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g Ti Lintan Tung 0023.JPG

Love in Fall

Fall in love with Calia

In the wall street, fall in 2006

Lintan meet Calia…

When I fall in love

It will be forever

Maybe I’m just living in the past

But when I meet the right one

I know I’ll be true

My first love will be my last.

When I give my heart

It will be completely

        Could you give me some suggestions? Oh, sure, maybe you should…. 在喧囂的重慶南路與開封街交叉口,在一片片透明落地窗內,在幾個外國人與台灣人的夾雜裡,這裡似乎是台灣少數幾個可以很自然講英語的地方。華爾街,世界股市的代名詞,卻同時也是他們感情的發源地。在這號稱台灣最貴的英文補習班內,他們在變成男女朋友之前,從來沒講過一句中文。

        他是一個準備司法考試的考生,趁著律師考完放榜前的空檔,花了四萬五千元報了一個三個月的短期班。對於剛滿二十七歲的他,這段可以專心學習英文的時間得來不易,不只有永無止盡的法條要背,這一筆的補習費對於全職考生的他更是沈重的負擔。而同時,三十歲的時鐘也一點一滴的在倒數著,逼著他不得不比別人更把握這寶貴的機會。

因此,不管別人的眼光,他從報到的第一天就從開門坐到關門,深怕錯失任何一個練習英文的機會。他是一個典型的鄉下用功小孩,單字、文法都很不錯,卻幾乎沒有開口講過任何一句英語。也因此,在華爾街的分級測驗中,他拿到了接近滿分的成績,一開始就被分配到屬於高水準的紅色T。然而,在第一次的encounter中,外籍老師給他的第一個建議就是請他降等級到U級。

雖然,他早有自知之明,他的口說能力完全跟不上他的聽力與閱讀等其它能力,但一向自信的他,聽到這個建議,仍然有點挫折。只是,他明白他是來改善英文口說能力的,而不是來參加考試的,所以到底還是接受了這個提議。此時,他內心產生了一個很強烈的想法,他一定要在最快的時間內回到這個等級。於是,一個叫Lintan的傢伙就成了站前華爾街的知名人物,幾乎每一個進來上課的學生都認識他,因為他盡其所能的跟每一位學生聊天。

Calia,一個很有趣的名字,每個華爾街的學生都要有自己的英文名字,只是大部分學生的名字都是菜市場名,不是Randolph就是John之類的。他一向以Lintan是很特殊的名字而自豪,因此在第一次聽到這個像天上來的名字之後,他著實嚇了一跳,也對這名字充滿了興趣,到底,是這麼樣的女孩會取這樣奇特的名字呢?

你可以給我一點意見嗎?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有一位相當甜美的女大學生突然走到他的前面問了他這個問題。嗯,這文章寫的不錯,不過好像是同樣的東西一直在繞圈圈,而且缺乏一個強力的結論,例如你可以用類似「雖然我們不能改變天氣,但可以改變心情」的句子來作結。由於,他無法一下子用英文來造出這個句子,只好偷偷的講中文,只是這位女大學生在聽到這個答案之後,似乎有點不悅也有點不以為然。當天,在回家的公車上,他一直想著這個句子的英文,內心深處似乎希望下次能夠在這位女孩面前表現的好一點。

雖然,他早己遇過許多很漂亮的女孩,也是排長退伍,早已閱人無數,而在華爾街也陸續認識新的朋友。他在華爾街一向採取隨遇而安的交友態度,但此時他內心竟突然冒出了兩個很深的期盼,這是他第一次在華爾街有特別想見到誰的衝動。只是,老天似乎有意捉弄他,接下來的幾天,他遇不到那個叫Calia的女孩,也沒碰到那位女大學生,雖然,他到底還是未能找出那個句子的英文,但他還是很想知道最後那篇文章是怎樣作結的。

CaliaCalifornia的頭尾相加,在聽到這個答案之後,他不禁莞薾一笑,真是個有創意的女孩。接著他也試著造了幾個名字,例如NewYorkNerkAtlantaAtta之類的,還是Calia好,好寫又好聽,最後他發現他造不出比Calia更好的名字。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終於遇到了那位女大學生,竟然又意外發現這位女大學生竟然就是傳說中的Calia,對於這個巧合,他實在既興奮又意外,一顆心竟不自覺的就懸在女孩的身上。

因此,每次來到華爾街,他總是會四處張望,從一樓到五樓,再偶而到二樓瞄瞄,想要看看女孩是否也到了華爾街。也不知是他們有緣還是刻意,他們在SC的時候總是能夠坐在一起,也因此,他們對彼此也就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我文法都會,我只是來練習口說的,面對這位可愛的女孩講出這番話,他不禁想試女孩一試,那妳會五大句型嗎?不會,那是什麼東西?天呀,這不會五大句型的女孩竟然是北一女與台大的高材生,而且英文還說得這麼好,女孩的回答讓他徹底的重新檢討他自己學習文法的過程。

後來,他發現這位女孩的音感很好,語感也很棒,所以在學習英語的過程相當順利,是從聽說再讀寫,不像他是先背了單字,才去研究發音,更別說他的舌頭還有一些音根本就發不出來了。因此,就算女孩沒有很強的文法概念,還是能夠說出很棒的英語與選對答案。然而,不札實的文法與單字卻也是女孩在華爾街的測驗只能拿到黃色U級的原因,因此,他一方面想要和女孩多討論一些基礎的文法問題,也希望能藉機多了解女孩一點。不知道為什麼,他對女孩就是感到很好奇。

今天我們的主題是旅遊,大家可以分享一下心得。由於,能來華爾街的人都有一定的經濟能力,所以旅遊一直是個很熱門的話題。Tibet,哇…雖然,他常在報紙上看到這個字,但從女孩的口中講出來,還是很震憾。西藏,是離天最近的地方,也是世界上最漂亮最神秘的地方之一,他在大一大二時曾經上過一些文學與宗教的課,因此對西藏有一定的認識,也一直很想要去西藏看看。沒想到,女孩在這年紀竟然就已經去過了,而且還可以用英語跟大家分享,這怎能不叫他既羡慕又忌妒呢?而女孩,似乎感受到了他內心的渴望,所以很大方了送了他幾張明信片與奶茶,只可惜糌粑沒了,不然他真的很想試試味道如何。

