都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也看到了。果然,大陸的學生很用功,但是,礙於環境的限制,在創意上還是很有限。至於貧富差距,則是比想像中的還要大,光上海、北京兩大首善之區就感受很深了,更何況內陸與大西北?剛好看到最新的消息,大陸目前的貧富差距已經和解放前相當了,也就是說與國民黨政府統治時的中國相當。而這,也是造成國民黨政府被共產黨打敗的主因。看來,大陸方面要非常嚴肅的正視這個問題了。

        再來就是大陸的人真的非常的多,滿地都是人,但是能受教育的人還是很有限,能上大學的人更少,大概不到十分之一吧!而昴貴的學費也將造成窮者恆窮的惡性循環,階級的不能流動與龐大的農民與下崗工人恐怕將成為大陸最沈重的負擔。再者是大陸的一胎制,雖然有效的抑制人口成長,但目前六個家長養一個小孩已經使得小孩承受過大的期待與壓力,更遑論以後小孩結婚後兩個養十二個龐大經濟壓力了。而這,也讓大陸的新生代感到異常沈重。

        再者,大陸真的是窮,雖然人口多,但國民所得很有限,政府稅收扣除掉一些基本的支出後,其實已經沒有什麼餘力來蓋大建設了。因此,磁浮只有一條,且短短的七分鐘車程。許多大建築,也只能在北京與上海蓋。但是,卻也沒有錢將上海與北京的市容弄得整齊乾淨一點,畢竟,財力真的很有限。而且,北京與上海發展的太快了,直接跳過了機車這一環。

然而,機車是台灣經濟成長的一個重要因素,既具有中長程運輸效果,又不用花大錢蓋路與大眾運輪系統,也讓沒有錢買車的人,有一個便捷的交通工具。還記得一台機車載著一家五口出遊的情形嗎?台灣多少上班族就是靠著一輛機車來打拼事業的。可以說,台灣的經濟起飛,很大的因素是建立在一千萬輛的機車之上的。只是,北京和上海的人真的太多了,又來不及也沒有能力去興建像日本、美國一樣的大眾運輸系統,也無法承受開放機車所帶來的污染與交通壓力,因此,還是只能允許騎自行車或買汽車,但,能買的起車的人畢竟是少數。看來,光是交通的問題,就有得大陸當局忙的了。

而且,大陸很多的建設,都是外資幫忙出錢的,其中出錢出力最多的就是台商,只是,集合全世界的錢,大陸的發展也只到目前的境界,實在很難想像當外資與台資的錢用的差不多時候,大陸還有多少的實力來蓋這些建設?雖然,大陸有非常大的市場,但大多是看的到吃不到的,真正有消費能力的就只有少數那些人。而這幾年來,大陸的經濟成長率都很亮麗,可是所得成長真的很有限。畢竟,外資與台資都只是看中大陸便宜的勞力,將大陸當加工出口區看待,因此,就算是經濟成長率驚人,但對於平均所得的提升還是很有限。更糟的是,大陸已經開始出現缺水缺電的情形了,再加上非典與禽流感的影響,更使得大陸的發展蒙上一層陰影。

而且,南亞的另一個人口大國,也開始吸引國際的眼光,畢竟,印度是民主國家,而且有英語優勢,再加上人口也不下於大陸。因此,大陸如果要保持住全球吸金的優勢,可能要和印度有一番角力了。再者是人民幣升值的問題,大陸廉價的貨物已經造成許多國家嚴重的困擾,因此各國紛紛要求人民幣升值,以增加大陸貨物出口的成本。因此,人民幣還能抵抗國際壓力多久而不升值,可能也是個大麻煩。

接著是冗員的問題,大陸的冗員實在很嚴重,尤其是國營事業,不管是書局,還是餐廳,服務生總是多到數不完,然而,卻又不能輕易的解僱他們,因為他們一失業,將會造成更大的問題。只是這種慢性自殺的作法能撐的了多久?而那麼多的遊民又該如何安置?這無論如何都是一個很令人頭痛的問題。

雖然,講了大陸那麼多的隱憂,但不可否認的,台灣仍必需與大陸共生共榮。畢竟,台灣之前的經濟起飛,泰半是靠北美市場撐起來的。而今,美國已負債累累,日本也沉寂已久,更不用說歐洲了。大陸,也許不是世界的終點,卻是希望的所在,大陸一亂,台灣也不會有好日子過,光是無數的流民從四處竄出,光屍體都可以填滿台灣海峽,又豈是我們擋的住的?

