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斷涯7    

小行員日記…11

        國際金融的範圍很廣,可以說除了國內業務之外,其它都算是國際金融的範疇,主要可分為銀行間的往來關係、和其它國家的關係與海外分支機構的管理。銀行間的往來,主要則是存匯行與通匯行的關係。有時候,其它國家的規定也會影響到本國銀行,例如台灣的銀行業就多遵從美國的外國帳戶稅收遵從法(FATCA)規定。海外分支機構除了海外分行外,亦包含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除了本國訂定的規範之外,也要遵循所在國的監管規定,例如洛杉磯分行除了要遵守台灣的規定外,也要符合美國的法規才行。

 

        台灣的主要貨幣是新台幣,從事外匯交易時,需要有一個中間媒介來轉換成外幣。例如客戶到台灣銀行匯款到美國,這時台灣銀行會請花旗銀行將這筆款項匯至客戶指定的外國帳戶內。為了方便結算,台灣銀行會在花旗銀行開一個外幣帳戶,每次台灣銀行委託花旗銀行幫忙匯款,就直接從該帳戶扣款,這就是存匯行。放在存匯行的錢一般都是為了支付實質交易所需,不太有獲益性,因此錢放得愈精準,不多不少,資金使用愈有效率,所以分行外匯經辦需要將每日所做的大額交易回報,以方便計算,而這也考驗著銀行財務部門的調度功力。

 

        由於要放一筆錢供各項交易使用,各存匯行也會收取各種名目的費用,如帳管費、MT950的費用等。愈多存匯行雖然選擇愈多,但成本也愈高,因此,每一家銀行的存匯行數量並不會太多。存匯行大部分都是外商銀行,例如匯出匯款,可能會有花旗、德意志、匯豐、富國銀行等可以選擇,一旦選了花旗,那花旗就會從匯款中扣取約10-20美元不等的費用。因此,各外商銀行都會一直拜訪各外匯指定銀行,希望多選擇該外商銀行做為各種交易的存匯行。

 

但是,這些外商銀行在台灣的景況是一年不如一年。以前即使從台銀匯美金到一銀,可能都會選擇外商銀行當作存匯行,讓外商銀行賺一手。但後來肥水不落外人田,由兆豐銀行當做國內同業匯款的中間銀行,就是一般所稱的境內美元匯款RTGS清算機制」,不再透過外商銀行,並且有匯費較低、速度更快、金額也全額到受款人帳戶的優點。

 

繼美元匯款大獲好評之後,兆豐銀也開辦歐元RTGS業務,這肥缺不再落在外銀身上,卻都落到了兆豐銀身上,外匯一哥的地位更加穩固。雖然號稱每五年就會換一次,但其它銀行實在無法望其項背,兆豐美元RTGS連選連任,毫無懸念。另外,國內各銀行陸續執行支援海外分行略策,盡量選擇自行的海外分行做為存匯行,再次不讓外銀吃豆腐。

 

        除了國銀餅自己吃之外,愈來愈嚴格的洗錢防制AML(Anti Money Laundering)與KYC(Know your customer)也讓外銀苦不堪言。原本,出口押匯時,為了怕文件寄丟,都會先寄給外商銀行,再請外商銀行幫忙轉寄至開狀銀行。但因為這些外銀被外國監管單位要求必需執行AML/KYC,不能單純只是像以前一樣簡單審核出口押匯文件後就將文件轉寄出去,而是必需以用審核自行客戶的角度來處理這些出口押匯案件,如果這些出口押匯的客戶萬一被查出有洗錢的嫌疑,這些外銀行都要負起責任。

 

如果要嚴格執行AML/KYC,外銀的法遵與人事成本會大幅提高,如果執行不力,又很容易被罰款。不像台灣金管會罰款是幾百萬元起跳,最近幾年外銀的罰款都是幾億或幾十億美元,比起賺取這些微薄的手續費,許多外商考量成本與風險之下,紛紛放棄出口寄單的市場。雖然,最後還是有外銀採取折衷的方式,就是幫忙處理快遞這一部分的服務,但不再經手出口文件,以規避AML/KYC的責任,但外銀放棄台灣市場卻是擋不住的趨勢。