Apple Tree!女孩似乎是個旅行家,好像已經行過了千山萬水一般,一下子從天之巔拉回了台灣東部。我開車載全家開了好久好久的車就只是為了看一棵蘋果樹,實在是很討厭。看著女孩用英文誇張的描述與氣呼呼抱怨的樣子,他突然覺得眼前的這位女孩好可愛好可愛,同時也對於女孩已經走過這麼多地方,並且還能開車四處旅遊感到佩服不己。

妳算算看,妳繳了快十萬元,結果一週沒來幾天,這樣豈不是很浪費?好,那我就每天都來給你看!這女孩似乎經不起激,一下子就講大話說要每天來報到。好,那我就等著看妳做不做的到!他對於女孩的回答似乎很滿意,因為這樣,他就可以每天見到女孩了。本來,他就都會留意女孩有沒有來,有了這個小小的意氣之爭後,他更是睜大眼睛在看女孩到底有沒有來華爾街。

妳根本只會講大話,才來了幾天就有一天沒一天了。我是因為有很多事要忙,所以才不能每天來的…。女孩是個很愛面子的人,雖然自知心虛,但還是硬著頭皮回了幾句。而當然,他是故意去刺激女孩的,他由衷的希望能夠每天見到女孩,跟她講講英語,多認識她一點,所以他確實很期待女孩能夠遵守諾言,每天來華爾街報到。

如果讓我媽知道華爾街一年只能上十六堂encounter的話,她一定會抓狂,然後跑過來找老闆理論。我其實不太想講我是那個學校畢業的,因為這樣會傷到我妹妹。我小妹妹很不聰明,連We這個字都不知道。我爸爸是建中畢業的,而且年輕時就去環遊世界了。慢慢地,除了課程上的問題之外,他們也開始聊到了比較隱私的部分。雖然,他並不確定女孩是否喜歡他,但他卻深深明白他已經喜歡上女孩了。

前一個月,他只完成了U1U2二個中級。由於,他不想在女孩面前丟臉,而且女孩的等級是U3,因此,他很拼命的在衝級數,幾乎是以一週一個中級在衝。一般學生一年只拼四個中級,連女孩一年的課程也只有四個中級而已。而他,在遇見女孩以後的二個月衝了六個中級。果然,他的努力看到了效果。哇…Lintan,你好厲害哦!等級衝這麼快!所謂士為知己者死,這時的他為了在女孩面前表現,幾乎是用了全部的時間在唸英文。晚上一到家就馬上寫作業,隔天一早就衝上五樓去聽電腦教材,然後馬上衝到一樓去上encounter,這麼累就是為的就是讓女孩印象深刻。

女孩聰明,是北一女台大的學生,漂亮苗條,打扮也很有型。會彈鋼琴、歌喉又棒,英文聽說讀寫都有一定水準,而且也會一點日文。家庭的經濟能力也相當不錯,年紀輕輕的就去過很多地方,是一個見多識廣而且能力相當強的高材生。雖然,他對自己也很有自信,政大法律系,預官,對商業領域也有相當的涉獵,電腦、英文都相當不錯,文筆、口才也有相當水準。

但對他而言,他一輩子沒吃過什麼美食,所以舌頭大概只能分辨出很辣或不辣。眼睛很早就是高度近視了,連夜間開車都有點危險。耳朵可以說是沒有音感可言,若不是用了命的在聽英文,大概可以說連英文的語感都沒有。更別說五音不全的歌聲與常常塞住的鼻子了。而旅遊,更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雖然,他很努力的在讀萬卷書,但礙於經濟能力,他只有去過泰國和北京、上海。連這次來華爾街的費用,都是先跟朋友調來的。

因此,對於女孩,他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他會的政治、經濟、體育、電腦,女孩似乎都不感興趣,而女孩會的東西像音樂、美食、旅遊,他全部有心無力。他知道,只有英文才是他們共通的話題。因此,他將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英文身上,像瘋子一樣的在衝等級,希望,至少在英文這方面能夠不要讓女孩失望,至少能夠解決她隨時提出的問題。

我之前跟學顧要了幾本文法書,這很貴的,你要的到嗎?他知道女孩經不起激,所以故意要去刺激女孩,他就是很喜歡看著女孩氣急敗壞的樣子。沒想到,女孩真的跑去跟學顧要文法書,只是,這些文法書都是在西班牙印的,成本很高,學顧根本沒有權利給學生。而他能得到這些文法書,也是因為外籍老師一開始調降他等級心虛所以送給他的。只是,女孩似乎不想在他面前丟臉,所以很堅持學顧的確曾經答應過要給女孩文法書。最後,整件事由學顧向女孩道歉後不了了之。對於這件事,對於女孩,他都覺得很抱歉,不過,他也看到了女孩堅持的一面。

原本,他是打算三個月的英文補完之後,如果律師有考上,就去當律師,如果沒考上就繼續考。然而,女孩的出現讓他的內心相當的掙扎。這輩子,他有兩個夢想,一個夢想就是當律師,另一個夢想就是出國留學。也因此,他一直很努力的在唸英文,雖然,出國的錢何處來還是個大問題,但對於法律與英文,他一直都很想兩者兼顧。而之前也曾遇到幾個不錯的好女孩,但他忙法律與英文都來不及了,所以只好看著緣份一段又一段的錯過。

只是,這女孩似乎與之前的任何女孩都不同。以前,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法律與英文,但這次,他的心似乎告訴他,女孩比這兩者都重要。他一直在掙扎,因為,若是律師考上了就還好,那似乎還可以兩全,如果到時候是落榜的,那麼,為了女孩,他勢必不能再當全職考生了,而且他也不認為他有能力可以同時準備英文、法律與當一個好的男朋友。

其實,他的日子一直過得不好,雖然說是全職考生,但大學時期也都有持續打工賺生活費,退伍之後也還在法律系辦當計時的助理,更別說還有一大筆的就學貸款等著他付了。每次,他想談戀愛時,一想到國家考試,一想到家中的經濟問題,根本頭就暈了,那還敢再做什麼。就連這次來華爾街,也是已經將單字、閱讀、聽力等能力都土法煉鋼的差不多了才敢來。不然,花了四萬五與三個月的時間,如果沒拿出一張還能看的成績,鐵定會面臨很大的壓力。所幸,放榜是十二月初的事,所以他也就自欺欺人的將這個問題先拋在腦後,專心唸英文與珍惜和女孩在一起的日子。

儘管,他的內心是如此喜歡女孩,但一方面女孩來去如風,根本抓不到女孩的行程,只知道女孩在附近的台大醫學院上課。而另一方面上述的壓力也讓他不敢輕舉妄動,畢竟,這三個月可以暫時將自己躲在華爾街學英文,但三個月結束之後,依然還是要面臨法律人的大問題,或者是就業與否的問題。畢竟,他已經二十七歲了,家中的經濟狀況也不理想,不管是主觀還是客觀,他都已經避無可避了。

