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R0B6455.jpg

後悔總是來的太遲

   

    他們的認識是在一場新生盃辯論賽,當時的她正為明天的辯論賽煩惱著。他的出現彷彿給徬徨的她一盞明燈,他是辯論社的學長,妳們有什麼問題問他好了。她的同學小貓介紹著,而在小貓旁邊的他目光飄移著,上下打量著這兩位學妹。其中一位似乎比較不怕生,而另外一位好像不太想講話的樣子,他內心想著。在一番寒暄之後,就開始了如何辯論的課程。

    如果用這個論點會不會更好呢?在過程中,她果然沒講幾句話,大多都是她的同學璇在發問著,而她只是在旁默默傾聽。謝謝學長,在一番激烈的討論後,由於時間的關係,她們向他道別。加油!明天就看妳們的表現了,他回應著。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呢?她的眼神之中似乎隱約的透露出幾點憂愁,他在回教室的路上自言自語的講著。而這也是他們的第一次相遇,卻也沒想到竟然留下了不解之緣。

    一洗昨天的沉悶,她在臺上的表現,令人完全想不到她就是昨天那個不講話的女孩。穩健的臺風,優秀的組織能力,加上流利的口才,令人感受到她是一個充滿活力的人,也增加了他對她的好感度和好奇心,讓他更想去了解她。妳口才真好,妳很適合往社會組發展。在看完她的比賽後他和她閒聊。是嗎?她淡淡的一笑。

    是她,就在一個月不見面,他快淡忘她之時,沒想到竟然會在圖書館遇到她。真巧,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妳,他有點驚喜的和她聊著。是啊,好久不見了,真巧,她回應著。妳說妳要當醫生,他有點不敢相信他自已的耳朵,再次問著,因為他印象中的她一直是一個讀一類再適合不過的人了。因為我爸爸是一個醫生,所以他希望我也能當一個醫生,她解釋著,對於這種答案他似乎也無可奈何。不過,他大概也知道她內心憂愁的緣故了。

    後來,他們也在校園中遇到了幾次,但都也僅限於打招呼。一直到了宿舍成立編輯組,他們才有機會更進一步的互相了解。妳願意加入編輯組嗎?當他接任主編時,他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她,因為他一直覺得她是一個很有才氣的女生。既然是學長的盛情邀約,我能拒絕嗎?在一番的遊說之後,她欣然的加入編緝組。

    不要講話,由於組員大多是她幫忙找來的,開會時難免會聚在一起講話。好啦,別那麼兇嘛,對於她的這種答案他似乎也拿她沒輒。造成這種結果實在是由於同學都不踴躍投稿。那有,是我們太不積極了。每當他在講話時,她有時老愛和他唱反調,令他又好氣又好笑,卻也不忍心說她什麼。

    妳記得叫她們星期三開會,不要忘記了。今天湯姆克魯斯有上報耶!在講完正事之後,難免會哈拉兩句,而她最喜歡的影星便是湯姆克魯斯。慢慢的,隨著講話的次數一多,他們也越來越習慣兩人坐在圖書館前和自習教室旁一起講話。

    你知道嗎?我今天發生了一件很好笑的事,儘管常常在一起講話。但他們卻好像有講不完的話題一樣,似乎百聊不厭。由於兩人的口才都非常不錯,所以總是能互相帶給對方歡笑。而在兩人都剛好不講話的同時,卻又兩人一起相視而大笑,彷彿他們的在一起就是要帶來歡笑一般。

    我國中同學曾經指著我的鼻子說:妳啊,眼睛太小,嘴巴太大,就只有這一個鼻子能看。還有,我同學說我留長頭髮時真的很漂亮,她不輕易稱贊別人的,她笑著向他講她自已。嗯,如果妳能留長髮一定更迷人,面對著這個瓜子臉的學妹。他也只能笑一笑,因為在他眼中,她除了頭髮短了一點以外,她似乎沒什麼好挑惕的。

    我今天又考不好了,回家大概又要被唸了。不要難過了,我講笑話給妳聽。在她沮喪的同時,他總能適時的安慰她,而她也往往能破涕為笑。為什麼不讀一類?妳難道不知道讀三類壓力會更大嗎?他已經不只一次的想叫她讀一類了,因為他知道這是她壓力的根源。一天不解決,只會讓她更痛苦而已!