雖然,台商是將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內,但台灣的確從大陸賺了不少錢,可以說最近的經濟成長,多半是拜大陸之賜。只是,對於大陸的投資終究與投資其它國家不一樣。去泰國投資,不管住在那邊幾年,台商都不會認為自己是泰國人,泰國人也不會接受台商。因此,台商會將投資所賺的錢匯回台灣的家人,也會讓股票在台灣上市,因此可以作到錢留台灣。

然而,台商到大陸投資卻不一樣。因為,上海的氣候與台灣差不多,而且同文同種,也都講普通話,連熱鬧的地方都跟台北很像。住個幾年之後,已經結婚的人會將小孩老婆帶過去,沒結婚的人就直接娶大陸新娘,生大陸小孩。我們這次就遇到了許多祖藉台灣的台商子女,他們應該是第一批台商的子女,他們出生在大陸,唸大陸的學校,除了祖藉之外,他們根本就是大陸人,且對台灣沒有什麼認同感。因此,台商一過去投資設廠,過個幾年,根本是整座工廠連員工一起送給大陸。

再來則是開放對岸員工過來的問題。大陸員工不比菲傭、泰勞。菲傭、泰勞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認同台灣,也不會被台灣人所認同,而且因為語言文化的問題,他們也無法擔任重要的職位。然而大陸員工就不一樣了,他們跟我們講一樣的話,也能取代我們八成以上的工作,無論是便利商店的店員,還是一般的行政助理,他們都能以勞基法最低的工資,然後把工作的很好。至於高科技人才就更不用說了,雖然,我們有某些技術領先,但是他們挾持著低薪的優勢,勢必會對台灣的高科技人才造成巨大的衝擊。

最後則是三通的問題。說真的,台灣已經和大陸通的差不多了,能移的企業也移的差不多了,台資的比例明顯高過其它外資,在大陸的台商也已經百萬人了,實在很難想像,還能在通到什麼程度?雖然,有些支持三通的人會喊著上海到台北不用二個小時,這樣就可以住台北,然後在上海工作。不過,這是鳥話,光是坐車到機場,再加上通關與等待飛機起飛,降落、出關,就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坐飛機的時間,豈是只能以航行時間算?又就算只有兩個小時,會有多少住在台中,然後坐火車到台北工作?這都只是藉口而已。

轉機造成了許多的困擾與麻煩,但卻在台灣與大陸之間多了一道緩衝的地帶,讓兩岸之間的人與物的交流沒有那麼快速與直接,也讓台灣的國防多了一點保障。畢竟,兩岸除了經濟問題,也還有政治問題與軍事問題,不是單純用商人的角度就可以解釋一切的。

沒錯,大陸正在飛,但兩岸的差距畢竟是太大了,不論是人口或所得的差距。這不同西德用壓倒性的優勢吃下東德,也不同於南北韓差不多實力的恐怖平衡。台灣這小島所面對的是一個世界最大的共產強權,也是一個隨時會爆炸的國家,更重要的是對岸的解放軍與飛彈蠢蠢欲動。因此,台灣與大陸的每一步互動都必需很小心謹慎,否則到底會發生什麼事,誰也真的都不知道。

當然,兩岸是一定要通的,只是速度快或慢的問題。大陸,就像是一台飛的很快的飛機,但卻飛的很不平穩,有很強大的拉力在拼命的扯後腿,而兩側的機翼也隨時會掉下來,更重要的是隨時有墜機的可能。因此,個人深深的認為,維持現狀是最好的,不要輕易的全面三通,而是要多觀察,至少要等二○○八奧運與2010世博會辦完之後,再靜觀其變。至於這樣會不會顯得太慢,答案是不會,因為台資在大陸的投資已經遠遠高過其它外資了,甚至可以說是太快了。而且,就算有錢也要分散分險,南亞的印度就是另一塊處女地。

最後,也希望,兩岸如果有統一,也是建築在自由民主與均富的基礎之上。雖然,要等大陸飛起來,可能要五十年,甚至一百年…。

 

 

創作者介紹

lintan512的部落格

Lintan的奇幻之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