他是一個相當聰明的人,但因為興趣太廣,所以五技而窮,什麼都會一點點,但什麼都不精。所以弄了半天,也沒考上律師,英文也只能算是中上,雖然口才很好,但他偏偏又不想當業務,而文筆離職業作家也還有那麼一段距離,電腦幫幫人還行,若要靠這個維生卻是緣木求魚。家中經濟雖然不能供他出國或當全職考生,但至少還可以讓他撐著不用拿錢回家,加上之前當預官與打工也多少賺了一些錢,所以才能這樣一路漂搖到了現在。

雖然,大家都說他外內,熱情,但其實他外熱內冷,朋友易交難熟。又因為常常寫作,所以感情比一些人還要細膩,也因此,他知道他不能輕易的放感情,因為,前二段若有似無的感情都讓他花了好幾年才恢復,更何況是全心投入。也許,很多人說他像雙子座,但他比誰都清楚,他的感情世界是完完全全的金牛座B型。

從他第一眼見到女孩開始,他就覺得他好像認識女孩很久了一樣。也或許是女孩也有相同的感覺吧!他們見面的次數愈來愈頻繁,座位也從面對面慢慢變成了邊坐。Lintan,我的功課做不完了,可是我又很煩惱我的encounter,那簡單,你的課本與booking card由我幫你保留,這樣妳就不用煩惱encounter的事了。他半開玩笑的要搶女孩的課本與booking card,沒想到女孩竟然不反抗的就交給了他,他知道,他們的關係又更進一步了。

你的眼睛好漂亮,而且手指甲也都亮晶晶的,他一直覺得女孩身上有一股很特別的香味,而且頭髮都閃閃發光,只是,他怕嚇跑了女孩,所以一直等到關係到了一定程度之後,才敢對女孩說。真的呀!你也覺得我指甲塗得很漂亮呀!女孩似乎很高興聽到他的讚美,而他也逐漸的接觸到女孩的手與臉。此時的他,雖然內心很興奮,但理智卻又不斷的提醒他自己要採煞車,感情一旦陷了下去,要拔起來就很難了。

妳的手相很特殊,跟一般人的不太一樣。雖然,他是真的很想牽起女孩的手。但他的確對手相有一般基本的認識,女孩的手相可以說沒有生命線,智慧線與感情線的位置也和一般人大不相同。命中無主宮,智慧跟著感情走,感情路起伏不定,註定一生為情所苦。他的內心浮起了這幾句話,而這,也讓他更加的猶豫了。女孩的手是如此的柔軟,讓人想牽著一輩子都不放,但女孩手中的線卻又如此的令人心驚動魄。

在華爾街,他遇到了很多才二十歲的大學生,甚至還有高生中,一下子讓他忘了他已經退伍了,以為自己還是個大學生。75年次,足足差了六歲,而且在傳統上差三、六、九都是不好的歲數。雖然,他不是個迷信的人,不過,他的見多識廣倒讓他多了許多無謂的煩惱。他知道,他們兩個已經取得相當的默契了,再這樣發展下去,很快就會蹦出愛情的火花了。只是,虛長幾歲的他,被背後龐大的壓力弄得不敢造次。

妳有沒有男朋友,到底,在他心中藏了很久的問題,終突還是不得不面對。我有一個交往四年的男朋友…。聽到這句話時,他的心在絞痛,但卻又鬆了一口氣。也許,只是我自作多情,這顆才剛萌芽的情種,就這樣再回到土中吧!只是,我們的感情一直不太好,我也很想斷。沒想到,接下來的這句話又在他心中激起了波濤洶湧。到底,他是真的深深的喜歡上女孩了。

我想,妳還是再給他一次機會試試看,如果真的不行的話,那就要斷的乾淨一點,已經拖那麼多年了,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雖然,他內心希望女孩能夠馬上斷乾淨,可是卻也盼望女孩能夠跟男友繼續走下去,這樣,他就不用去面對要不要去追求這段感情的掙扎了。謝謝你,我決定要面對我自己,我要跟他斷的乾乾淨淨,再這樣下去對彼此都是一種折磨。沒想到他自以為模稜兩可的答案在女孩耳中竟成了下定決定的良藥。此刻的他,既高興又恐懼,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萬聖節派對的時刻來臨了,這是華爾街的大事,不只有ICRTDJ會來現場直播,並且會有5000元的禮券與加送1LEVEL的大獎,更重要的是有化妝舞會。他好期待看到女孩變成女鬼的樣子,那一定很有趣,他一直希望這天趕快到來。只是,儘管他努力的說服女孩前來,但女孩最後還是有事不能來,他好失望!這一天,他選了一件道士服,對他而言,與其扮彊屍跳來跳去,又要將臉塗醜,不如選一個最單純的道士服比較省麻煩。畢竟,沒有女孩的萬聖節派對,他化妝也不知道要給誰看。

也許是老外少見多怪,也或許是他本來就是知名人士,所以他的林正英打扮深獲好評,似乎有機會在化妝比賽上奪冠。突然,他想到了一個問題,他不能在華爾街待下去了,這三個月的日子太美好了,是該回到現實的時候了,另外,女孩似乎很計較他跟一位女高中生過於親密,也似乎不太希望他繼續在華爾街不停的找其它女生聊天。所以,為了自己,也為了女孩。就在眾人驚訝聲中,他在比賽的前一刻脫下了道士袍,放棄比賽,以免到時候又贏得一個LEVEL,又要繼續待在華爾街三個月。事實上,對於這位女高中生,他只是當她是小妹妹看待,畢竟一差十歲。只是,她和他也差了六歲,也一樣產生了情愫,也難怪女孩會感到不舒服。所以,他還是決定盡快離開華爾街,以免因為這個女高中生影響到他們的感情。

每天晚上,他總是不停的思念著女孩,也不停的在煩惱著要不要去追求這段感情。終於,他們還在在MSN上見面了,他也看了女孩的blogLintan快來救救我的英語…。當他看到這一句時,他就知道他們已經壓抑不住彼此的情感了。我很喜歡你,妳喜歡我嗎?我也喜歡你。在他表白之後,女孩給了他一個善意的回應。此刻的他,只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什麼司法考試,什麼就業,全部都給我滾蛋。