    我知道,她低著頭回答著,聲音有點嗚咽,因為這也困擾她好久了。我爸爸一直對我期望很高,而他也常對別人誇獎我很聰明,一定不會讓他失望的。我並不想讓他失望,如果我選一類的話,他一定會很難過的。她繼續講著,頭並沒有抬起來,在她身旁的他,想開口講些什麼,卻又不知道如何啟齒。

    她是一個孝順的女孩,縱使我不能幫助她讀一類,我也要盡我所能的去減輕她的壓力,去讓她快樂,我不忍心再看她悶悶不樂了。突然,在聽完她的話之後,他內心激起了這種念頭。其實,他也不希望提到選組的事了。因為,除了當初在教辯論時和談到選組時之外,他們的相聚總是充滿歡笑的。

或許正是因為這種想法的緣故吧!他遇到她的機率比以往來的更加頻繁,星期六下午她要回家時,星期天晚上她要來學校時,甚至在某次留宿時,還有一天三餐都遇到的記錄呢!不只如此,在很多時間和地點他們往往都會很巧合的碰面,而每當她遇到問題麻煩時,他總是會剛好碰到她,並且幫她解決了不少麻煩。

我想,我這一輩子再也不會有人和我講這麼多話了吧!就在他們相識已一陣子後,突然在他們談天之餘,從她的口中冒出了這句話。啊!又遇到你了,我有好多話想同你說,可是我一下子忘記了要和你說什麼了,我看,下次再告訴你好了,在晚間的校門口相逢,卻又只見她說了這幾句話,就吐吐舌頭溜走了。 

    仲夏的午后,依例他們又在圖書館碰了頭,在閱報區他邊看報紙邊與她閒話家常,後來索性到休息區大聊一場。由於休息區的座位有的有用把手相隔,有的沒有。就正當她順勢要往他身旁坐下的同時,她突然像想起了什麼一般,說了一句:這樣好像很奇怪… 於是她趕緊坐往有把手相隔的椅子上,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他不禁莞爾一笑,好險沒有往兄妹之情發展…

    學長,這個給你,祝你生日快樂!她送了他一張卡片和三顆金沙。謝謝!他面帶驚喜的回答著。其實,他並沒有預期到她會記得他的生日,所以顯得有些訝異!沒想到時間過的那麼快,認識她也半年多了,他嚼著巧克力的同時,他內心想著。但他卻也掩不住收到生日禮物的喜悅,尤其是她送的。

    你,去面壁。這是由編輯組所舉辦的烤肉,地點是在他的母校龍井國中旁的天橋之下,可是因交通工具的不足,只好委屈她和其它的組員走了近五公里的話。豔陽之下,她嘟著小嘴,任憑他如何在旁伺侯著,她也一點好臉色都不給他。總算,到了烤肉現場,就在他不知該如何哄她開心的同時,竟從她口裡冒出了這句話,讓他的心情頓時複雜異常,五味雜陳。

    我今天和秀吵架了,他如怨如泣的向她訴說著。她第一次看他如此難過,他應該是個堅強的人,更不用說會像這樣向一個女子示軟了。是因為他太在意秀了,還是他太在乎她了?總之,這兩個人都足以深深影響他的情緒。唱歌,妳唱首歌給我聽,他在傷心之餘,竟要求她唱歌給他聽。不,我除了音樂課考唱歌外,我從沒有單獨唱過歌給別人聽,何況你又是男的… 儘管如管,在看著他一臉哀求的表情之下,她口中只好輕輕的啍了首陽光和小雨給了他聽。在唱完歌之後,他卻仍沒有進教室唸書意思。你不要難過了,沒有她,你還有我呀!在看到他傷悲至極而又苦勸不行之下,她突然冒出了這幾句話,他內心起伏不己。雖然,他們馬上裝做沒有這幾句話一般,但他委實聽到了,聽的一清二楚。

    下星期就放暑假了,你也快三年級了。屆時,我們就不能再像現在一樣每天聊天了。今天,是我們在這裡的最後一次了,明天,我就要準備期末考了,你要好好把握啊!她緩緩的向他說出這幾句話,臉上帶著些許落寞。不用妳講,我也會珍惜今天的。儘管他嘴上如此說,內心卻難免有些惆悵。不過,那晚他們仍是在笑聲中渡過。