 

另一項低利高風險的業務就是光票託收。原本,光票託收就是一項吃力不討好的業務,處理程序麻煩,容易寄丟,又有追索期的問題,收費太高客戶不爽,收費低不敷成本。原本外銀是用一種半買半相送的態度來承作光票託收業務,但還是因為AML/KYC的問題,外銀被要求要用更嚴格的角度來審核光票託收的客戶是否有洗錢的問題,讓原本對光票業務就沒什麼興趣的外銀更加意興闌珊,順勢退出光票市場。目前台灣市場,幾乎沒有外銀願意承作光票業務。

 

以前,外銀在世界各地積極布局,擴大各種業務範圍,衝刺業績,賺取高額獲利。然而,隨著對反恐、反洗錢的要求日益增高,一不小心被查出洗錢,就會面臨鉅額罰款。因此,許多外銀選擇退出高風險市場,並且增加更多法規遵循人員。可以說,國際銀行業近幾年的重心不再是擴大經營版圖,而是放在法規遵循與反洗錢上。

 

銀行間的交易千絲萬縷,即使是自行的客戶也不見得能夠完全做到AML/KYC,更何況是其它銀行?這些跨國大銀行遍布世界各地,無數銀行都透過這些大銀行當作存匯行進行交易,要請這些大型銀行對所有客戶都進行AML/KYC,確定沒有洗錢的嫌疑,實有執行上的困難。因此,銀行間的的洗錢防制主要是藉由問卷的方式來進行。

 

例如某外商銀行就會寄AML/KYC問卷給往來銀行,問卷內容主要是確定往來銀行是否有遵守防制洗錢的規定,當然往來銀行一定會回答有遵守洗錢規定,至於是否有遵守規定,該外商銀行則不一定有辦法可以實地確認。那這樣的問卷有什麼用呢?當然有,就是萬一該往來銀行透過該外商銀行所為的交易出了問題,該外商銀行可以拿出該往來銀行的問卷來證明該往來銀行有聲明遵守洗錢規定,藉此免責。

 

只是,AML/KYC問卷如果每家都自己設計,不止設計問卷的銀行累,回答問題的銀行也很煩,以國內的銀行而言,存匯行數量在50家到100家不等,通匯行的數字正常會在存匯行家數的十倍以上,如果一家銀行一份AML/KYC問卷,可以想像要投入多少的人力、物力來處理。因此,AML/KYC問卷也有公版,就是WOLFSBERG問卷,此問卷由國際幾家大銀行針對最常見的AML/KYC問題聯合設計出來,免除各家銀行設計問卷的困擾。如此一來,每家銀行可以將自行的WOLFSBERG問卷放在網頁上,其它銀行如果要求AML/KYC問卷的話,自行下載即可,省掉彼此的麻煩。

 

        AML/KYC問卷不只單純是Y/N問題而已,還有問答題,也要填寫一大堆有關銀行的資料,更重要的是還要請長官簽名,隨便一份AML/KYC問卷所耗的精力比寫幾份公文還要多,如果回答的不好的話,還會有後續問卷,可以說一接到AML/KYC問卷,人人聞之色變。WOLFSBERG問卷對大部分的銀行都夠用,但許多大型銀行特別不喜歡公版問卷,而是設計出數頁至數十頁不等的專屬問卷。但這些問卷對大部分銀行而言,即使有心回答,大概也無力詳細回答。因此,有專屬問卷的銀行只好聘請更多的員工來處理AML/KYC問卷,輔導往來銀行填寫AML/KYC問卷,甚至還會定期與往來銀行進行洗錢防制合規會議。

 

        除了AML/KYC問卷之外,銀行間也會要求《美國愛國者法案》(USA PATRIOT Act)問卷,其意義為「使用適當之手段來阻止或避免恐怖主義以團結並強化美國的法律」,取英文原名的首字縮寫簡稱為「USA PATRIOT Act」,而「patriot」也是英語中「愛國者」之意。但對銀行而言,不論是AML/KYC問卷還是USA PATRIOT Act問卷,是萬一出事時的自保措施,屬門後之槍,備而不用,要如何有效防制客戶洗錢才是最重要的。