而這是第一次,他遇到了要將女孩掛在msn那個分類的難題。從來,他的分類很簡單,就是親人、男性、女性與路人這四個分類而已。最後,他將女孩掛在親人的分類中,因為,在他的心中,一個情人除了要有激情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能夠互相扶攜,一起分享生命中的酸甜苦辣,就像是家人一樣。而這,也意味著,就算以後走不下去分手了,女孩依然會一直在他心中。

而女孩,選擇了將他掛在special這個分類之中。因為,對女孩而言,他不是親人,也沒有深厚的友誼基礎,當然更不會是一般的路人甲。他就是他,獨一無二的他。只是,這卻也代表著,女孩是一個熱情的人,當感覺在時,他超越任何其它人,而當激情不復時,他將無立足之地。女孩與他對感情的態度也反應在msn之上。

隔天,他們依然相約在華爾街,所不同的是,他們在往西門町的路上,兩隻手悄悄的扣了起來。女孩說她在像作夢一樣,對他何嘗又不是?只是,為了不影響兩人在華爾街的學習,他們還是選擇不在華爾街公開這段戀情。只是,兩個人留在華爾街的時間變少了,常常將東西就丟在五樓的視聽教室,然後就跑去西門町看電影逛街。對他而言,這段讓他重溫學生感覺與偷偷摸摸談戀愛的時光是他一輩子最美好的回憶。

May I help you?他們常常會在華爾街旁邊的KFC吃飯聊天,由於他們是用英文聊天,所以一下子嚇到了服務生,很緊張的用英文回答,好像誤以為他們是外國來的僑生一樣,看著服務生慌張講得英文的樣子,他們不禁覺得很抱歉也很得意。畢竟,能夠這樣在台灣講英語,能和喜歡的人一起用英語聊天,實在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

只是,在華爾街,本來就女多男少,而他早就是眾人聊天的對象,所以不小心會跟女同學聊得太過頭,也幾次激起了她滴滴的淚水,他覺得很自責。然而,這卻是他一次正式跟女生在一起,所以他還在學習階段。以前的他,雖然跟很多女生很要好,但卻從來沒有正式跟誰在一起過,所以女生如果有吃醋也只能吃暗醋,他並沒有真正遇到過吃醋的問題。雖然他們已經在一起了,他也很喜歡女孩,但他依然不自覺的惹女孩傷心難過。

再美好的日子總是有過去的時候,三個月的期限就快到了,而他的律師考試也落榜了。一旦離開了華爾街,他的下一步該怎麼走,也是要有個說法與交代了。原先,在還沒遇到女孩之前,他打算如果沒考上律師的話,在離開華爾街之後,就再拼一年看看。而出國留學的事,就等法律的事解決了再說。沒想到,女孩的降臨對他是人生的極樂,卻也要讓他做出人生極苦的決定。他決定先圓出國留學的夢,法律的事,只好先擺一邊了。

事實上,女孩的來到,也幫他下了一個決心,至少,總是比以前什麼都碰一點還好。於是,他請家人支持他繼續補托福,並且承諾不考律師,而要往金融業發展。畢竟,法商一家,不念法律,也只能往金融業走了。只是,一個法律系的學生要往金融業發展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隔行如隔山,雖然他早有一些金融證照,但畢竟都是靠著小聰明速成,對於轉行金融業,他充滿著不安。

只是,為了能夠繼續跟女孩在一起,為了這麼溫柔可愛的女孩,就算要面臨著強大的質疑為什麼要放棄國家考試,就算要硬著頭皮去陌生的金融業發展,他也只能往前衝了。然而,轉換跑道終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加上托福新制IBT也是一項很殘忍的考試。每次跟女孩約完會,晚上他都會被要不要繼續考國考,考不考的上銀行,托福能考幾分?考上了有錢出國嗎?等問題煩到失眠。

終於,該來的還是躲不掉,他還是要到女孩家拜見女孩的父母。只是,他們用了一個比較委琬的方法,他藉故是要去當女孩小妹妹的家教。不過,為了讓他父母留下一點好印象,他還是買了一盒水果過去。只是,女孩的爸爸太聰明了,一下子就覺得很奇怪,跟女孩說,這個男的一定很喜歡妳。所幸,女孩的父母對他的感覺都還可以,也讓他放下了心中的一塊大石頭。

女孩的小妹妹是一個很可愛的國中生,由於生長激素的問題,所以感覺跟國小差不多,加上並不是很聰明,所以很簡單的問題也要教很久。但由於他念的是法律系,所以早就習慣無聊且重覆的事,又唸了好幾年的英文也沒什麼顯著的成果,加上一直不停的幫人重灌電腦,灌到連windows的序號都不小心背了起來,所以他早就習慣做付出很多努力而看不到成果的事。因此,當個免費的家教對他而言至少還能夠搏得女孩的笑容倒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而他的耐心卻也深獲女孩母親的好感,這卻是始料未及的。

他最喜歡的科目是歷史、地理,所以他一直很想去大陸看歷史,到美洲、歐洲看地理。只是,因為家庭因素,他一直將這個夢想藏在心中。然而,他卻長期投注心力在英文,只因為他知道這是他最後的機會,沒錢已經夠慘了,如果英文還不好,那麼就註定只能窩在台灣島內了。而他忍著眾人的質疑不考國內碩士,為的就是想出國唸書,就算只有一年也好。這長期壓抑的夢想,在跟女孩在一起之後,徹底的爆發出來了。

雖然IBT是一項很折磨人的考試,在準備IBT的過程中,他是快樂的,他一直在幻想著考到高分之後,就可以出國唸書了,雖然,他知道他並沒辦法拿出錢來,但他還是選擇自欺欺人。於是,他跟著女孩到各大留學代辦,問了一大堆留學的事,彷彿等他考完托福,等女孩一畢業就可以出國了。只是,口說真的是他的弱項,就算去了華爾街三個月,就算他很努力的在改善,他口說分數再怎麼考就只有1718(最後,他拿了92分,R28L23W24S17)

他很急,因為他知道,最晚到六月他就一定要去工作了。到時候,別說唸英語,可能連陪伴女孩都有問題。所以他狂PO板找人練習英語口說,希望至少能在工作前能將托福解決。因此,他幾乎一起床就唸英文唸到睡覺,深怕錯過每一分一秒。所不同的是,以前在華爾街學英文是愉快浪漫的,現在是需要接受四小時的電腦測驗,並且要端出成績來。