    今天,有一個男的突然跑來問我說願不願意當他的女朋友,我嚇的不知所措,只好給他一個燦爛的微笑,就趕緊推說有事趕快逃跑了。真好,別人都有微笑,那我也要一個,一定要比給他的還璀璨哦!!雖然她似乎相當的緊張,但他卻仍像孩子一樣的要求道。而拗不過他的她也只能如初陽乍現一般給了他一個再甜美不過的微笑,而這一幕他發誓他將永難忘懷。我是跟你說正經的啦,總之,你可不可以叫他不要再來煩我了。可是,我又不是妳誰,這樣好像名不正、言不順的… 他故意如此虧她。儘管如此,在當天他仍是帶了一群同學去警告那個學弟不准碰他。

    明天就是七夕了,我到底要不要表示一點心意呢?如果我送她巧克力,她會接受嗎?可是如果不送,就要再等上半年了。他猶豫不決的在思考著。在這一年裡,他不知不覺的喜歡上了學妹。但由於他們從沒有談過這方面的事,所以他並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好,決定了,就送吧!不送我可能會後悔一輩子,他內心頓時波濤洶湧。

    今天是情人節,巧克力送妳。在他們像往常一樣聊天的途中,他突然拿出三顆金沙,並且說出這幾句話。這時的他,心臟一直跳個不停,並且等待著她答話,謝謝!我收下了。她接過金沙,拿在手上,緩緩的說出這幾句話。在這之後,兩人似乎有共識一般繼續剛才的話題,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我有交女朋友的心理準備了嗎?一向漂泊的他內心不禁踟躕了起來。雖然他是如此的在意學妹,可是一向活著很自由的他卻又不甘願就此受到束縛。他一直覺得他是個習慣活在大眾化世界的人,雖然他也常獨來獨往,但這也只是証明他可能還不適合兩人行吧!這時的他,思緒非常複雜,自從七夕之後,他對學妹的情意似乎比以往更來的濃郁,更令他不能自拔。而這也是使他矛盾痛苦的地方。

    我喜歡妳,但我們還是維持現狀,繼續維持目前好朋友的關係。她在看完他的信之後,情緒失控大叫了一聲,口中不停罵著他,幾乎將她所能想到的字眼都給罵了出來。這是一封失敗的信,既想維持現狀就不該點破,既點明了就不該奢想維持現狀,那是不太可能的。可是一向自認理智的他竟做出了這種史上最笨的行徑,直叫她不能進不能退的,只有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來。除了氣憤,痛罵他,她又能向別人表示什麼?她又能向誰訴苦?

    就在當天晚上,她託室友將信交還給他,而在門後的她也在他看到她的同時向外衝了出去。當時的他本也想追出去,但看到這一幕,他楞住了,他不能接受她竟然會躲他的事實。而他內心也只有一個想法沒想到她會為了一封信而不理我,難道這一年來的情誼是如此的薄弱嗎?她會如此寡情嗎?他頭腦一片混亂,只希望這一切不是真的。

    她說她有一點生氣,而且她不知道將如何面對你。他從她朋友英口中聽到了這幾句話。其實,從那天晚上起,他就不斷的責備自己為什麼那麼笨。而且令他更擔心的是,這會不會傷害到她?如果我去找她,會令她二次受傷嗎?他不斷的反問自己,所以他才想從她朋友口中知道她的想法。

    妳說三八怎麼了?突然從他口中冒出這幾句話。三八?她的室友妍有些訝然。沒錯,這是我給她取的外號,不過不要誤會,這只是一個代號而己,在我眼中她一點都不三八,他急忙解釋著。不過這似乎代表著他有點不滿之意。哈,你們還真有共識,其實昨天她也幫你取了一個外號豬。在聽完我的解釋後,她的室友在旁邊講邊笑。豬?取的好,我本來就是大笨豬嘛!他並不以為意,反而有些高興,因為他知道她對他還是有感覺的。

    每次她聽到你的聲音時,總會問我是不是你。因為她有八百度的近視,可是卻又不喜歡戴眼鏡,所以她幾乎看不到東西。還有,我們室友在聊天時,她有時總會提到你,每當我們向她的提到你的問題時,她都會非常激動。對了,段考快要到了,她又開始她的考前憂鬱症了。她的室友妍向他講解她目前的情況,雖然兩人已經一陣子不說話了,但他仍然會向她的室友妍關心一下她的近況。