 

        簡而言之,就是設立防範措施來避免跟有洗錢嫌疑的國家、地區與人物有交易往來。至於誰有權來決定這份黑名單呢?最權威的就是美國的OFAC(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聯合國與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小組(FATF)的名單,上面常見的國家自然就是像白俄羅斯、利比亞等國家。一旦交易涉及名單上的國家,就會跑出警示,需要授權才能進行更進一步的處理。

 

        雖然,本國銀行大多有基本的黑名單掃描,但因為交易多會透過外商銀行來進行,到時候真出事了,外國監理單位還是會針對這些大型外商銀行開罰,所以外商銀行還是聘請了遠比以前多的工作人員來針對這些交易進行查核,以避免洗錢的情事發生。也因此,法規遵循人員或者是AML/KYC人員的需求量愈來愈高,對想進外商銀行的人,可以朝此方向發展。

 

        當然,即使不像外商銀行AML/KYC工程浩大,本土銀行對AML/KYC的要求也愈來愈多,這方面人才的需求也是有增無減。WOLFSBERG問卷前幾題:1、洗錢防制遵循計畫是否已取得金融機構董事會或高層委員會的批准?2、金融機構是否有法規遵循計畫包含指定一位法規遵循主管,負責協調及監管洗錢防制架構?3、金融機構是否有訂定具體書面政策、記錄其已實施的程序,以防止、偵測及報告可易活動?

 

存匯行與銀行的關係最為密切,除了業務往來之外,也有帳戶的往來關係。所以存匯行的選擇多是國際性知名大銀行,不然要請上面的董事長與總經理同意,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在近年來對於防制洗錢要求愈來愈嚴格的情況下,許多銀行都考慮要關掉一些比較少用的存匯用,降低帳戶費用的支出,也減少AML/KYC的麻煩。

 

相較於存匯行,通匯行的關係就簡單多了。茫茫世界,銀行如星星般一樣多,總是要先有初步認識,才方便有進一步的業務往來。因此,通匯關係的建立比較像是互相遞交名片彼此認識。例如甲銀行客戶A開狀到某國的B銀行,如果沒有事先照會,莫名其妙發一通MT700的電文到B銀行,豈不顯得很突兀?因此,A銀行要先與B銀行建立通匯關係,才能直接跟B銀行有比較深的業務往來。而匯款的MT103電文,因為有存匯行當作中間行,加上匯款相對單純,所以即使不是通匯行,也可以進行業務往來。

 

銀行之間正常是以電文作為交易的工具,但有時為了謹慎起見,有些銀行還會有簽名樣式這道機制。例如A銀行會將該行外匯有權簽章人員整理成名冊,製作成一片光碟,或者是一本冊子,然後再將光碟或手冊寄到業務往來之銀行。A銀行跟往來銀行做交易時,往來銀行需拿出光碟或手冊來檢驗A銀行的該筆交易上的簽名是否與光碟或手冊內的簽名樣式一致,確保該筆交易的確是A銀行所為,而非無效或偽造之交易。只是,製作簽樣與核對簽樣實在是太麻煩了,電文系統本身就是銀行間一套相當安全可靠的系統,即使對某些交易質疑,也可以用電話、E-MAIL或其它方式來確認,而毋需大費周章來弄一套簽樣系統,造成雙方銀行的困擾。因此,許多銀行都已經陸續廢除簽樣,只剩少數的銀行還有這樣東西存在。

 

而通匯行的建立相對單純,只需要雙方銀行合意即可,正常也毋需簽到董、總層級。但即使通匯行的建立比較簡單,世界上的銀行多如牛毛,也不能隨便就跟其它銀行建立通匯關係,主要是以排名1,000大的銀行為主。比較有名的排名系統有二個,一個是以第一類資本排名的The Banker雜誌,另一種是以資產排名的Bankers Almanac。The Banker雜誌大約每年四、五月會寄問卷到各大銀行調查各項與排名相關的資料,俟各大銀行回覆整理之後,會在每年的七月公布世界一千大銀行排名。