由於,他現在正和女孩做著出國留學的夢。因此,志工經驗也是一個很重要的項目。雖然,他以前也參加過不少類似救國團的社團,但那都沒有比較正式的證書。因此,他和女孩決定去青年活動中心Vya當志工。其實,女孩相當的外向大方,所以社團經驗相當豐富,除了在台大醫院當志工外,也同時是台大的校園導覽員,更是常常受邀參加很多活動。所以他明白,女孩是為了他才來Vya當志工的,他的心底一直很感謝女孩為他的付出。

Vya當志工的日子並沒有想像中的美好,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值班回答簡單的問題而已,並沒有期待中的帶團或其它的大型活動。只是,對他而言,當志工不只是要得到社團證明,也是能與女孩有共同話題的寶貴經驗。每次,做完志工之後,他總是和女孩手牽著手一起走向台北車站,然後一起吃飯,再陪女孩等公車回家。每次男孩都希望這段路愈長愈好,不要那麼快就走完。

而在火車站,女孩也能帶給他無數的驚奇,在大亞百貨之上,竟然有著青年旅館,而如果不是他親自去見識過,他一定無法相信,真的有一群人住在上面,而且很便宜!!當然,樓下的無印良品所賣的精緻家居用品也是女孩很有興趣的地方,而他也期待有一天,能夠有間大房子,讓女孩去佈置,那一定會是一間又溫暖又具特色的家!

身為政大的學生,他一直很希望能夠帶著女朋友去逛動物園。只是,身為台北人的女孩,似乎比他更熟動物園,至少,女孩在很小的時候就來逛過了。以前,他來逛動物園的時候,都沒有特別的感覺。這一次,他卻發現逛動物園竟然這麼有趣,每一隻動物都那麼的可愛,就連許多奇怪的魚也讓他覺得很順眼。當然,任何動物都沒女孩可愛!

Lintan,你可以跟我去世貿看旅遊展嗎?世貿不是只有電腦展嗎?雖然他去過幾次世貿,但對他而言,世貿似乎只是個辦電腦展的地方。哇!原來,台灣有這麼多有趣的地方呀!第一次到旅遊展的他,看得眼花撩亂,如果沒有她在旁邊陪伴與講解,大概一下子就搞不清楚方向了!不知不覺得他們走向了大陸區,並且在那邊停留了很久。當然,去過大陸眾多地方的女孩是場上最棒的導遊,耐心且仔細了為他講解了很多名勝。這時,他的內心好恨,如果他手頭能有點錢,他一定二話不說就拉著女孩的手衝到機場,馬上飛到大陸。無奈,只好將一切再擺在未來。

走出了旅遊展之後,他們走向了對面的101大樓,他其實很想送個禮物給女孩。只是,貼心的女孩知道他手頭並不寬裕,所以在精品區只逛了一下,就走向了PAGEONE書店。女孩的閱讀很廣泛,在原文書店裡面更是如魚得水,而他也是個很喜歡閱讀的人,平時沒事就會到書店去坐一下午。在裡面,女孩介紹了他不少他從來不會去看的書,也讓他又多學了一些東西。對他而言,每次與女孩出來,總是會學到新奇的東西。因此,他期待每一次與女孩的出遊。

不久,資訊展到了。他一直很希望能帶女朋友去看資訊展,因為,電腦一直是他的重要興趣之一。只是,女孩似乎對電腦產品沒什麼興趣,更遑論那些穿著清涼的妹妹了。讓他感動的是,雖然女孩對電子產品沒什麼興趣,但她依然耐著性子陪著他逛了好幾圈。而每次,雖然女孩並不喜歡逛燦坤或順發等電子商店,但她依然會用著甜美的笑容伴著他逛黃色鬼屋。

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又到了,這是他第一次這麼期待聖誕節的到來因為他今年有了一個這麼甜蜜可人的女朋友。這一天,他們早早就戴上了聖誕帽去逛中正紀念堂與國父紀念館,路上的人看到了他們都覺得很驚訝,畢竟這是在台北不是在美國。不過,他從路人的眼中看到的羡慕的目光,也讓他感到非常的幸福,很慶幸能夠遇到一個這麼好的女孩來和他一起做這樣瘋狂的事。

晚上他們到了台大附近的懷恩堂,聖誕樹上掛滿著亮晶晶的燈泡,這是他第一次和情人過聖誕節,也是第一次到教堂來,他本來不相信上帝,但這一天,他內心一直很感謝上帝送給他這麼棒的聖誕禮物一個如此讓他激賞的女孩!接著,他們到了誠品書局,他和女孩頭靠著頭一起看著建築與佈置的書。雖然,他明白這些離他都很遙遠,但他還是由衷的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夠給女孩住如此有造型的房子。

故宮,一直是他想去卻又忘記去的地方。好高興,他第一次來故宮竟然是和女朋友一起來的。這一天故宮的特展是北宋展,主要是以瓷器為主。雖然,他並沒有什麼美術天份,但只要女孩在旁邊,這些展覽品都像是笑著迎接他一樣。小白菜,一個他和女孩都覺得很可愛的翠玉白菜娃娃,好像他們的小孩一樣,而這也是他送給女孩最具意義的禮物。當然,每到一個地方,女孩總是喜歡買明信片,而他,每天總是會望著信箱,期待收到女孩寫來的明信片。

北美館,女孩具有相當程度的美感,所以對這些地方都很感興趣。而雖然,他也以文化人自詡,但事實上他看不太得懂這些東西。只是,只要是跟女孩出遊,這些地方對他而言,也是很有趣的。至少,有個可愛的女孩當導遊,就算完全看不懂,也大概知道那麼什麼玩意。而他也希望多和女孩來幾次之後,自己的美感能夠提升,所謂熟讀唐詩三百詩,不會作詩也會吟。

元宵花燈當然也是不能錯過的年度盛事。女孩真的是一個非常能幹又溫柔的女朋友,女孩慢慢的開著車陪他在仁愛路上看花燈,這其實是身為男生的他該做的事,然而,女孩總是體貼他不常開車,所以都搶著扛下這重擔子。而天氣似乎不理想,但這時正值熱戀的他們,不顧風雨的衝到主燈附近拍照,彷彿再大的雨也澆不熄他們的熱情一樣。

他表哥讀的是淡江大學,所以他常常到淡水去玩。而他也一直希望能牽著女朋友的手去逛老街,去吃阿給,去看淡水河,看夕陽。原本,他們想去故宮看大英特展,由於人實在太多了,至少要排二個小時以上才能進去,所以他們心念一轉就決定奔向淡水。淡水的天氣依然飄著細雨,但依然無法阻擋他們逛街的興緻,可惜的是,他們沒看到夕陽,也沒坐到渡輪。