    又遇到她了,可是卻又不能打招呼,他內心想著。因為她根本不理他。其實,儘管兩人都不講話,可是他們相遇的次數不因此而有所改變,而且她根本也不想躲他。有一次他的室友曾經告訴他說:她在看到你的時候有偷笑一下,然後隨即就著一副不想理你的樣子。

    說明白一點,他也不是不想去找她講清楚。但他一方面怕傷害她,同時也害怕傷害自已。另一方面,他拉不下臉皮去向她道歉儘管他如此喜歡她。曾經有一次,他鼓足了勇氣去跟她講話,但一看到她一副不想理他的樣子,頓時,他轉頭就走。當然,他事後非常懊悔,為什麼當初不能低聲下氣向她道歉。

    我要向她道歉,就這個星期六下午好了,他向她的室友妍說著,請妍去轉告她。到了星期六下午,偌大的圖書館前只看到妍,她呢?他著急的問著。她說你不用道歉了啦,她已經一點都不生氣了啦。至此,本以為應該雨過天清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隔天他看到她時竟又沒有向她打招呼。於是,情勢急轉直下,她從此不提他的名字,連室友提起都會遭她一頓罵,甚至,連室友也不能和他打招呼了。

    我一點也不喜歡你,我知道。你以後再也不要來找我還有我的室友了,好。還有,我不叫三八。就在她請人將他約出去,然後她在一群室友的作伴下跟他講了清楚。他一字一字的聽著,也咬著牙回答。在她們離去之後,他一人坐在地上,頓感天昏地暗,腦中也一片混亂,差點昏厥過去。

    志清樓上的國旗依舊飄揚,他們之間的相遇似也不受此事影響,頻繁如昔。所不同的是,從相見時的歡愉轉化為兩人的尷尬畫面。他在見到她時,總是心神不定,很想出聲讓她知道自已的存在,可是有時卻又不想讓她知道自已在身旁。常常,既期待她的出現,可是卻又害怕她的現。總之,對他而言,遇到她幾次,他的心情就會受到幾次的剌激而起伏不定。

    她呢?亦不遑多讓,就在教務處的出入口,一個要出,一個要入,卻在轉角處碰了面,她抬頭看是他,就當成是陌生人般的走了出去,兩人恰也很有默契表現的非常冷靜。但他面是冷的,心卻是熱的。他佇足望著她離去的背影,而她雖稱不上是匆匆,卻也一下拉拉衣袖,一下走快,一下忽慢。總之,他知道,他終就不是個陌生人。也許表情能控制,但心緒卻是無法掌握的,就如同他對她的感覺一樣,那一切都超出了理智的範圍,而回歸到人的最本性,最感情用事的一面,在此事件之後,他有了這樣的感觸。

    他送了一個射手座的鑰匙圈送給了她當生日禮物,之所以選擇鑰匙圈是因為鑰匙圈可情可友,端看她如何看待。而且雖不貴也輕,但頗具紀念性,且可長伴她身邊。她也收下了,且將它掛在筆袋上,只不過掛了一天就卸下來了,因為有點亂奇怪的吧!隨後,他又寫了幾封信給她,但如往昔一般,他們相見時仍未有任一人向誰打招呼。於是,在一天的午后,他收到了一個包裹,裡面盡是他送給她的東西,所有的一切,包括她收到時說會好好珍惜的東西,她一股腦兒全退了回來,而這是否也意謂著他們之間的情誼也將如同這些東西一樣,被劃得一乾二淨,這是他所不敢想像的,可是卻又發生了。

    叮叮噹!叮叮噹!隨著聖誕鈴聲的響起,二中的校慶又到了,在各攤位閒逛的他不自覺得走到了她們班的攤位。砸死她,誰叫她平時那麼高傲,只聽一群男生在吆喝,定神一看,天啊,竟是她被指名丟水球。看她一副落湯雞的樣子,他只覺得她離他好近又好遠,見到她受苦,內心百感交集,既痛快異常,卻又心疼不已,好想去替她被砸,卻也想像旁人一般使盡所有的力氣給她痛快的一擊。突然,給我六顆,他竟也要丟她…不啦,學長,她同學並不拿給他,我再說一次拿給我,他堅持著。嘩啦,正中目標,八百度近視的她似乎不知是他所丟的水球,仍是一副茫然準備繼續被丟的模樣。學長,別丟了啦,她同學在旁邊阻止著。正當他準備繼續丟的時候,只見他手上的水球都一顆顆的被他掐破,並以急快的腳步離開了現場,眼眶泛著些微的淚光,早知道你丟不下手的…她同學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也許是時間在作祟吧!雖然他看她很重,但對於她的反應他也漸漸較能接受,至少不像以前一樣會難過那樣久。不過,有這樣的結果,他仍是非常悲慟。然而,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否有因此變的更壞卻也不得而知,是因為已經不能再壞了呢?還是縱是不友善的回應也總算是回應,這總比默不吭聲好多了?