 

        Bankers Almanac則不會像The Banker雜誌一年公布一次排名,而是會根據各銀行公布的年報與其它資料,在該公司網頁上公布各銀行排名。The bankers雜誌公布的銀行資訊多屬財務方面的資料,例如資本額、資產、ROA、ROE、NPL等。而Bankers Almanac除了財務資料之外,亦包含了各銀行的存匯行、年報、洗錢與防恐問卷等。一般而言,引用排名多以The banker為主,如果是要查銀行其它資料,例如WOLFSBERG問卷,則以Bankers Almanac為主。

 

        除了存匯行、通匯行之外,還有一種拆放同業與同業拆放的關係,就是金融機構間彼此拆借資金。如同建立存、通匯關係需要世界排名一樣。金融機構間的拆借關係也不能隨便建立,需要是符合資格的金融機構才行。因此會製作一份銀行同業等級名單,依照銀行的世界排名、信評等級、資產、負債、逾放比、與本行的往來關係等來評分排名,再依等級的不同給予不同的額度上限。除了銀行的名單之外,也有證券商的評分與排名。

 

        另外,銀行也會與國際上應收帳款承購商往來。銀行對出口廠商以放帳銷貨所產生的應收帳款予以承購,提供廠商國際貿易風險之預防、預支應收帳款價金、帳款之收取及帳務的管理,一般可分為依買方於國內或國外,及受讓帳款有、無追索所權等種類。但有些遠在他國的應收帳款不易追回,所以還是要請國際知名的應收帳款承購商協助,這時自然就要與這些應收帳款承購商簽定契約,建立關係。

 

        常理而言,法規多為屬地主義,效力出不了國境。但美國是世界老大,為了追稅,弄了個外國帳戶稅收遵從法(FATCA)(肥咖條款),強迫世界各國都要乖乖將境內的泛美籍人士的資料都交給美國,方便美國政府查稅。為何世界各銀行會遵守美國的要求呢?因為美國政府說如果不遵從FATCA,那以後就無法在美國做生意,為了踏上美國土地,各銀行只能遵照辦理了。

 

        即使銀行願意配合美國追稅,美國也只能追美國人的稅,所以第一要件當然是美國人持有之金融帳戶,而所謂的美國人就是美國公民綠卡持有人美國稅務居民(以「9」字頭開始的9位數報稅號碼人)。第二要件當然是要有錢人,追沒錢人的稅只是浪費精力而已,所以至少要有美金5萬元資產,才會先被列入追稅的行列。

 

        確定目標之後,銀行就先從既有戶之中先找出符合要件的有錢美籍人士,然後將名單申報給美國國稅局(IRS)。而新戶則在開戶或申辦信用卡時就要先判斷是否為美籍人士,並且填寫有關FATCA的相關資料。目前申報的方式主要有二種,一種是由各銀行自行向IRS申報,另一種是統一由國家向IRS申報。可想而知,比較權威的國家像中國大陸或新加坡,是由國家統一申報,而台灣目前則是由銀行自行申報。

 

        銀行原本最常用的識別碼是SWIFT CODE(BIC CODE),有了FATCA之後,又多了一個GIIN碼,代表有加入FATCA的行列。而金融機構間除了互相要求AML/KYC問卷之外,也會要求金融機構的FATCA申明書與GIIN碼。另外,還有一種「法律實體標識(legal entity identifier,簡稱LEI)體系」,可以被全球任何地區的電腦讀取,是針對全球金融交易參與者建立獨一無二的身份證明,以支持多重金融穩定目標。目標是讓監管者和銀行家知道誰和誰在做交易,以便更容易監控金融流動,基本上就像口香糖包裝上的條形碼能夠讓超市追蹤庫存那樣。

 

      

 

 

 

創作者介紹

lintan512的部落格

Lintan的奇幻之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謝謝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