妳知道魚為什麼會一直吃東西,然後吃到撐死嗎?雖然他早已聽過魚吃飼料吃到死的故事,但女孩一問為什麼時?他還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那是因為魚很健忘,才剛吃過就忘記了,所以還要重新吃,所以魚也一直繞圈圈,因為他忘記他已經繞過了。聽到之後他不禁傻笑,原來是這樣一回事。如果沒有遇到這個三類組的女孩,恐怕他一輩子也聽不到這樣有趣的故事了。

LINTAN,你喜歡蚊子嗎?我對蚊子很有研究哦!我可以講很多很多不同蚊子的故事給你聽哦!他活了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這樣喜歡蚊子的。在從士林夜市回家的路上,女孩很興奮的講著各種不同的蚊子。而他,也對蚊子重新改觀,至少他每次要打蚊子之前,都會睜大眼睛再看幾下,到底這些蚊子那邊長得不一樣?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sweet girl whose name was Cinderella….在聽了女孩那麼多故事之後,他覺得應該要投桃報李才行,只是女孩見多識廣,實在不容易找到令女孩感興趣的故事。所以他決定去背一篇英文的童話來給女孩一個驚喜。於是,在一個逛完新光三越的下午,他突然唸出了這幾句英文,女孩一下子沒想到他竟然一句一句的唸下去,過了幾秒才發現這是一篇童話,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他在講完這個故事之後,多麼希望,他們能這樣一直走下去。

       在館前路補完托福之後,常常已經十點了,那時,正值隆冬,也常常飄著細雨,女孩卻不畏風寒的陪他等車,而這份溫柔,也讓他銘記在心。也因為二二八公園就在館前路上,所以也成了他們約會的好去處,有時,一激情,他們就在看到的總統府的地方依偎了起來,這時,熱戀的他們,想將這份幸福分享給辛苦的國安人員。

    女孩的父母是環境工程的包商,以往,都是父母去煩惱公司的問題。然而,由於母親和兩個妹妹準備要移民美國,所以他們希望女孩能夠扛起重任,因此,女孩除了課業之外,還要獨自開車去泰山,甚至到桃園照料公司負責的停車場。除了路途遙遠之外,女孩也要面對許多難纏的員工,以一個大學女生而言,這無疑是是巨大的壓力。而這,讓他很是心庝,雖然,他有時也會陪著女孩一起前往,但不常開車的他,不敢上高速公路,只能在旁默默的陪著女孩。也因此,他一直希望女孩能夠不要再接公司,因為,他不想再看女孩這樣受苦了。

       只是,再美好的日子也有結束的時候,他要上班了,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全心陪伴女孩了。而女孩也結束了大三的課程,準備迎向決定未來方向的大四。原本,他是打算工作一年,然後牽著女孩的手出國留學。雖然,在眾多的銀行之中,他選擇了公營的土地銀行,為的就是能有多一點的時間陪女孩。只是,現實似乎沒辦法如同他所預期的一樣順利。

       一進土地銀行他就被經理派到放款收回的位置,同時也是外匯的協辦,也就是說外匯的經辦如果放假的話,他就要代理。他入和平分行時已經是七月中了,而外匯經辦還有十幾天的假要放,所以說他必需要十月以前學會放款收回與外匯兩項業務。這對非本科系的他而言是一項莫大的壓力,沒有任何銀行的實務經驗就直接做放款本身就是一項挑戰,更何況還要兼學外匯?

       同時,女孩似乎也感受到了未來的壓力,不論是求學還是就業。儘管女孩中英文、數理能力俱強,任何考試都難不倒她,但當初大學會選擇公共衛生就表示她並沒有特別的興趣與方向,而公共衛生能走的路不外是公務員與學者路線。雖然,他想和女孩一起牽著手出國留學,但他也希望女孩能夠考個公務員。這樣,如果到時候他們不能一起出國,至少兩個公務員也是可以一直走下去的。

       Lintan,我要跟團去北大、清大參觀。好呀!多去看看增廣視野也好。對於女孩的任何活動與交友,他一向採取開放的態度,因為他很清楚明白,女孩是綁不住的,要和女孩長長久久走走的走下去,唯一的方法就是尊重她的生活圈。只是,去完了北大、清大之後,女孩似乎開始對去北京唸書充滿了興趣,這卻讓他困擾不己。

       他曾經喜歡過幾個北一女的女生,也明白北一女學生的要求是很高的,她們的能力很強,看的很多,要的更多,她們是不會輕易滿足現狀的。所以,打從他們兩個牽手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女孩會隨時離他而去。因為,對女孩而言,他有很大的機會只是女孩一時興起所喜歡的一個男孩而已,一旦女孩發現有更新奇的事物要去追求時,女孩的好奇心與喜歡挑戰的個性就會驅使女孩離他而去。

       而他,進了土銀之後,才發現要一年離職並不容易。他已經二十七歲了,不能再輕易的變換跑道了,他至少要待滿二年,學到了東西,才能夠出國留學,否則到時候回來,企業還是不會承認他有金融業的工作經驗,一切都還要從頭開始。而且他一進行就能待放款,並且學到外匯的運作,這對一個初入金融業的新鮮人而言是非常難得的,所以他開始猶豫要如何在一年後牽著女孩的手一起出國了。

       雖然,女孩從大陸回來時,帶回來了一顆神奇的種子,也充滿興奮的挖了一小盆泥土將它種在他的房間中,並且要他細心照顧,說到時候一定會有驚喜的。儘管,他早已知道這神奇種子長大之後上面會出人意料的出現一些字,但他依然感謝女孩對他的心意。只是,他對這種子充滿了矛盾,他知道這種子的壽命並不長,當花開結果時,當種子上面祝兩人真情不渝的文字出現之後,也就是將要淍零的時候了,而這,恰好觸動了他心中最深的事。所以,他無法好好的去呵護這種子,卻依然持續澆著水。

       他們開始貌合神離了。雖然,表面上還是一起做著出國留學的夢。但女孩想去北大,唸完了台大唸北大,要將華人最好的大學都唸過的想法在女孩心中萌生。去完了北大之後,女孩的話題就一直圍繞在港澳台的考試上。而他,被工作弄得焦頭爛耳,回家要唸英文,還要陪心愛的女孩,他呈現一種透支的狀態,也發現他根本無法兼顧如此多的事。