    不管如何,至少在表面上,他們之間的關係似乎沒有什麼改變,兩人還是作一樣的事,對於彼此的反應,仍沒有因此而較能控制住情緒,反而是更加激動。寒假過後,他在訓導處前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道了聲早。好噁心哦,他竟然拍了我肩膀一下,我真是不幸。她忽上忽下全身亂動的向室友表示她今天所遇到的事。沒人知道她的心情如何,但可確定的是,她深受影響。

    快畢業了,無論如何,我一定要下定決心和她說明白。時間悄悄的流逝,他們已將近一年不講話了,這段日子以來,他因她而快樂,卻也因之而痛苦異常,以前「衣帶漸寬終不悔」這句話只能想像,沒想到這時的他卻是感受的如此刻骨。他鼓起勇氣在校外攔了她下來,沒想到她一抬頭看是他,竟大叫一聲「別煩我」,然後就像看到鬼一般的速度往宿舍跑去。看到她這種反應,他不禁呆了,雖然因她叫聲之故而驚動了很多好奇的人觀望著他,但他渾然不覺。他知道攔她時她的反應一定很激動,只是他沒預料到她的反應竟是如此的激烈,讓他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她真的恨我如此深嗎?這是他唯一想的到的解釋。他為了跟她講話,他足足在校門前練了兩個小時,只不過連用的機會都沒有。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別來煩我,你給我滾,越遠越好!他在醞釀了一個月之後,終於跑到教室找她,那是個自習的教室,本以為她至多不肯出來而己,沒想到她竟不顧一切的就在教室內罵了他起來,讓他無地自容,成了一個大笑話。甚至,她又和他在教官室對罵了起來,害他被教官叫去輔導了一番。事後,他好恨,為什麼會和她對罵了起來,這麼久以來的第一次對話,竟是互罵,是因為這一年來彼此都悶了太久,還是兩人都早已想痛罵對方一番了?驪歌聲動,他走了,走出了校門,在離開前他請人去約她出來談談,但她請人回了他一句「認識你是我這輩子最白痴的事」,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如此,他不自覺的喃喃自語:「認識她是我這輩子最白痴也最聰明的事。」

   

    

    後記:本文原寫於兩年前,內容只有到兩人不講話之後再加上豬那一段而已。本以為此篇文章會隨著畢業而將它封了起來。沒想到,在她生日的前幾天,我在寫卡片給她之餘,想起了這篇兩年前未盡的文章,於是又翻箱倒櫃的將它找了出來,因為檔案早已不知何處,所以只剩下紙稿,因而我又重新打了一遍。雖然往事歷歷,但我對於當時所寫的部分幾乎一字未改,因為我知道那是我當時心情的最真寫照。也許接的不太好,也或許整篇就不是好文章。但這篇文章對我而言是一本日記,是一種心緒的表達,所以我不能作過多假設,而只能照著事實來下筆。

    由於,我真得不知道她的本意究竟是如何,所以我只能用許多事件或她所講過的話來反應她的心意。我從不敢說她喜歡我,我只敢確定她是在乎我的而己。因此,將本文視為我對她的單戀或是將它當作一個愛情故事來看,這都是我可以接受的。

    明知寄給她卡片也不會有所回應,但我仍是很固執的會寫給她。這篇文章是我今年獻給她的禮物,雖然我到底還是不會寄給她,但我仍會惦著她,念著她,只因為,她在我心中早銘了一個大大的印。也許我以後會喜歡上別的女孩,也許那天我有家庭了,我仍會將心中劃一塊位置給她,只因為她是我的初戀情人。                

                           謹此,獻於她。         1999/12/18

創作者介紹

lintan512的部落格

Lintan的奇幻之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