       Lintan,你不覺得我們的年紀差太多了嗎?他們似乎都感受到了彼此的壓力。有幾次,女孩若有似無的提出想分手的訊息。而他,也不是沒這個念頭。畢竟,對他們而言,彼此都已經變成了甜蜜的負擔。去過了新的地方,認識了新的人、事、物,他們內心都有了新的想法,他們再也不是當初華爾街認識的彼此了。只是,過去相處的點點滴滴都在心頭,兩個人也沒有明顯的不合,所以這種想分手的念頭,就被他們裝作沒事一般壓了下來。

       客觀上,一個台大、一個政大,雙方的父母看了也都是採贊成的態度。他有穩定的工作,而女孩要考上公務員也是很容易的事。就算不出國留學,他們很容易可以共組一個穩定的家庭。就算真的要出國,他們的英文能力也足讓他們申請到很好的學校。他一直牽著女孩的手,而女孩也都一直很溫柔的對待他。雖然,有分手的念頭,但每次見面一見到彼此,卻也明白對方並沒有做對不起自己的事,也很努力的在經營這段感情,所以兩個人都在掙扎。

       只是,他們的話題愈來愈少,彼此的熱情也慢慢降了溫。他明白他不能很快帶女孩出國,所以他心虛與虧疚。而女孩知道她不甘願一畢業就當個公務員,她還想多出去看看,想去北大唸書!而他也不是不知道女孩心意的變化,從女孩的健保局實習日記與準備普考的態度,她就知道女孩的心在飄,所以也才會去考領隊。他想起了當初大四的自己,知道這是個充滿夢想的年紀,所以他也不想去阻止女孩什麼。

       他們還是一樣的見面,一樣的去景美吃鐵板燒,但雙方都是有苦難言。他還是很喜歡女孩,但他知道女孩內心的折磨,而他也正面臨著工作與經濟現實上的考驗。而女孩,還是喜歡著他,只是卻不知道該如何與他繼續走下去?女孩明白他經濟上與工作上的困境,但女孩卻不準備留在台灣唸研究所或者是直接就業,所以女孩也不知道在她畢業後兩個人該如何是好。

       在沒辦法有共識的情況之下,兩個人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走下去。他邀請女孩到他家過中秋節,認識他的家人,而這也是他第一次帶女朋友回家。在涼爽的秋風吹拂下,他騎著腳踏車載著女孩,國中三年都騎自行車上學的他,一直期待能夠有這麼一天。他們牽著手在他所畢業的小學操場中走著,雖然,兩個人心中都有心事,但他卻好希望能夠這樣一直走下去。

雖然,他明白他們並不容易再一起渡過下一個中秋節,但他卻也不願就這樣放棄,他繼續掙扎著。他帶女孩去參加同事的婚禮。而女孩,也試著邀請他去參加她的家族聚會或同學間的活動。他感受的到女孩的努力,也知道他們彼此想要加深彼此的羈絆來壓住內心自我實現的衝動。

       他很想去參加女孩的各種活動,只是他知道這只會讓他愈陷愈深而已。在她帶女孩一起到台中的家過中秋之後,他就知道他對女孩的情意又更深了一層,如果再這樣一起參加家族與朋友的活動,那到時所要承受的離別之苦又更大了。所以他拒絕女孩的邀請,雖然每次拒絕之後他就馬上後悔了,但他似乎沒有更多的選擇。

       打從他們在一起開始,他就盡量的不涉入女孩的校園生活。他想讓女孩有個完整的校園回憶,他知道他的介入會讓女孩失去一些參加活動與認識新朋友的機會。因為他知道他們年紀相差太多了,而離開校園已久的他也會帶給女孩一些不像學生的氣息,所以他也盡量不讓工作的壓力與煩雜感染到女孩身上。只是,女孩似乎對這些舉動相當不滿,而他卻也無可奈何。

       他每天都在煎熬,想融入女孩的生活更多,卻又害怕到時候會走不出來。想長長久久的走下去,卻不知道該如何走下去。他無法和女孩去北京唸書,他還想在二年後出國留學,也不想看著女孩為了自己痛苦,他很想提出分手來突破這個僵局,但他卻又知道他捨不得女孩,而他也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承受與女孩分手的別離之苦。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女孩臉上的笑容愈來愈少,跟當初熱戀時牽著手在世貿說今年冬天因為有你,所以不會冷的幸福笑容完全兩樣。他知道他們分手的日子近了,女孩是個善良的人,不會主動提分手,所以他知道在女孩明顯表現出想分手的訊息時,他就該馬上提出分手,然後快刀斬亂麻,否則只是繼續折磨兩個人而已。

       果然,在聖誕節的前夕,在這寒冷的冬天,女孩開始拒絕了他的一些親暱動作。他知道時候到了,所以他馬上提出分手,不顧著女孩眼中泛著閃閃淚光,馬上包計程車送女孩回家。在去女孩家的路上,女孩靠在他的肩上流著淚,而他內心卻在淌血。女孩留他一起吃消夜,但他卻不敢逗留,深怕一留就沒有勇氣走了。回家的路上,他再也壓抑不住,在計程車上哭了起來,那一晚,他徹夜難眠。

       到底,這是他們第一次吵架,也是第一次說要分手。雖然,他對這次的分手在心中醞釀已久,但他依然無法承受分離之苦。過去相處的柔情甜蜜不停浮現在心頭,他忍不住傳了短訊給女孩,而女孩馬上就回電。顯然,他們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分手還是沒辦法立即接受。

       他很想挽回,但卻知道不該挽回也無法挽回。女孩與他的內心都是期盼分手的,現階段的所有情緒都只是在掙扎而已。他極盡所能的寫信與哀求將女孩拉了回來,可是在離開女孩家的那一刻他又後悔了。而女孩則是忽冷忽熱,時而冷漠無情,時而傳來一些甜蜜的訊息。他們都清楚,彼此並沒有做錯什麼,彼此也都是關心對方的,但卻又不得不分開,所以他們的心是亂的,彼此都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彼此。

       他試著將女孩從MSN與手機中刪除,只是,那支手機號碼早已深深印在他腦海之中,想忘也忘不掉。而將女孩從聯絡人刪除之後,反而時時刻刻的一直猜想女孩是否在線上,結果女孩原本只是在電腦上,刪除之後反而變得無所不在。他將他在PTT的帳號停掉,想從此就跟女孩斷了聯絡,只是,他還是會忍不住的去逛女孩的blog,這離別之苦,似乎讓他手足無措。

       所幸,女孩寒假去美國陪媽媽與妹妹們過年,讓他壓抑住想衝去找女孩的衝動,也讓他慢慢去適應沒有女孩的日子。只是,更大的考驗還在後面,過完年之後接著是情人節與女孩的生日。他可以假裝忘記情人節,卻無法忽視女孩的生日。女孩是二月二十二日出生的,剛好這又是女孩二十二歲的生日,所以他覺得意義非凡。去年的女孩因為不在國內,所以他沒辦法替女孩過生日,這一直是他中心的遺憾,所以他很想替女孩好好的過個生日。

       女孩一開始並不想見他,他知道女孩見他是一種折磨,對他又何嘗不是?只是,他真的很想替女孩過個生日,用著他五音不全的聲音唱生日快樂歌給女孩聽,也準備送她一個他想了很久的禮物。打從他工作的第一天起,他就立下心願,領到第一份薪水的時候一定要送一份大禮給女孩。一條黃金魚的項鍊配雙魚座的女孩一定很棒,從他到和平分行的第一天起,他就注意到了街角銀樓這條黃金魚。

       只是當他領到第一份薪水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他無法實現女孩一畢業就帶女孩出國的承諾,所以他猶豫了。他害怕送女孩這麼貴重的禮物之後,他跟女孩之間的牽伴又會更深,所以他一直忍著。忍著不去慶祝接下來的節日,不論是七夕,還是他們變成情人的一週年紀念。他知道女孩很想要他送束花給她,也很想要他多表示些情意,女孩是個沒安全感的人,他也很想多給女孩一些溫柔,只是他很害怕他會愈陷愈深。

       自從,他們分手之後,之後的每次相見,他都一定會帶朵玫瑰花給女孩。很多以前壓在心中不敢表示的情意現在全都可以沒有顧慮的表現出來了。他寫情書給女孩,送花給女孩,請女孩吃大餐,他知道他們相聚的日子無多了,所以他必需好好珍惜這最後跟女孩相處的時光。他知道他再也不用顧慮走不走的下去的問題了,所以他可以大方的將他對女孩的所有深情都具體表示出來。

       女孩還是覺得黃金鍊子太貴重了,尤其是在知道兩個人走不下去之後,更是難以接受。只是,這本該就是屬於女孩的禮物,本該就是他們在濃情蜜意時所該送的禮物,是他第一份薪水最想花的禮物,也是他們曾經相戀過的具體象徵,當然也是他們離別的最後心意,在這麼多的意義之下,這條黃金鍊子也就顯得沒那麼貴重了。

       他知道女孩六月畢業後就要去北京了,他知道他們沒有未來了,所以他所做的所有事情只是一種彌補與回味。女孩寫給了他近百張的明信片與卡片,他一直想要回應女孩些什麼,卻因為種種理由而一直讓女孩失望。他寫信、寫卡片、寫明信片給女孩,他想體會當初女孩對他的深情,也想讓女孩知道他是深愛著女孩的,他並沒有忘記他們相處的任何點滴,他一直是盡其所能的去疼愛女孩的。

       他知道他們是無法當普通朋友的,他也知道再見面只是一種折磨。但他還是緊緊抓住這最後與女孩相處的幾次機會。他一路上甜言蜜語不停,在摩天輪上與女孩相吻,他求女孩再跟他復合,讓女孩有再次被追求的感覺。因為他知道,當初他們是兩情相悅的在一起,女孩並沒有嘗到被追求的感覺。所以他想再好好的追女孩一次,一起看看這最後的台北夜景。

     他在二二八這一天,特別送了早餐到女孩家。以前,都是女孩從中和坐車到公館然後再轉車到政大來找他。現在,他一早從政大坐車到公館再轉車到中和。他想看看以前女孩所看過的景色,想藉此重溫女孩的深情,也要感受以前女孩所吃的苦。他也想再看看女孩的爸爸媽媽,他們一直很照顧他,也曾經將他當女婿看待,他知道以後可能見不到他們了,所以想送份早餐給他們,也見他們這最後一面。

       他寫信給女孩,只是想要紓解相思之苦。女孩偶而會傳短訊或打電話給他。他們知道相見不容易,所以只是聽聽聲音或者是讓彼此知道他們還是互相關心的。他在生日的這一天,特別跑到女孩的家,想聽女孩唱首生日快樂歌給他,也看看他曾經所熟悉的女孩的家。沒有了他的日子,少了掙扎,女孩的氣色比以前好很多。

       他最後一次抱了女孩,也與女孩拍了合照,他知道一切都過去了。他眼前的這個女孩,已經不是當初說要嫁給他,要替他生笨兒子的女孩了。而他,也不是以前那個可以帶給女孩歡笑與夢想的他了。女孩喜歡的是過去的他,而他心中的女孩則活在過去。魚之所以常忘記過去並不是因為健忘,而是只有選擇遺忘,才能夠迎向未來。

       終於,到了畢業典禮這一天。女孩並不想見他,因為會尷尬,不論是在親人還是在同學面前,他的出現都令人難以解釋。只是,他必需去見女孩,不論是因為女孩即將離開台灣,抑或是他想親眼見證女孩從台大畢業的那一刻。以前,公館就只是公館,而台大也只是台大。然而,女孩的出現,讓台大這兩個字溶入了他的生命中,而這也是他第一次進入台大小巨蛋,與第一次參加台大的畢業典禮。

       原本,他只打算在女孩進入典禮之前,將花送給女孩,再見女孩一眼,然後就快速離去,以免造成女孩的困擾。只是,女孩的母親邀他一起共進午餐。而在這位他曾經以為會是他岳母的伯母面前,他似乎無法拒絕。他們一起走進了會場,一起分享從台灣最高學府畢業的喜悅。然而,在典禮即將結束的前一刻,他選擇了離去。因為,他知道,再待下去,再看女孩久一點,再與這些無緣的親人們相處下去,他眼中的淚水就會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對他而言,能看到穿著學士服的女孩,能再看看伯母,與曾經是他家教學生的妹妹一眼,就已經足夠了。

       I'm looking for love, but what does that mean "tame"?

It's an act too often neglected. It means to establish ties.

To establish ties?

To me, you are still nothing more than a little girl who is just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little girls. And I have no need of you.

 And you, on your part, have no need of me.

To you, I am nothing more than a little boy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boys.

But if you tame me, then we shall need each other.

To me, you will be unique in the all world.

To you, I shall be unique in the all world.

Now, Calia and Lintan have tamed each other.

Even they have broken up. They shall be unique to each other ever after.

謹於此,獻於畢業的她我最深愛的第一任女朋友 Calia

LINTAN06/07/2008

創作者介紹

lintan512的部落格

Lintan的奇幻之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